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7期 2016-06-25

英国脱欧:精英主义的历史性溃败

丁阳  

洋洋得义

2259
导语

英国脱欧冲击波震动世界,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这个结果是意料之外的。没有多少人会想到,一个打破现有世界秩序的大事就这么发生了。而其中对此事最感到震惊的,当属精英阶层,英国人就不必说了,就连在美国的纽约时报,其知名的精英读者群体,留言也是一片哀嚎。不少人相信,这次投票的意义将会非常深远,人们正在见证一次历史的拐点。没错,英国脱欧,有可能是精英主义走向历史性溃败的拐点。…[详细]

复盘:看一眼投票地图,就明白为何英国脱欧是精英主义的失败

英国脱欧有多让人意外?博彩市场的动静最能说明问题。在公投结果变得清晰前的5个小时,即刚开票左右的时候,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还显示“留欧派”有高达96%的可能性赢得公投,几个小时后,下注留欧的人赔得精光。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同样也反映了脱欧多么违背了市场人士的预期,当脱欧消息变得明朗之后,英镑瞬间暴跌9%至数十年来的历史低位,真是一个超级炸弹。

毫无疑问,不管是伦敦的金融操盘手还是股市的庄家,都属于精英阶层,他们本身的意愿大多数都是倾向于留欧。但涉及钱的事可不会简单感情用事,只能说他们潜意识里的乐观倾向让他们误判了,只要看两幅选举地图,就能明白精英阶层所在的留欧派为何会输得这么惨。

英国脱欧公投选举地图局部,颜色越红越支持脱欧,越蓝越支持留欧英国脱欧公投选举地图局部,颜色越红越支持脱欧,越蓝越支持留欧

第一幅图反映了各个选区的投票结果。截取的地图排除了支持留欧的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地区,反映的是英国南部的公投情况,越是红色的地区脱离欧盟的愿望越强烈,越是蓝色的地区越愿意留在欧盟。地图反映的信息非常明显——在英国南部,绝大部分地区都愿意脱欧,留欧派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伦敦、曼彻斯特、利物浦、加的夫,这些都是精英阶层的聚集地。特别是伦敦的核心区,人们尤其不愿脱离欧盟,同样还包括高等学府所在的牛津地区。

英国脱欧公投各地的投票率,越深投票率越高,红圈所在是英国的主要城市英国脱欧公投各地的投票率,越深投票率越高,红圈所在是英国的主要城市

第二幅图反映了不同选区的投票率,颜色越深的地区投票率越高,越浅投票率越低,几个红圈所在的位置就是前一幅图里的几个大城市。这个图说明的信息也很明显——小地方的投票意愿,比精英所在的大城市强烈。

这两张图很能够说明为什么留欧派输了——粗略地形容就是,精英人士未能说服平民大众,平民大众脱欧的热情,也胜过了精英人士留欧的热情。这两张图也能解释为何金融市场和博彩市场都输了,因为市场人士基本都是伦敦人,只看得到伦敦情况的话,谁都会以为脱欧只是个玩笑。

然而玩笑成真了,当卡梅伦在演说中声称公投结果反映了英国人的意志时,恐怕心里非常苦涩——这结果不是大多数伦敦人的意志,不是大多数精英人士的意志。要知道,民意调查显示,有83%的英国科学家反对脱欧;英国经济学家中,有90%认为脱欧会损害英国经济,多数也都抱着反对脱欧的观点。

这次公投也是代议制民主这种精英主义体制的失败

英国公投让世人震惊的结果,也引发了关于公投这种民主形式的讨论。问题非常明显:英国的两个主要政党,保守党和工党——两党在2015年大选中合计占据了英国下议院650席中的563席——都没有把脱欧作为政党纲领,结果在脱欧这个单一问题上,留欧派输掉了公投。那么,到底是公投制度有问题还是大选制度有问题?

很多政治学者指出,公投这种直接民主形式存在很多弊端,这是事实。西方政治制度的精髓是代议制民主,即人们选出自己信任的代表,组成政府和国会,让他们来对各个事项做出决策。一般认为代议制民主是精英主义与民主结合的典范,然而为什么这种制度在脱欧这样的重大问题上却反映不了多数民众的意志?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在公投结果出来后,意味深长地说——“在这一天,人民成了政府”。

这次英国公投反映出的巨大制度矛盾,并不是问题首次浮现。拿美国来说,美国国会在民调中满意度长期在10%上下徘徊,多达80%美国人都持不满意的态度,但在历次国会选举中,依然都是差不多的人当选。换句话说,美国现在的选举无法选出让民众满意的代表,议会的决策也往往跟民意完全不符。美国这次大选推出的两个候选人特朗普和希拉里,都是被讨厌胜过被欢迎,却依然成为了理所当然的候选人。不少人相信,一旦美国人有机会在单一问题上公投,他们会做出与精英人士相反的选择。

美国国会民调满意度长期只有1成多些,不满意度长期高达近8成。数据来自RealClearPolitics美国国会民调满意度长期只有1成多些,不满意度长期高达近8成。数据来自RealClearPolitics

