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1期 2016-07-19

北上广人口拐点已到,但“赶人政策”真的成功了吗?

丁阳  

洋洋得义

2259
导语

十天前,一场盛大的“逃离北上广”营销刷了屏,当大城市人们还在感慨“逃不掉”的时候,这周却有了“北上广实质迎来人口拐点”的消息。看起来,几年来的各种驱人政策取得了实效,但是,这确实是个好事吗?…[详细]

从控制人口的角度而言,“赶人政策”确实接近成功了

特大城市下死命令控制人口,这已经是许多市民耳熟能详的一项政策。如北京的目标是2020年将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而上海是2020年控制在2500万。为达到这一目标,特大城市近年来都推出了一系列的严厉政策来驱赶“外地人”,包括“以房控人”(严控城区住宅增量、消除群租房)、“以水控人”(按水资源来测算城市容量)、“以业管人”(清除一系列小商品市场)、“以学控人”(提高非户籍人口子女的入学门槛)等等。

知乎网友chenqin把上海居民用水量与人口变化进行了对比,数据反映了上海常住人口减少是可信的知乎网友chenqin把上海居民用水量与人口变化进行了对比,数据反映了上海常住人口减少是可信的

反映到数据上,这些政策确实已经接近取得成效。从最新的人口数据来看,北上广等城市隐现“人口拐点”的信号。上海在去年,新世纪以来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当时就引发了许多讨论。广州则是2010至2014的5年内,常住人口总共仅增长了30余万人,出现人口增速阶段性放缓。今年上半年,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减少了9.5万人,为1276万人。虽然这与“城六区全年人口下降34.2万”的目标相比还有段距离,但毕竟迈出了第一步。

如果这两年的人口趋势能够保持,即便考虑到全面放开二胎的因素,北京2300万,上海2500万的人口控制目标都不算难实现。

之所以调控人口取得成果,大概是因为这次真的“够狠心”

为何这两年“北上广”的调控能够取得成效呢?一方面的原因在于特大城市现有的资源确实很难适应目前的人口状况,城市变得越来越不宜居,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些政策执行得足够彻底,足够严厉,而且是在不断升级。

曾几何时,人们曾笑话北京的人口调控措施总是没有什么用,不管是清理地下室还是打击群租,一次次“运动式”的集中清理就算一时把人赶走,但大部分人会在风平浪静后再回到北京。有论者甚至指出,长久以来,很多“北漂”打工者早已习惯了这种节奏,会在奥运、国庆、阅兵等时间节点时,早于官方驱逐而自己主动暂离。就算是“以业控人”,把某个地方的小商品市场驱赶走了,小贩们过不久也会出现在另一处的某个市场。

被“驱赶”走的低端服装市场最后清仓减价被“驱赶”走的低端服装市场最后清仓减价

但如今的人口控制措施已经变得越来越严厉,仅2015年就有150多家小商品市场退出北京,使得被驱赶者已经无处可去,他们聚集的地方一步步从市内被驱散到市郊,再被驱逐到河北。官员们也发现,“以学控人”是所有赶人方案中最有效果的一种。“清退一家小商品市场,只是走了摊贩一个人。但是,一个孩子不能上学,陪他离开北京的就是一家几代人。”据记者黎岩称,一名曾签下人口清退任务书的街道干部就曾如此表述。

用什么样的办法来“以学控人”呢?不需要提升孩子在京读书的门槛,只需要在办事程序上“稍微严格些”就可以了。记者黎岩举了这么一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以暂住证为例,证件到期时需要到派出所续期,但是派出所惯行的工作方式并非当日办结,而是会等凑足一批后再集中办理,这样中间难免出现几天的中断。长久以来,派出所和“北漂”们都默认这样的方式合理。然而,现行政策的情形就是,中断了的这几天,会导致无法提供出“连续在京五年以上”的充分证明,最终令非京籍孩子被挡在校门之外。

