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5期 2016-08-12

部分省份经济“失速”,该关注地方差距扩大的问题了

丁阳  

洋洋得义

2259
导语

昨日,31省份上半年GDP数据全部揭晓。除了依然值得吐槽的“各省GDP加权平均增速大于全国增速”外,最引人注目的问题是,部分地区出现了明显的经济增速放缓——黑龙江GDP增速为5.7%,山西只有3.4%,辽宁更是惨到负增长,萎缩了1%。地方经济发展为何失衡?又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非常值得关注。…[详细]

部分地区的经济增速显著放缓,已到了必须高度关注的时候

31省份上半年GDP数据,转至中国网31省份上半年GDP数据,转至中国网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整体保持着较快的速度,地区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有差异,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哪个地方的情况让人持续担心。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部分省份曾短暂遭遇到困难,但很快也恢复了过来。而最近几年,全国整体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部分省份的显著“失速”不得不让人开始感到担忧。

辽宁省就是一个非常显著的例子,从2011年开始GDP增速每年都在下滑,到去年为止历年增速依次分别是12.1%、9.5%、9%、5.8%、3%,今年上半年干脆就出现了负增长,这种长时间摆脱不了困境的情况与以往都不太一样。类似的省份还有山西、黑龙江等,都是连续多年陷于困境,以至于今年上半年的GDP成绩这几个省都迟迟不公布。

辽宁省近年GDP增速显著下滑辽宁省近年GDP增速显著下滑

GDP表现不佳只是部分地区经济显著放缓乃至萎缩的其中一个表征,反映地方政府实力、同时也是地区经济增速晴雨表的另一项指标——地方财政收入的分化表现得更为明显。上海这个全国最发达的地区财政收入增长高达30%,广东这样的全国经济强省也达到了18%,相比之下,山西财政收入负增长7.4%,辽宁更是负增长18%。辽宁一个省上半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有1188.2亿元,仅为上海一个市的四分之一略强。

这些“失速”地区的居民收入增长表现同样不佳,黑龙江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仅有5.96%,山西为6.4%,辽宁为6.9%,皆为全国倒数,而其他省份的平均数字在9%以上。这可能还是有水分情况下的数字,有辽宁当地学者认为,经济下行压力下,居民收入不可能逆势增长,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最终会传导到居民收入上面。

必须指出的是,并不只是提到的几个省份才有问题。很多“穷省”从数字上直观看不出来增速有大的问题,但相比前几年增速已经大为放缓。2015年,东部GDP占全国57.8%,比2014年上升0.2个百分点,这是东部GDP占全国比重,持续9年下降之后的首次回升——这反过来说明,西部省份在远未追上东部的时候,增速已经有些赶不上了。最终的结果就是“穷省依旧穷,富省依旧富”,经济学者聂辉华认为,中国各省的贫富差距并未减少,甚至出现了扩大的趋势。

不能把问题都推给煤炭、钢铁价格下滑,国营经济比重过大、腐败程度高都是放缓省份表现不佳的原因

人们给“失速”地区找原因,一般会归结到产业结构等问题,尤其会特别指出一些资源和大宗商品的价格会对某些省份构成大的影响,如把山西的经济低迷归结于煤炭价格持续低迷,把辽宁的极速坠落归结为“钢铁比白菜还便宜”。

不能说这些原因归纳得有问题,但这并不能作为根本原因。并没有谁规定山西只能依赖煤炭,辽宁只能依赖钢铁,把产业过于聚焦在特定资源和大宗商品上,肯定风险比较大,上海、广东就不可能有这样的问题。

而且政策导向也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按聂辉华的研究,如果一个地方投资越多,国有企业比重越低,高速公路越多,越是清廉,越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地方投资可以说与资源禀赋政策导向有较大关系,但国有企业比例、官员是否清廉与此关系就不大了。然而事实是,辽宁、黑龙江、山西等省份,都过于依赖国营经济,民营经济非常不发达,使得经济运行内生动力不足、结构调整艰难——也许有人会指出辽宁民营经济规模并不低,但辽宁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大多是生产经营上的依附关系和体制上的“寄生”关系,呈现“小”、“散”、“弱”的特征, 2015年中国民营500强企业榜单中,辽宁仅上榜6家。

