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4期 2016-10-20

辽宁经济都负增长了,还在搞严控人口?!

张德笔  

笔哥

2259
导语

最近,辽宁省发布了修改后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实施办法》。让人看不懂的是,辽宁继续对超生家庭征收5至10倍基数的抚养费。在很多省份都调低标准的情况下,辽宁岿然不动,全然不顾已经非常恶劣的人口危机和经济形势。…[详细]

辽宁不和好的学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最被关注的话题自然是社会抚养费。由于国务院把具体的收费标准下放到省一级,很多省份伺机而动,纷纷调低了标准。可以说,这是对时局的精准把握。

在为期一年的修订中,共有29个省份对社会抚养费做出了调整,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调低。甚至某些一贯残酷而严厉执行计生政策的省份,也表现出了柔软姿态。比如,今年1月,山东省通过了人口计生条例修正案,将原来规定的基数的3-6倍,改为按规定基数的3倍征收。

而辽宁,不和优秀同僚学,反而和以控制人口为施政纲要的北京学。在修订后的《辽宁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实施办法》中,对不符合法定再生育条件、多生育一个子女的夫妻,仍然按照计征标准5倍以上10倍以下征收社会抚养费。

上限依然保持在10倍,是展现一种态度。北京展示的态度是“我要控制人口”,辽宁展示的态度也是“我要控制人口”。且不谈控制人口的意义何在,辽宁和北京的情况也完全不同。

且辽宁没有学坏的资本

在人口老龄化危机的大背景下,任何一座城都没有继续恶化人口结构的资本,而辽宁,更没有底气。

根据“六普”数据,全国生育率为1.18,而辽宁、吉林、黑龙江分别只有0.74、0.76、0.75。东北是整个中国的生育洼地,而辽宁是洼地中的洼地。

这毫无疑问要归功于计划生育。东北作为“共和国长子”,工业化比全国其他地方都早,程度高,这直接带了城市化。遍布东北三省的大型国企,曾给东北人提供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也带来更加严格的生育管制。

计划生育在中国有两个特点:1、主要管城市人口;2、主要管体制内人口(包括国企),这两点都导致辽宁深受影响(城市化早、国企多),生育率一直维持在很低水平。

从老龄化程度看,东北2015年的中位年龄为43岁,比全国的38岁高5岁,相当于全国2027年的水平。

从生育意愿看,根据社科院发布的《2016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东北人生育意愿全国最低,而且是最不愿意生二胎的。

所以,东北(当然包括辽宁)何来勇气“控制人口”?

经济颓败又让辽宁陷入人口危机的恶性循环

生得少只是辽宁人口问题的一面。另一面是来得少,走得多。

东北曾经是重要的人口流入地,“闯关东”太久远就不提了。从1949年到2008年,全国人口增长了145.17%,而东北地区的人口增长高达181.61%,人口增长比全国高出40个点。

人口这么大规模流入,显然是国家意志主导(建设东北),而现在,再强势的政府也无法带来这么大规模的人口迁徙。等待东北的,不仅不是人口流入,而是人口净流出。据辽宁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至去年年末,辽宁省常住人口为4382.4万人,相比2014年,常住人口减少9万,已经出现负增长。

人口学专家王立波表示,辽宁的人口结构在现在的生育制度下,常住人口达到负增长并不奇怪。相比于人口增长放缓,常住人口的减少更可怕,因为这背后直接指向了人才流失。

今年上半年,在GDP增速排名中,辽宁是全国唯一一个负增长。经济的颓败加速了人口的流出。当一个地方不再能吸引外地人时,它对本地人的吸引力也在下降。最近这些年,总能看见在东北念大学的东北人,都不愿意留在东北的新闻,理由很直接:找不到工作或工资太低。

超低生育率导致劳动力短缺、高度老龄化,这两者又带来经济活力丧失,而这又导致人口外流、人才缺少、劳动力短缺,经济进一步恶化。辽宁正处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遇到这种恶性循环,辽宁当局应该及时调整。但可以发现,在计生政策的修订上,辽宁乃至东北,都是全国反应速度最慢的地区。再往深究,这不仅体现在某一政策上,而是一种惯性,渗透在东北地方政府的作派里。整体上看,是一种偏保守,偏不作为,偏尸位素餐的惰性执政理念,这是典型的在其位不谋其政。

前段时间,辽宁大规模贿选案曝光,省委原书记王珉带头贿选拉票,共有45名全国人大代表、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案,数量之巨让人乍舌。这样一个从上到下都腐烂的官场生态,很难指望它有什么真改革,维持政策是最安全的。

辽宁乃至东北要想振新,必须旗帜鲜明地鼓励生育

在中央主动调整计生政策后,有不少人已经转变了“人口拖累经济”的陈旧思维,但这种观念仍未彻底消除。作用在东北身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东北经济已经如此惨淡,再鼓励生育,岂不是越来越难就业?

其实,就业难的本质是经济失衡,而不是人口问题。人口对就业的影响是偏正面的,因为人口越多,求职者与工作机会越容易匹配,社会复杂性更高,容易孕育新的工作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北京疯狂赶“低端人群”“以业控人”,但收效甚微的原因。

而人口危机对经济的恶劣影响,则是实实在在的。日本在1990年爆发人口危机,经济随之长期停止增长;韩国的劳动力在2016年开始负增长,经济也正在走下坡路。你观察一下日本、韩国政府急迫鼓励生育的态度,就知道这件事有多紧急。

而且,东北人口不容乐观的程度甚至超过日本。根据“六普”数据,辽宁、吉林、黑龙江的一孩生育率分别只有0.58、0.58、0.60,比东京还要低。即使现在完全放开生育(越多越好),东北的总和生育率也难以达到1.0,人口将急剧萎缩。

在二胎放开后,南方城市由于传统生育文化保留得比较好(只是被政策限制住),或许愿意生,而东北大多为移民后裔,对于敢闯天下的移民后裔,生育观念就弱一些。他们的选择是抛弃东北,离开家乡。人都没了,经济如何振兴?

依然维持社会抚养费的高标准征收,或许不会有什么实际影响,因为东北人已经不想生了。但地方政府继续展现“控制人口”的姿态,让人不见东北振兴的希望。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