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7期 2016-08-24

上百亿的巴铁融资术:“公家马甲”误导人

王杨  

亡羊补牢

2259
导语

本月早些时候,巴铁1号试验车在秦皇岛正式亮相。新闻引发了极大的关注度,这一号称是“空中巴士”的庞然大物实在是太吸睛,也太有争议性了。未料一个科技产业新闻最后演变为财经新闻,因为记者们发现,巴铁公司的投资方华赢凯来公司曾上过非法金融活动黑名单。而这两天新京报的一篇报道更是揭露出华赢系实际上涉嫌包装多个PPP(即指的是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合作提供公共产品或服务)项目来面向公众大肆集资。…[详细]

一些地方政府看起来是在招商引资,在理财经理的宣传中却变成了项目投资人的角色

巴铁项目本身并未在政府立项。但是,并不妨碍它打着政府项目的名义,大肆地集资。都有哪些地方政府被宣传与巴铁公司有关系呢?传得有板有眼的是河北秦皇岛和河南周口,前者回复新华社的记者邮件表示,今年4月,秦皇岛市人民政府与巴铁科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书,拟在秦皇岛市建设“巴铁”项目研发中心。合作期限截至2016年8月31日,试运行期满后另行协商。后者则号称要成为巴铁的研发生产基地,公开报道显示,7月19日,周口港区巴铁项目举行了奠基仪式。不过,村民们的地是征用了,然而几个月了,土地上并未动工。

可以说,巴铁项目和地方政府确实是有关系的。然而,并不代表这些项目是地方政府的项目。可融资的时候怎么说的呢?新京报的记者实地采访后,有这样的一段描写——“华赢凯来一许姓理财经理介绍,巴铁公司是政府PPP项目,客户把钱投给巴铁公司,相当于客户把钱投给政府。许姓经理举例称,巴铁公司已与河南省周口市、天津河北区、秦皇岛北戴河区、河南南阳市签订合作框架协议。”

庞大的华赢系(图/新京报)庞大的华赢系(图/新京报)

总之,地方政府在理财经理的话术中摇身一变,不再是一个常见的招商引资者的角色。而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项目投资者。不明就里的人很容易相信。毕竟,新闻报道是真的,所谓的框架协议也是真的。而既然有政府信用背书,又凭什么不能做投资呢?这一投资起来,便是大笔大笔的钱,一名业务员是这么说的:非常惹人注目,投资客特别多,所以门槛也相对较高,只有投资100万以上,才能投到巴铁的项目。“保守估计,现在已经有三四百人投资这个项目”。(据新京报)

还有的地方政府确实是想做PPP项目搞基建,这些项目进行艰难,却被包装成高利润融资产品

白丹青庞大的产业链条,包括巴铁、理财公司、建筑服务公司等等(查询支持:天眼查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白丹青庞大的产业链条,包括巴铁、理财公司、建筑服务公司等等(查询支持:天眼查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为巴铁融资的是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上,根据多名财经记者的查证,它和巴铁都来自同样的幕后控制人——白丹青(原名白志明)。白的名下公司众多,一系列看花了眼的融资公司,可称作华赢系。这个庞大的理财产品帝国对应着诸多的地方项目,根据新京报记者的统计,有山东金乡党校项目、湖北南漳中国有机谷项目、寿光科技园、东明城乡规划建设项目等20多个。这个项目都是假的吗?并不是。以金乡项目为例来说明。该项目也是华赢凯来所主打的一个理财产品。在华赢凯来的官网上,金乡项目指的是其与山东济宁金乡县合作的PPP项目,包括道路建设、社区等等。媒体也找到了被邀请去施工现场参观的“潜在投资人”罗铮。新京报报道如是说:“罗铮后来了解,金乡党校项目作为政府基础工程,并没有盈利点,工程款采取土地置换方式,至今仍未回笼资金。”

华赢凯来官网上刊登的金乡项目考察图华赢凯来官网上刊登的金乡项目考察图

巴铁实际控制者成功利用了很多地方政府的心态和关系,包装出了P2G这个概念,给理财产品披上了厚厚的“公家马甲”