而地方腐败与经济表现不佳的关联则可能比人们想象的更加显著。地方腐败的程度可以用一个指标来简单衡量——即一个地方职务犯罪的数量与公职人员的比值,比值越高说明这个地区越腐败。不妨考察下相关数字:2015年辽宁审结的职务犯罪数量为2117件,高居全国第一;山西虽然案件数量不算多,但窝案多,判处犯罪人数多达2518人,位居全国前列;而黑龙江这个人口不多的省,2015检察机关立案各类职务犯罪案件1463件1906人,两个数字在全国都位居前列。

财新网总结的2015年各省职务犯罪的情况财新网总结的2015年各省职务犯罪的情况

经济下滑会出现诸多恶果

经济下滑会出现诸多恶果,其中尤其值得担心的是“恶性循环”。辽宁去年全省民生支出总计3474亿元,占总支出75%以上,同比提高了2.9个百分点,这是在经济不佳的情况下,力保民生的结果。所以辽宁还亮出了保证多少居民养老金足额发放、低保标准提高多少、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政府补助标准提高多少、扶贫资金增长多少作为自己的成绩单。然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用于固定投资的资金变少了,结果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形势变得更加恶劣,这个结果又不可避免地传导到居民收入上,于是可能会陷入恶性循环。

而如果出现大面积失业、居民收入降低的问题,那危机可能将会非常持久。前面提到的国营经济比例过高、腐败严重程度高,其实反映了一个地区的人民是否适应市场经济的问题,这些“失速地区”的人本来就对市场经济不太适应,失业、收入降低带来的问题就更严重,而且传导到教育方面的时候,问题就更大了。

东北特钢的债务问题可以说是辽宁省经济状况的微观反映,如果类似的企业破产会导致大量失业东北特钢的债务问题可以说是辽宁省经济状况的微观反映,如果类似的企业破产会导致大量失业

落后地区的问题若解决不了,或许只能让人口迁入先进地区

部分地区经济出现“失速”,国家理论上应该扶持。然而从2000年开始,中国有许多区域经济政策,包括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计划、中部崛起、东部率先跨越等等,结果成为“撒胡椒面政策”,每个地方都雨露均沾,以至于重点不突出。所以,国家扶持的思路有必要调整。

更应该做的,是这些失速地区解决自身的内部问题,比如想办法提高民营经济活力,提高民众对市场经济的适应,以及尽量减少腐败等等,同时,也需要对产业政策进行大的调整。

但即便地方政府有这个想法,恐怕也会有心无力——一个突出的难题是,人已经留不住了。东北三省已经持续出现人口净流出,这直接令东北房地产市场需求低迷、库存积压,因而东北地区房地产投资有心无力,无法像其他省份那样依靠地产投资回升实现经济企稳。而长远来讲这种状况对东三省的经济恢复更有莫大损害。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一定需要解决。让人口从发展停滞的地区向发展快的地区迁移或许是更好的解决办法。专栏财经作家卓勇良曾总结了美国和日本的有关经验:1963年,美国沿海23州和华盛顿的GDP比重为55.8%,至2013年上升8.0个百分点,同时人口比重上升7.1个百分点,全美人均GDP差距基本没有扩大;日本经济长期向东京至大阪,太平洋沿岸直线约400余公里区域集聚。1955年这一区域GDP占日本46.3%,2011年上升至54.6%,同期人口比重从占日本35.0%,上升至49.5%,区域人均GDP并无较大差距。换言之,人口减少对于“失速”地区未必完全是坏事,反而可能是调节、优化产业结构的契机。卓勇良认为,美日以人口集聚“熨平”经济集聚,在持续100余年时间内,形成区域均衡发展的经验,非常值得中国借鉴。

随着经济增速整体开始放缓,部分地区经济“失速”的问题凸显,后果可能非常严重,这个问题必须注意起来了。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