这种“坑”未必是故意所为,可能只是行政机关的低效率或不友好造成的而已,但对于那些想把外地孩子赶走的官员来说,是绝不会错过这种漏洞的,只要“够狠心”很容易就能够做到。

然而真的是把想赶的人赶走了吗?恐怕未必

赶人政策的目的是“减少对低端劳动力的需求”,按北京市的说法就是“对吸附大量流动人口的餐饮、洗浴、美容美发等企业和小百货店、小食品店等各类场所实行强制退出机制”。虽然如前所述,用严格的“以业控人”的方式有可能实现这一点,但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这些“低端劳动力”对驱赶的抵抗是非常强烈的,因为北上广等特大城市有更高的工资,更多的机会。比如,迁走的服装、小商品市场的人,可能会转去做电商的快递,他们骑着电动车送货,依然会造成污染和拥堵。用学者郑新业的说法,整个物流、交通、能源的损耗根本不会因为低端市场的迁离而减少,甚至可能增加,无非是从一种形态的低端,变成了另一种形态的低端。

而且,即便把这些“低端劳动力”赶走了,也未必能换来多少“高端劳动力”。北京中关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继去年“中关村e世界”关停后,今年中关村的标志建筑“海龙电子城”也已经歇业,这固然有低端电脑卖场自然衰落的因素,但同时也是为了跟上“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步伐”。而海龙大厦的将来,据说是为响应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打造海龙大厦“智能硬件创新中心”。然而这种人为扶持的“高端产业”,真的能“创”得起来吗?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连中关村创业大街都开始门庭冷落,“海龙”、“中关村e世界”的未来可能就是改造为各种“孵化器”而已——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写字楼办公室而已。

人口稳定了,但得不来理想的人口结构

严厉的“赶人政策”最大的问题,恐怕还是在于过于人为的人口调控,会对人口结构造成破坏性的影响。知乎上曾有这么个问题:从2010年上海2300万人口开始,执行严厉的人口控制政策,一个外地人都不准进入上海,那么,到2040年,上海的人口会变成什么样一个情况?

这个假想的问题有一个假想回答:“好消息是,经过30年的努力,上海市人口终于回到了2000年的水平,只有1934万人。但是,这1934万人里,20岁以下的幼儿和青少年仅占7.95%,入托、入学似乎不会再困难了,但与此同时,20-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仅占比50.96%,而在2010年,这个比例有70%多;更恐怖的是,60岁以上老人占到了41.09%,而15%就可以称为进入老龄社会。由此可见,如果严格的控制外来人口,实际上,不到三十年,北京、上海就会变为没有生气的城市。显然,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中国经济,乃至中国社会稳定无法承受的局面。”

从特大城市学校减少的情况来看,这种担忧并不是虚言,一个可供佐证的数据是:1995年北京共有2867所小学,但是到了2013年只剩下了1093所,而教师人数则是从74075人降到57832人。在人口爆炸式增长的中国首都北京,居然也出现内地农村才有的“撤点并校”,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也许有人会认为,就是这样才好,因为多让一个小孩进入大城市,其消耗的资源就会大量增加,“不如让外地人成年后来北上广打工,以维持城市活力”。且不说这种想法体现了多少大城市人的自傲,但从人口结构的角度来讲,这依然会形成极多的问题,不是长远之计。

事实上,人口结构的影响之深远,可以从计划生育政策看出来——想要驾驭人们的生育惯性,整个国家要付出吃奶的力气,其效果争议还非常大。更关键的地方还在于,一旦在某些节点形成趋势,可能就难以逆转了。北上广的人口增长势头在官员们使出全力后终于开始刹车,会不会造成一些现在还无法想象的结果,同样很难说。

北上广人口“拐点”来临后,会面临怎样的情况,目前还很难说北上广人口“拐点”来临后,会面临怎样的情况,目前还很难说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人口的迁出和经济下滑之间往往存在着联系,如东京实行人口迁出政策的十年,恰恰日本经济增长率下降了。特大城市人口分散政策是好是坏,也许还需要更多的评估。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