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当领导?官员“实改虚”不一定是坏事

最近,一些地方实权官员申请实职改虚职的现象,引发公众关注。过去,为了升官,官员行贿受贿是家常便饭,雇凶杀对手也时常见诸报端。现在,竟有官员主动申请实职改虚职,确实出人意料。有人认为是反腐使然,有人认为是对官员激励不足,还有人认为官员压力太大。该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详细]

新旧风险增加,一些官员为了安全着陆而申请“实改虚”

实职和虚职,一般指的是公务员中的领导职务和非领导职务。在基层,人们习惯把“局长”“副局长”等有具体职务的领导干部称作“实职”;把“正科长级干部”“副科长级干部”等只有级别而没有实际职务的干部称作“虚职”。

在一些基层官员眼中,“实改虚”是“官不聊生”的反映:不能超发奖金,激励手段不足;依法治官,工作手段受限;不敢跟企业家打交道,风险太大……

然而,这些理由并不足以解释官员主动申请“实改虚”:毕竟一个地方发展困难,原因很多。发展不起来,实职领导的仕途不一定受阻;即使受阻,仍有实权;万不得已,到时候再申请虚职也可以。这也是过去主动申请“实改虚”是个例的原因所在。

实际上,一位乡长的话可能戳到了不少主动申请“实改虚”官员的痛处。他认为,压力大不过是桌面上的理由,桌面下也有希望安全着陆的意思。一些官员现在的问题不多,以前或多或少有违规操作的地方,老风险不少,在向上升的空间不大的情况下,“实改虚”是深思熟虑之举。

“表哥”杨达才因为手表落马“表哥”杨达才因为手表落马

官员不仅有旧风险,还有新挑战。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一些意外事件——如夫妻反目、情妇举报、抽烟戴表、小偷行窃、官员日记、艳照视频……都可能让官员落马,因为有的意外本身就包含腐败线索,且在网络的聚焦下,官员上面有人也难以“庇护”。而且,因这些意外落马,比因为责任事故免职悲惨得多。后者还有复出的机会,而前者几乎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实改虚”来安全着陆就尤其重要了——有论者指出,在一些地方和部门,长期以来存在这样的潜规则:退居二线或者改任虚职,就能“安全着陆”,虽然这并非铁律,但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好处。

对官员主动申请“实改虚”,必须要有足够的警惕

既然官员主动申请“实改虚”有“安全着陆”考量,对这些官员理应加强监督。据媒体报道,在西部某县,曾有10位局长和副局长向县领导提出由实职改任虚职,这其中包括司法局长、安监局长、畜牧局长等,都是口头提的,没有正式的书面申请,也可能有试探的意思。最后县委书记发话,谁改任就审计谁,事情就不了了之。

对于这类官员,即使他们放弃了申请,也应该对其负责的部门进行审计,以确认这些人是否是借“实改虚”行金蝉脱壳之实。

在曾发生塌方式腐败的山西,也曾出现类似的现象。2015年,吕梁市委书记高卫东曾表示,当时在选用县委书记的考察中,有些官员不愿参加,也曾有人找他提出退出一把手位置。虽然他没有表示要进行离任审计,但说道“你这个时候不干,别人会说你有问题,心虚。”相关官员即表示,“既然这样说,那我就继续干。”

严格的离任审计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对官员改任虚职前的违法违纪活动,也要依法严肃查处,用实践告诉官员“潜规则”不再适用,不要心存侥幸。

“实改虚”若成潮流,应趁此机会强化对公务员的考核

除了想“安全着陆“,一些官员想任虚职,也可能与压力大有关。人民网引用的一则调查显示,51.35%的官员表示现在比以前压力大了很多,58.66%的官员多少会抱怨。

在虚职和实职干部工资差距缩小的情况下,有个别人愿意做虚职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公务员的工资来自税收,纳税人没有义务“高薪”为领导养老,而要让这些人继续提供服务,就需要改变我国公务员的考核体系。

我国对公务员的考核粗放已是学界共识,在对实职和虚职干部的考核上尤为明显:考核的价值取向和内容设计上没有进行区分,都是从德、能、勤、绩、廉五方面进行考核。

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强认为,中国的非领导职务公务员通过考试选拔,和西方的事务官类似。对其考核应借鉴事务官考核体系。虽然各国考核标准不同,但有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注重工作业绩和工作能力,“做什么,考什么”。考核结果和职务晋升、职级晋升、提薪、奖金等挂钩,惩罚机制也更为多样和完善。这些国家的公务员虽然也是“铁饭碗”,但并不像中国的这么结实,服务态度也好很多。

警察是事务类公务员的一种警察是事务类公务员的一种

有更严格的考核机制,虚职干部才能成为一个为民服务的办事员。否则,“实改虚”的结果只会是政府中不干活的“官老爷”越来越多。

“实改虚”官员再多也不可怕,正好给聘任社会精英留下空间

想安全着陆的官员“实改虚”,通过离职审计和调查,可借机清除蛀虫;想早日养老的官员“实改虚”,通过考核严格,可以将他们赶走,让政府部门多一些真正办事的人,方便公众。

当今世界,各国政府、政党在选拔官员时都具有很大的开放性。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就非常注重从社会精英中吸引人才,担任重要公职,提高政府运行效率。由于这些人本身就有了很高的经济基础,他们担任公职,更多地是为了服务社会,实现理想,加之有严格的制度,他们发生贪腐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在蒋红军博士看来,中国选拔党政一把手的方式主要采用党内选拔机制,许多官员在未成为一把手之前,还能谨小慎微,可一旦当上了党政一把手,便判若两人,贪污腐败。除了加强对一把手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在选拔党政一把手时,可以效仿新加坡的做法,向全社会优秀人才开放,以期通过改变“选人”环节的单一方式来达到减少腐败、强化监督的作用。

虽然对布隆伯格褒贬不一,但他实实在在的改变了纽约虽然对布隆伯格褒贬不一,但他实实在在的改变了纽约

社会精英担任公职,不仅可以减少贪污,甚至可以改变一个城市。彭博社创办者布隆伯格即是代表。虽然人们对他的行事风格褒贬不一,但都承认他用商业的思维让纽约市变化巨大:几十年来,犯罪率降到了最低;城市被重新规划,市政管理水平大大提升;公共场所完全禁烟,并被其他地区效仿;合理的税收和财政政策,让纽约比洛杉矶、芝加哥等城市更有能力应对金融危机,60多年来,第一次涌入纽约市的人比迁出的人多。他对这个城市的贡献,很难有人企及。

结语

官员开始用实职换虚职,在一定前提下,不是坏事,更不是人才流失,而是官员队伍的净化。“实改虚”的官员越多越好,他们走了,才能为敢为愿为之人留下舞台。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刘文昭
+收听
提问

关注今日话题微信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