第3703期 2016-11-08

选举前夜:美国人民有可能会迎来一场变革吗?

丁阳  

洋洋得义

2259
导语

美国总统大选正式投票日即将开始,大约在北京时间9日中午,谁能当选差不多就能揭晓。目前,双方正展开最后冲刺,希拉里在邮件门的疑云驱散之后,被各方看好能够获胜。而特朗普的胜机则在于,当他在最后关头把矛头指向“腐败的华盛顿”的时候,那些“隐藏的特朗普支持者”有多少,以及他们是否会去投票?选举的最终结果将会表明,美国选民对现状有多不满,变革的决心有多大。…[详细]

本次选举,并不仅是希拉里与特朗普之争,更是“建制派”与“非建制派”之争

2005年,克林顿夫妇出现在特朗普的婚礼上2005年,克林顿夫妇出现在特朗普的婚礼上

当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为佛罗里达州的大选计票争执不休时,美国人民没有感觉到谁最终胜出会有多大不同,反正就是两党交替执政,有时偏向民主党的政策,有时偏向共和党的政策。彼时,特朗普与希拉里之间也有很多的交集,前者是纽约的乡下土豪,后者是准备离开华盛顿前去纽约闯荡的政坛精英。在纽约,比尔·克林顿加入了特朗普开办的高尔夫球俱乐部,直到今年6月他还在那有专属储物柜;从2002年至2009年,特朗普六次为希拉里竞选参议员捐款;2005年,克林顿夫妇参加了特朗普与梅拉尼娅的婚礼,被特朗普视为这场盛大婚礼最重要的装饰之一。甚至有传闻说,去年特朗普决定参选之前,接到了比尔·克林顿的鼓励电话。

但如今,一切已经完全不同。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直播的大选辩论中,希拉里明确地表示特朗普“不适合当总统”、“没资格当总统”,而特朗普则称希拉里是个“恶毒的女人”,甚至表示要把她“送进监狱”。他们所代表的早已不仅是自己,他们的背后是极度“撕裂”的美国不同人群。而人群“撕裂”的分野,已经不是民主党支持者与共和党支持者这种传统划分法能够概括(尽管数十年来两党一直处在加速分化过程中),更合适的说法是“建制派”与“非建制派”之争——支持希拉里的代表人士是华盛顿与华尔街的精英,甚至包括一些共和党人;而支持特朗普的许多都是工人阶级、中下层人士。当FBI日前完全撤销对希拉里的指控时,特朗普立刻把矛头指向“腐败的华盛顿”,丝毫不顾及自己所在的共和党正统治着国会山。他期盼着,那些对现状不满的、沉默的美国人,能够违背主流论调,在投票日站出来支持他。

往深了说,这是进步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对决

这个现状很容易让人想起英国脱欧。当时没有多少人会想到,尤其是英国的精英阶层没有想到,一个打破现有世界秩序的大事,突然就这么发生了。民调机构、赌博公司、金融市场几乎全部都预测错了结果。今日话题曾用两幅图来解释那次投票,一个图反映了有多少平民阶层聚集区域更愿意退欧,一个图则反映了他们投票意愿有多强烈。

这一次美国大选,精英与平民的分野同样明显。由于移民问题、少数族裔问题成为本次大选的核心议题之一,非洲裔、西班牙裔选民基本都倒向希拉里,这点且不去提。最能够说明问题的,是不同学历的白人群体对两位候选人的看法。据福克斯新闻的调查,在那些未曾拥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选民中,有57%的人支持特朗普,而希拉里的支持率只有29%;而在那些拥有大学以上学历的白人中,有43%支持希拉里,特朗普的支持率跌到了37%。这些数字表明,如果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且在绝对数量上存在优势的白人中下层阶级能出现异乎寻常的投票率的话,特朗普就有机会获胜。

左侧是不同学历白人选民的倾向,低学历白人更支持特朗普,高学历则相反;右侧是不同学历的投票率,低学历白人如果有更高的投票意愿,那么特朗普就有机会了左侧是不同学历白人选民的倾向,低学历白人更支持特朗普,高学历则相反;右侧是不同学历的投票率,低学历白人如果有更高的投票意愿,那么特朗普就有机会了

