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7期 2016-07-15

两名中国维和人员牺牲的南苏丹,为何内乱不断?

刘文昭  

昭昭在目

2259
导语

最近,中国维和部队的安危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7月8日开始,南苏丹首都朱巴爆发激烈交战,中国维和部队的一辆装甲车遭炮击,2名维和人员牺牲,2人重伤,3人轻伤。在哀悼逝者,要求逞凶的同时,很多人也有疑问:在一个国家的首都,战争为何说来就来?为何还能伤及维和人员?…[详细]

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为何内乱不已

2011年建国的南苏丹,不少人可能并不熟悉,但它却常常成为国际新闻的焦点。原因倒不是它年轻,而是这个国家战乱不已,甚至可能长期处在战乱状态。

南苏丹独立后,因国内政治和经济利益冲突,并未实现和平南苏丹独立后,因国内政治和经济利益冲突,并未实现和平

南苏丹的动荡,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原因。南苏丹的政治力量主要分两派:一派是总统基尔,丁卡族,该族是全国的第一大部族(占全国人口的50%左右);一派是副总统马沙尔,努尔族,该族是全国的第二大部族(占全国人口的20%左右)。

二人和所属的族群虽然都赞同南苏丹独立,但在建国前却曾兵戎相见。因为政见不合,马沙尔与基尔等人所在的南苏丹解放运动党分道扬镳,转而与苏丹政府合作,联合打击南苏丹解放运动党。后来,马沙尔回归南苏丹解放运动党,但二人的权力斗争并未结束。

2013年,基尔解散内阁,罢免了马沙尔的副总统职位,马沙尔则指责基尔独裁,双方矛盾激化,内战随即爆发。在国际社会的调停下,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之后马沙尔恢复了副总统职位,但协议并未得到有效的遵守,双方不仅没有互信,还时时提防对方。

以此次交火为例,这本是两人为“解决前日的双方军队冲突事件”的会面,反对派则怀疑是“鸿门宴”。结果,两人开会时,二人的卫队突然在总统府外互相开火,就连基尔与马沙尔也不清楚起因,“搞不懂怎么就打起来了”。

2016年7月8日,南苏丹总统基尔与他的对手、现任第一副总统马沙尔在记者会上2016年7月8日,南苏丹总统基尔与他的对手、现任第一副总统马沙尔在记者会上

除了政治斗争,“资源诅咒”也让苏丹内部矛盾重重。石油产业是南苏丹的经济命脉,石油收入占其国民收入的95%,不过,庞大的石油财富并未得到公平分配,反而加剧了南苏丹贫富的两极分化。2005年以来,南苏丹围绕石油财富分配的丑闻和争议不断,在2005 年-2013年间,南苏丹有4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竟不知去向。这也成为反对派不满和叛乱的诱因之一。

政见不合常有,但“一言不合就内讧”的军队实在少见。苏丹军队经常内讧,是因为南苏丹军队更像是各派武装的联合体,而非一支国家军队。当初,为了让各派武装加入和平进程,基尔对各反对派武装进行招安和大赦,其中“南苏丹防卫军”是主要的招抚对象。

这只军队实力雄厚,但以努尔人为主,加入苏丹人民解放军(南苏丹国家军队)后,努尔族士兵一下占到了苏丹人民解放军兵员的55%—60%,这成为基尔的阿喀琉斯之踵——不断有将领因为各种原因反叛,实力不足的基尔又不断赦免和宽恕他们,这反而助长了叛乱行为。

内乱不已,让南苏丹陷入人道主义灾难

过去,南苏丹两大部族也有冲突,但并不那么血腥,如一位丁卡族领导人所说,“过去努尔人袭击我们时,只带走牛,不怎么伤害妇女、儿童、老人……当然我们也会报复”。基尔和马沙尔政治斗争本无关部族,却逐渐演变成一场部落战争,并以更残忍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

2014年,联合国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南苏丹内战双方都犯下了大规模反人类罪行。报告称,平民已成为直接攻击目标,双方武装会挨家挨户搜查,杀害属于某些族群的男子;战斗人员都曾侵犯、强奸女性;双方还征召未成年人参战。

对维和人员和联合国援助设施,他们也不手软。过去,就有联合国维和人员被枪杀的事件,联合国难民营也会成为双方攻击的目标,中国两名维和人员就是在执行难民营警戒任务牺牲的。

一名联合国官员抱着难民营中一名儿童的尸体,她在一场交火中丧生一名联合国官员抱着难民营中一名儿童的尸体,她在一场交火中丧生

2013年的内战还带来了大规模的饥荒。内战波及到的地区自不待言,没发生战斗的地区也不好过。以南苏丹的阿韦勒地区为例,由于通往首都的道路被切断,食物和给养无法进入,和苏丹的争执导致北部边境关闭,这个地区几乎被完全隔绝,物价飞涨,普通人已买不起食物。