那么把一切事务都交给公投?害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绝大多数人对国家大事的考虑并不深远,着眼点往往只在自身,许多人也许只有在英国脱离欧盟后,才真正意识到离开意味着多么艰难,而这种艰难是在公投之前就被宣传了无数次,然而在真正遇上之前很有可能是无法体会到的。也许很多英国人现在就感到后悔了,脱欧消息出来后,很多全球性的精英科技公司都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在伦敦设置欧洲总部,一些著名银行则表示要把雇员迁到巴黎。这些事实明显严重损害了英国的国家实力,甚至损害了未来,投脱欧票的人真的都了解这些事实吗?了解事实代表的意义吗?也许他们会后悔,甚至感到害怕。民意大反转近些年就有过例子,例如马英九,2012年连任时还高票当选,结果当选后两个月民望就断崖式下跌,就任仪式时民众满意度才20%,再过几月只剩下10%左右,那么当初为何要选他?

英国脱欧,这是代议制民主这种精英主义体制的一次标志性溃败,陷入了困境,而又找不到替代方案。

精英主义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是自找的

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著名评论家克鲁格曼的说法,留在欧盟与脱离欧盟相比,是一个“坏”与“更坏”之间的选择。布鲁塞尔在英国人心中的形象,是一架充满陈腐气息的官僚机器,在不断剥削英国人,却又解决不了任何现实问题,比如最为关键的移民问题,在经济问题上表现也不好,欧债危机让多国陷入泥潭,英国人一直在庆幸没有加入欧元区。

是的,如果布鲁塞尔的精英能够带领欧洲这架老爷车快速前进,解决该解决的问题,那一切都不在话下。但当这架老爷车跑不起来的时候,精英们就要被各种怀疑和指责了,英国人对伦敦的精英也是同样的态度。而且,民众大多数更关心与自己切身利益有关的问题,至于欧盟作为一个了不起的组织为人权、环境保护、气候变化做出了多少了不起的贡献。对不起,英国乡下的选民们很难有切身体会。

往更深了说,民粹主义之所以在欧洲变得盛行,也与精英阶层未能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有极大的关系。不仅在英国,在法国、德国、荷兰都有这样的问题,更不用说相对欠发达的东欧国家。

种种因素之下,精英阶层与普通大众变得越来越疏离,如同布莱尔所说,“我们的政治中枢已经失去了说服民众以及与民众建立纽带的能力,已经不是民众期望的代表”。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在脱欧结果出来后在纽约时报撰文,认为现在西方的政治制度运行出了大问题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在脱欧结果出来后在纽约时报撰文,认为现在西方的政治制度运行出了大问题

英国脱欧后的下一波,会是特朗普冲击吗?

英国脱欧,可能是全球化、区域一体化趋势中最大的一次倒退,没有哪个国家有过类似的经历,也没人预料得到英国脱欧冲击波到底有多深远。人们可能要花上许多年才能对此做出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价。有论者鼓吹这是“回归自治、多边协作、百舸争流”,认为即便英国退欧也无损今后与欧盟经贸往来的自由度,这恐怕是不对,告别欧盟的移民政策,也相当于告别欧盟统一监管制度、承认别国标准、禁止人为政府援助和消除非关税壁垒等等系列规则。想要重新拥抱欧盟这个单一市场,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而前面提到的科技和金融实力受损,更可能会对英国形成非常深远的打击。

但万幸的是,英国即便脱欧,也不会是极左或极右势力上台。投脱欧票的人,可以把这视为国家的一次“重新自我发现”,视为大英荣光与骄傲的恢复。虽然这有些自欺欺人的意味,但总比极端主义上台要好多了。卡梅伦的大热继任人选,鲍里斯·约翰逊,虽然性格古怪,但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英国绅士,退欧之后的英国如果由他领导,不会封闭起与世界联系的大门。

其他欧洲国家就不一样了,有很多极端主义正在努力获取政权,如法国国民阵线的领导人勒庞。这些极端主义如果获取政权,很有可能会意味全球化、一体化的全面倒退,甚至欧盟解体都不是不可能。这也同时表示人类通过交流与合作取得的许多重大文明成果,面临着挑战。

特朗普若当选,可能是比英国脱欧更大的一场冲击特朗普若当选,可能是比英国脱欧更大的一场冲击

而今年11月,全球人们可能要见证一次比英国脱欧更大的冲击: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靠民粹主义上位的房地产商人,如果真的当上美国这艘船的船长,世界会怎样?这真是一个天大的问号。

2016,也许这个世界正在见证历史。

面对英国脱欧的冲击波,忧心忡忡的布莱尔给了全世界一个建议:中间派必须恢复自己在政治上的吸引力,重新找到分析和解决世界面临的问题的能力,这些问题正引发着世人的怒火。如果做不到,欧洲将会变成各种极端思潮的实验场——这些轻率的行为不是毁灭自己,就是让世界变得更加分裂。

每添加一个题目需要新建一个ID,填写规则是ID之间用英文逗号分开。
如两个题:10600867,106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