财经记者们查询白丹青庞大的企业帝国,又发现了一个叫“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的山寨协会。说他山寨,是因为在民政部并无备案。而与这家协会同名的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中建联”)自然也是白丹青的,打出了“争做PPP行业绝对领跑者”这样的口号。协会和企业实际上是一家人。今年3月,搜狐财经刊登过起底报道《华赢集团员工自曝工程“走暗标” 对外许诺高回报吸金》——一位业务经理说,“只要你交了会员费,保证你有工程可做。招投标就是走形式,因为是公司给地方政府投资,公司会和地方政府打招呼,走暗标,你就放心吧。目前在做的项目都是这么操作的,绝对没问题。”换句话说,这家协会号称有能耐帮助会员在政府的工程招标中走暗标。而在其官网上,也刊有许多图片,显示出中建联与一些地方政府的良好关系。

中建联的官网上刊登的客户答谢会图片,图中不少老者中建联的官网上刊登的客户答谢会图片,图中不少老者

当然,做中建联的终极目的看起来并非为了做PPP中介大哥,收“小弟们”的份子钱,而是为了更好地强调与政府关系,为融资模式服务。与中建联配套的是,华赢凯来提出自己独创了P2G这个模式,即私人到政府,可以理解为筹集民间资金,搭桥政府项目。这是有着很深刻的经济背景的。政府和社会资本一起出钱出力,共同建设公共事业,既能拉动内需,又能提高举办公共事业的效率,激发社会资本的活力,这是PPP模式的初衷。PPP这两年在国内受到追捧,国家财政也会为PPP提供大量配套资金,2015年被称为“PPP元年”。由此,这个概念在不少地方炒得火热。华赢系的”P2G自然也是想趁着PPP的东风烧起来。这样,便可以充分地给自己的理财产品套上公家的背景。人们特别是老人们也果然对此非常买单。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华赢凯来内部一名员工透露,两年多来,华赢凯来总共融资上百亿元。

这件 “公家马甲”丝毫不靠谱,反而破坏性大,必须脱下来

不管吹得再天花乱坠,包装成再洋气的英文名词,都难以掩盖这些动辄承诺11%年化利息的“理财产品”并不靠谱的事实。很简单,他们对应的,并不是好项目。显然不是公家的项目便是香饽饽,相反,很多项目收益低,难以融资,运转期长,建设困难。因此,为了吸引资本,政府才会给予PPP项目大量的财政补贴。进一步说,华赢系理财产品所涉及的这些项目,几乎各个都是在不算富裕的地区,以县城居多。这些地方政府要做基建,本身也融资不易。

那么,有人会想,不管怎么样,这是给政府的项目吧?政府总是要讲信用,最后出来兜底的吧?这种想法未免天真。《财经国家周刊》所刊登陈文的《P2G并非模式创新 需警惕潜在风险》写道:“所谓‘P2G’模式的融资项目的潜在风险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低。目前地方债务风险较大,政府信用背书项目的违约一触即发,一旦实体经济出现下滑,将产生连锁反应的地方债务危机,谈判能力最弱的债权所有者——网络借贷平台理财人必然首当其冲。”而对于这些融资平台来说,当一个项目废掉之后,它很可能采用“借旧还新”这种方法,即继续发展新的客户,用新客户的投资来还旧客户的钱和利息。最终,雪球只会越来越大。一直到实在滚不动了,那么,雪崩在所难免了。

要避免风险,监管当然需要做得更好。根据媒体的报道,华赢凯来在2015年上了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公布互联网金融机构“黑名单”,它的“兄弟”中建联也在民政部公布的山寨协会名单中。那么,为何华赢系一直在高调经营着呢?这当然需要反思。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当然有着基建冲动和发展PPP的冲动,这需要从更上一级的财政来做控制。而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这种虚虚实实的项目要去鉴别很难,不过也是需要做的,毕竟动不动就把举家资金投入,一不小心便会倾家荡产了。必须要做的便是做到尽职尽责的考察,例如项目不存在,或者项目对应的基金是错位的,便不能偏向虎山行。比如,记者们查询发现,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上,巴铁两只基金备注的投资领域一家是天津绿圣蓬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另一家是北京宏伟超达仪器制造有限公司,和巴铁毫无关系。

澎湃新闻的报道中,年逾七旬的投资者古青(化名)每个月只留下1000多块钱的零花钱,投了50多万了。然而,由于够不上100万这个门槛,他甚至连去考察资格都没有。古青是一个普遍缩影,巴铁等“理财产品”,门槛高,一投就是几十上百万。一旦发生崩塌,必然影响恶劣。老年人们也的确更容易对“公家”二字产生信任感,被高收益所蛊惑。这时候,便更需要社会的集体审慎,戳破这“公家的马甲”。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