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5期 2016-10-21

“也许不接受”选举失败,美国民主面临特朗普考验

丁阳  

洋洋得义

2259
导语

昨日,美国大选进行了第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辩论中,特朗普拒绝表态是否会接受选举结果,引发全美上下哗然。这一做法,恐怕会把美国政治拖入不体面的“屎坑”,美国民主面临一次重大的考验。…[详细]

“也许不接受”选举结果,特朗普挑战美国政治传统

在9月26日举行的第一场辩论中,以不按常理出牌闻名的特朗普就曾经被问到这个很多人关心的问题,“你会接受选举结果吗?”特朗普当时表示,“我的答案是,如果她赢了,我绝对会支持她。”

然而,随着近期特朗普不断质疑选举存在“舞弊”(rig),如果败选他会怎么做再次引发了担忧。不久前他的竞选搭档彭斯和女儿伊万卡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明确地表示特朗普一定会接受选举结果。在这次辩论中,美国人都非常关注特朗普自己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在主持人抛出问题,尤其是犀利地指出“美国有和平交接政权传统,无论选战多么激烈,失利者都会承认败选并向胜利者祝贺”后,特朗普的回应是,“到时候再说,我会保持悬念。”

在第三次辩论中,希拉里对特朗普“也许不接受”选举结果进行了激烈回应在第三次辩论中,希拉里对特朗普“也许不接受”选举结果进行了激烈回应

特朗普的表态迅速就炸了锅。辩论对手希拉里当即指出特朗普的态度是“令人恐惧的”,并指出特朗普一贯不接受他不想要的结果——甚至他当年制作的电视真人秀《学徒》没有获得艾美奖,他也指责评选存在舞弊。希拉里进一步表示,特朗普这次的“也许不接受”是挑战历时240年的美国民主传统,挑战美国“自由和公正”的选举制度,称他在“贬低”(talk down)美国的民主。

其他精英人士的表态与希拉里类似,比如民主党人众议院少数派领袖佩洛西称特朗普是在“蔑视美国选举的神圣性”,而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也表示特朗普不断宣称选举存在舞弊对其所在政党和国家造成了伤害,还有许多政界人士在推特上表示特朗普有多么不适合当总统,表示若他当选会有多么危险。美国媒体更是一面倒地把特朗普的表态作为头条报道,许多媒体人对特朗普表示了谴责。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没有退缩,在今日的竞选集会上继续称,“我会接受选举结果,如果我赢了”,并表示“我当然会接受一个清晰的选举结果,但如果我对选举结果存在疑问,我会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并不只有精英人士质疑,连草根网友也对特朗普的做法感到惊惧

在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经理康维看来,这又是一次建制派精英和主流媒体对特朗普的迫害,“特朗普并没有说如果他输了他就不接受结果,只是说‘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然而这一次,美国普通网友也看出了特朗普的弦外之音。

美国老牌门户网站雅虎的新闻评论区,向来聚集较多的右翼、保守、民粹人士,在以往与大选有关的新闻跟帖中,雅虎网友向来挺特朗普踩希拉里,然而对于这个特朗普拒绝表态是否会承认选举结果的新闻,风向变得迥然不同。

美国雅虎网站上的网友评论,一面倒都在批评特朗普美国雅虎网站上的网友评论,一面倒都在批评特朗普

比如顶的最高的一则跟帖称:“特朗普说的话真是一个极其幼稚的回应,当年戈尔(2000年总统竞选候选人)赢得了普选选票,输了选举人票,他都知道该怎么做(承认败选)。国家是第一位的,特朗普!”

