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蛇咬女儿治病”说明了什么

最近,河北一村民王某不忍心8岁女儿受白血病折磨,听信偏方,用眼镜蛇咬女儿的方式为女儿治病,结果女儿险些丧命。这则新闻又一次戳中了国人“看病难、看病贵”的痛点,让人唏嘘不已。不过,王某出此下策,不仅仅是因为医保保障不力,也和“先付费后看病”就诊模式有关。 …[详细]

“先付费后看病”让贫困家庭看病雪上加霜

在中国,家人得了大一点的病,家里不准备个几万几十万,是不敢轻易进医院的。这是因为虽然医保水平在提高,但医疗费用也在增长,贫困家庭看病依然负担沉重。而在我国,参保人看病,常常要先垫付押金和其他费用,之后再到医保中心报销医药费。必须“先付费后看病”,常常让让贫困家庭雪上加霜。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患者看病总共要花10万,即使报销额度为90%,也要先备好10万,出院后再拿回9万。这种付费模式,对于富裕家庭或许压力不大,但对于贫困群体来说,却很可能“剥夺”他们就医的权利——对他们来说,筹措10万元看病远比富裕人群困难。

王某之所以听信偏方,正是“先交费后看病”下的无奈选择。据报道,为了给女儿治病,他已经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虽然我们家有新农合医保,但是需要自己先掏钱治病才能报销部分,我们全家已经没有钱再继续治疗了。”

与王某一家有类似遭遇的贫困家庭可能并非少数。第五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2013年)发现,两周患病未就诊的居民中,有12.7%的人是因为经济困难;居民应住院未住院比例为17.1%,43.2%的人是因为经济困难。

图为王某从南方购买的眼镜蛇,他打算“以毒攻毒”来给女儿治病图为王某从南方购买的眼镜蛇,他打算“以毒攻毒”来给女儿治病

“先看病后付费”可有效解决弱势群体的这种困境

与“先付费后看病”不同,“先看病后付费”是指持有医保或新农合的患者在医院就诊时(主要针对住院患者),无需交纳住院押金,只需与医院签订《住院治疗费用结算协议书》,并将其医保证或新农合医疗证原件以及本人身份证( 户口簿) 复印件交医院保管。出院时支付医保或新农合报销后个人自付的部分即可。对部分家庭经济困难患者,可凭当地民政部门有效证明,与医院签订《住院治疗费用延期(分期)还款协议书》,约定延期还款日期,到期一次性付清或分期还款的期限和数额,特困患者通过向民政部门申请,还有望获得减免或全免。

正如上文所说,贫困家庭看病最大的难题就是筹措足额的押金和住院费用,而“先看病后费”恰恰有效得解决了这个问题。实际上,不仅贫困家庭看病有了保障,很多经济状况一般的家庭也因此获益,“敢进医院了”。对于医院来说,“先看病后付费”让贫困病患的医疗需求得到了释放,也让自己的业务量直线上升,山东省济宁市兖州中医院在2010年低试行“先看病后费”时,不过是为了摆脱经营困境。结果到了2011年,医院业务收入翻了一番,突破了9000 万元;即使在医保控费的要求下,2012年全年的业务收入仍然达到1.2 亿元。

山东济宁市兖州中医院最早尝试“先看病后付费”山东济宁市兖州中医院最早尝试“先看病后付费”

这一创举也得到了卫生部门的认可,2013年,当时的卫生部倡导在有条件的地区进行尝试,此后这一制度在全国多个地区开始试点。

然而,这项在实践中已经被证明有操作性的制度直到现在却依然没有得到全国推广,原因何在?

“患者逃费”不是“先看病后付费”难推广的原因

卫生部门和一些学者反对在全国推广“先看病后付费”付费模式时,常常提到的一个原因就是担心“患者”逃费。但从实践看,这种担心显得有些“杞人忧天”。山东省济宁市是全国最早的试点地区,截止到2013年1月底,济宁262家各级各类医保、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已全面实施这一模式,累计受益人群84 万余人,未出现1例恶意逃费的患者。

而综合近年来的报道,试点地区的逃费率普遍低于预期,一些地区实行“先看病后付费”之后,逃费率甚至有所下降。即使有少量逃费,对医院来说也是可以承受的。济宁市兖州中医院院长孔庆民就曾表示,“即使是10%的逃费率,对医院来说也是利大于弊。”

为何在“先看病后付费”的模式下,患者逃费依旧很低?这很好理解,在“先看病后费”的模式下,患者医疗费用的报销由医院和医保机构结算,患者承担的费用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上,没有逃费的必要;更重要的是,患者就医是多次博弈,如果逃费,一般会被加入“黑名单”,不能再享受“先看病后付费”的优惠,患者作为理性个体,也几乎不会选择逃费。

大城市医疗资源过于集中,大医院异地就医者比重高大城市医疗资源过于集中,大医院异地就医者比重高

也许会有人认为,目前的逃费率之所以不高,完全是因为现行试点的医疗机构大多层级比较低,都是治疗小病的。他们认为一旦让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大医院也实行这个制度,逃费率必然大幅提升。

这种认识也是想当然的,成都市“先看病后付费”的试点医院成都市二医院是一所三级甲等医院,试点先看病后付费一年后,也仅出现236例逃费者,逃费患者不足1%。医院也称比当初想象的好得多,称总体上能承担风险。

应大力提升医保统筹层次,推广“先看病后付费”

“先看病后付费”让患者和医院实现双赢,但现实却是,绝大多数“先看病后付费”试点都是县级及以下的医院,并没有得到全国推广。其原因主要在于我国的医疗保障统筹水平过低。

县级医院可以试点,是因为我国医保统筹最低是县级,患者在自身医保覆盖区域内看病,报销自然很容易。但以县级为主的医保统筹层次(全国2000多医保统筹单位),却导致异地就医根本无法实现“先看病后付费”。这是因为,一家医院接受外地患者后,要和不同地区、不同部门的医保机构结算,而各地由于筹资水平不同,各地医保的报销比例和补偿方式等千差万别,导致异地结算,程序繁杂,流程漫长,医保资金很难及时到位。

这让大医院无法推行“先看病后付费”,以上海和北京的大医院为例,由于两地医疗资源过于集中,异地的患者大量涌入,这些医院的自费病人的医疗费用占医院业务收入的1/2或2/3。而这些大医院在短期内只能从本地的医保机构获得医保资金,以上海为例,从2012年起,上海全面实行医保总额预付,医保部门会按月给医院预拨全年医保额度的1/12。在很多医院负责人看来,这样的额度付医保患者的政策内报销费问题不大,但如果实行“先看病后付费”,“将使医院的资金周转出现危机”。

所以,提升医保统筹层次,将有效改变这一局面。我们曾在专题《退休人员还缴医保欠情理》指出,即便是东三省这样医疗负担很重的省份,在省一级依然有大量的医保统筹基金结余。解放这些躺在账户里的资金,用于推广“先看病后付费”,应及早进行,不应该无限期地“试点”下去。

结语

“先治病后付费”,是解决贫困民众看病难的好办法,许多试点已经证明了这一做法的成效,应尽快在全国推广开来。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刘文昭
+收听
提问

关注今日话题微信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