现在,饥荒的情况也没有好转。今年6月,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机构发出警告,在未来几个月里,南苏丹将有多达480万人(接近全国人口的一半)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这还不包括联合国保护区或其他流离失所的35万人(这些人完全依赖人道主义援助)。

联合国在南苏丹设立的难民营联合国在南苏丹设立的难民营

内乱不断,中国在南苏丹的利益蒙受损失

首先,中国在南苏丹有大量的投资。据媒体报道,在苏丹南北分治前,中国在原苏丹南北方共有12家和石油相关的大型企业,在南苏丹2011年独立前,累计向其投资200亿美元以上,用于建设石油项目和非石油的援助项目。南苏丹石油产量占苏丹的70%以上,可以推测,中国在南苏丹的投入不会是小数目。在南苏丹独立后,中国还继续进行投资,签订了不少贸易、经济和技术协定。

内乱对中国企业的利益影响显而易见:投资环境恶化,让很多大型项目处于停滞,企业资产搁置;内战时,反对派武装为了切断政府财源,要求外国石油公司停产,撤离产油区,企业不撤,员工生命安全处在危险之中,撤,企业也有损失;虽然反对派领导人多次表示,不会破坏石油设施(他们也不想接手一个烂摊子),但反对派武装庞杂,无法做到令行禁止,石油管道和油田还是可能被损坏,这又是损失。

7月13日,在苏丹喀土穆国际机场,首批从南苏丹撤到喀土穆的中国人在“绿色通道”排队入关7月13日,在苏丹喀土穆国际机场,首批从南苏丹撤到喀土穆的中国人在“绿色通道”排队入关

此外,南苏丹是非洲重要的产油国,2011年每日石油产量35万桶,目前80%左右输往中国,内战不断,现在该国的石油产量不到原来的一半。如果内乱持续,不仅中国企业在利比亚的“悲剧”可能重演,还会损害中国石油进口多元化的战略。

在南苏丹,各方有共同利益,应寻求更紧密的合作

南苏丹内乱不断,有关各方都不愿意看到。苏丹虽然和南苏丹激战多年,但由于南苏丹地处内陆,输油需使用苏丹的管道,苏丹会收一笔天价过路费(2009年苏丹石油收益25亿美元,北方分得14亿,南方11亿,此后历年分配比例大体相当),苏丹并不愿意南苏丹发生内乱导致石油减产。

对地区的其他国家来说,动乱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温床,它们最先受到波及,难民大量涌入也是负担;美国一直支持南苏丹独立,没有美国的支持,南苏丹独立很难成功,可以说,南苏丹独立是美国在非洲最大的政治项目,内乱不断,美国没面子;中国是南苏丹最大的投资者,内乱不断,损失自不待言。甚至有媒体认为,南苏丹问题是中美两国少见的有很多共同利益,却没什么利益冲突的地区问题。

逃到乌干达的南苏丹难民,地区领导人担心南苏丹危机会加快移民迁徙的步伐逃到乌干达的南苏丹难民,地区领导人担心南苏丹危机会加快移民迁徙的步伐

近几年,中美两国在南苏丹问题的表态也比较类似。在7月8日的冲突中,两国都表示希望冲突各方冷静,停止战斗。此前,为制止2013年爆发的大规模内战,中美双方都进行过调停。

2015年3月,安理会通过了一份对南苏丹的制裁决议。虽然这份决议并没有立即实施制裁,但决定设立一个委员会,来确定谁应对破坏和平努力的行为负责。决议虽未包括武器禁运,但提出要对这些人颁发旅行禁令、冻结资产。中美两国都投了赞成票。这对当年8月南苏丹两派正式签署了《解决南苏丹冲突协议》,起到了积极作用。

南苏丹总统基尔2015年8月27日在和平协议上签字南苏丹总统基尔2015年8月27日在和平协议上签字

今年4月,马沙尔回到南苏丹,与基尔共同组建民族团结过渡政府。然而,此次冲突表明,两派的停火依然脆弱,冲突随时可能升级。有关各方应更有紧密的合作,如重新考虑是否对南苏丹实施武器禁运等较为严厉的制裁措施。

同时,有关各方也应考虑协助南苏丹各方切实展开广泛的全国对话,对话不仅包括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和苏丹人民解放军的各派系,还应包括其他武装力量和其他少数族群,这些群体对于南苏丹恢复和平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各方能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形成全面的共同策略,对解决南苏丹问题意义重大。这不仅是挣扎在灾难中的南苏丹人的福音,更能显示各方合作的意愿和能力。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