随后一条则称,“这样的特朗普怎能赢得你的信赖?上一次他说如果胜选了就要把希拉里送进监狱,这一次说败选了就可能不承认选举结果,他站在了美国240年历史的对立面,他真的不适合当总统。”

还有一条热评表示,“这绝对是明天的头版头条,特朗普明确拒绝了我们美国人熟知的和平交接,他这是把整个制度当成了垃圾,我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他诋毁了每一个每天努力工作以确保选举自由和公正的人,他完全没有资格当总统,真是一个卑劣的人。”

何以特朗普的这番表态触怒了保守派和民粹派?答案也并不难理解。大凡是美国人,都会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传统和政治制度非常骄傲。即便美国人普遍对政治现状感到非常不满,但还极少人认为美国历史上就不好,认为传统就不好。而特朗普的表态,挑战了美国人的政治常识,挑战了大选输家体面认输的传统,完全不讲究风度和绅士精神,而暗示美国选举存在重大的舞弊现象,更是给了美国人的自尊心戳了个洞——“我们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最好的政治制度,怎么会存在这么可怕的事情呢?”

拿“2000年戈尔拒绝认输”做对比,是完全错误的

特朗普的这番表态出来后,很多支持者已不知该怎么进行辩护,不过特朗普的竞选经理康维还是拿出了“把对手也污名化的招”。康维向媒体表示,前面网友提到的戈尔,起初就没有承认败选,所以特朗普的表态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已经有不少美国媒体和网友指出,戈尔的例子完全不该拿来类比。当年戈尔确实曾经因在佛罗里达州初步计票大幅落后时认输,向小布什提前表示了当选总统的祝贺,但随后计票显示双方得票异常接近,因此戈尔收回了对布什的祝贺。而且,并不是戈尔有意不承认失败,而是根据佛罗里达州当地法律,选票一旦异常接近就应该自动启动重新计票,跟戈尔完全无关。反倒是在旷日持久的重新计票引发宪法危机后,美国最高法院判定停止重新计票,裁定小布什当选总统时,戈尔表示了“虽然完全不赞同法院的裁决,但我接受这一结果”——要知道,根据重新点票时以及后来的各种研究,该州本来应该是戈尔获胜的,意味着他才应该是2000年胜选的总统。这种情况下,戈尔都能接受法院裁决,恰恰是美国传统和政治风度的体现才对。

2000年美国大选,戈尔在最高法院裁决出来后,接受败选并向小布什表示了祝贺2000年美国大选,戈尔在最高法院裁决出来后,接受败选并向小布什表示了祝贺

所以说,拿特朗普来跟戈尔对比,完全就是搞错了。特朗普这种在选前就质疑舞弊的做法,可以说是把美国政治拖入了“屎坑”。然而他已经站在了大选最高舞台,美国人已经无可奈何。

特朗普也许只是想施行“大破大立”的险招,但如果他坚持这个态度,美国民主不可避免要蒙羞了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要做这么呢?从第一次辩论时还表态“如果她赢,我会支持她”来看,这次的表态可能是个策略,是特朗普在选情不利之下所出的“险招”,打算把自己打破传统的叛逆者形象维持到底,连损害美国人基本政治观都在所不惜,寄希望于得到更多对现行体制不满的人的支持,寄希望于这部分人群能有更高的投票率。

从目前得到的反馈来看,特朗普可能低估了美国人对自身政治传统的骄傲,也许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但既然话已经说出口,特朗普接下来肯定会在指责选举不公平方面做更多的文章。事实上,特朗普在辩论时给出的“也许不接受选举结果”的理由,还是有相当煽动力的——他说美国媒体都在围攻他,他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他质疑数百万“非法移民”非法地获得了选举权;他更是指责希拉里在“邮件门”犯下重罪,根本就没有参选资格。

如果他能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来支持他的观点,甚至直接在大选当天找到舞弊的证据,那他的这一做法说不定能得到普遍的支持和认可。这样的话,美国的主流政治圈肯定会陷入危机,美国民主会蒙羞。而如果他找不到更有力的证据,只是空有指责,那么假如他败选后真的不承认选举结果,考虑到他拥有4成甚至以上的支持率,美国肯定会出现更加严重的政治危机,整个社会存在撕裂的风险。

240年的美国民主政治,确实迎来重大考验了。

当前美国面临的政治局面,自然与特朗普本人的特质有很大的关系,但往大了说,是多年来积累社会矛盾的总爆发。美国人如何应对现在的危机,很值得长期关注。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