还有几张图很能说明为何希拉里与特朗普的支持者可以划分为“精英”与“平民”或者“建制派”与“非建制派”。在不久前纽约时报与CBS的一次联合调查中,曾分别向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支持者询问了这样的几个问题:“对本次大选能够被正确计票的信心有多少”“美国历史上的大选作弊情况严重吗”“如果你支持的候选人失败了,你会接受吗”“败选者向胜选者承认失败,重要吗”。结果发现,两个群体的看法是如此的不同——希拉里的支持者大多数相信选举不会有舞弊,美国历史上也没多少,并且基本上能够接受希拉里败选,认为败选者承认失败很重要;而特朗普支持者的看法与此非常不同,尤其是在前两个问题上。这反映出两大群体非常鲜明的区别,希拉里支持者大多对美国体制有信心,对美国民主历来尊崇的一些原则很坚持,这显然是一种精英主义和进步主义的观点;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则往往是怀疑论者和阴谋论者,对美国今天的民主制度已缺乏信任,显示出了很明确的民粹主义乃至反智主义的倾向。在本次大选的很多方面,都反映出了两大群体的这种区别。

纽约时报和CBS的联合调查就作弊可能与是否承认选举结果向双方支持者询问纽约时报和CBS的联合调查就作弊可能与是否承认选举结果向双方支持者询问

美国需要变革,但特朗普支持者期望的变革方向可能是错误的

为何本次美国大选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原因很复杂。从根本上来说,这可以说是一种世界性趋势,正如前面所说,美国面临的局面与英国脱欧那个时候是相类似的,这也反映在许多其他民粹主义盛行的地区。特朗普的支持者可以在全世界都找到共鸣,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反移民、反全球化、反精英、反体制,往往做着“再现昔日荣光”的美梦——英国乡下的老人梦想回到与欧洲隔绝的黄金年代;特朗普支持者则希望美国至少能回到里根时代的强盛,所以才对“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的特朗普竞选口号异常迷恋。他们期待,在赶走那些中东或墨西哥移民,拒绝了来自中国的“倾销产品”,抢回来“被中国人夺走的工作”之后,他们能够得到更好的工作,更好的生活,以及更多的安全。他们对“政治正确”感到厌恶,对少数族裔和女性发起的“平权运动”感到厌恶,对同性婚姻和给变性人设立单独厕所感到厌恶,对气候变化和其他全球性议题感到厌恶,或者完全不感兴趣。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有权利抱怨这些。在华盛顿、纽约和加州的进步主义者分外关心他们的进步主义事业的时候,美国中下层人士的处境的确被忽略了。托马斯·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中指出的财富加速分化现象让“不公”成为一个遍及全球的世界性问题,在美国引发的现象就是伯尼·桑德斯获得大量左翼人士支持,而特朗普则开启了一场盛大的右翼民粹主义运动。考虑到美国人整体偏右的政治观以及历史上的强盛,右翼民粹群体团结在一位大资本家的旗下向移民和少数族裔发起进攻,要回“被抢走的工作机会和财富”,这一现象更加备受瞩目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这真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吗?正如美国知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所说,把不公的怒火撒向少数群体是搞错了方向,也是对整个时代趋势的错误理解。全球化尽管出现了种种问题,但整体趋势不会改变,因为人类整体在渴求进步,而气候变化、环境、疾病、贫困等问题是非全球合作所不能解决的。技术的进步也是大势所趋,人工智能即将引领下一波工业革命,无论再怎么排斥移民,制造业的就业岗位都会进一步缩减,而排斥移民只会导致美国竞争力的降低。就在上月,一首由IBM智能机器人Watson帮助创作的歌曲排到了流行音乐榜的前几位,连创意、脑力劳动者都面临失业的关头,去想着“回到过去”,无疑不是一条解决问题的道路。在弗里德曼看来,只有理解现状,开放、灵活地拥抱变革,增加知识和劳动技能以应对技术变革,保持有效的移民政策吸引全球顶尖人才和风险投资者,采取有效政策以维持公平,才能解决美国所面临的问题。这才是美国真正所需要的变革。而如果走错路,并不是如特朗普宣扬的那样“反正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对于美国人来说,失去的是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机会,这才会构成美国真正的大危机。

不少特朗普的支持者表示,就算特朗普输了,他们也不会过于失望,在他们看来,至少他们想表达出来的东西,整个美国社会已经接收到了。对于正处于十字路口的美国人来说,这次的选举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选举之后怎么走,也许更加关键。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