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富先老时代,该降养老费吗

刚结束不久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的五大任务的第二点,是帮助企业降低成本。而其中一项举措是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对于企业来说,这自然是利好消息,但在“未富先老”时代,降低社保费用究竟能否做到?这对民众的养老又意味着什么?今天,请看“2016经改大手笔深度剖析”系列专题第四篇,解释这一问题。 …[详细]

一个现实问题:降低养老费通常意味要延迟退休,或降低退休待遇

“帮企业降成本”已成共识,降社保费确实是关键,尤其是养老保险费用

人力成本,通常是企业运营成本的大头。对人力成本的一般认识,就是指工资。当人们领工资条的时候,往往会发现自己拿到手的工资,要扣掉占8%的养老保险、占2%的医疗保险以及还要少一些的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很多职工还要扣掉8%左右的住房公积金,这就是所谓的“五险一金”。然而以上只是个人缴纳的部分,一些人还不太清楚的是,企业养一个人力的成本,还得另外支付企业缴纳的部分,比个人缴纳的要更多,养老保险缴纳额达到固定工资的20%,医疗保险也有近10%,缴纳的公积金通常也比职工自己交的要更多。企业为员工缴纳的“五险一金”、员工自己缴纳的“五险一金”、加上扣除后剩余的未计税工资,共同组成了企业养一个员工的成本——当然,不是每个企业都这么正规地支付了所有部分。

五险一金是企业的沉重负担五险一金是企业的沉重负担

“五险一金”在工资总额中占比能达到多少呢?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早前曾经表示,现在的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50%,企业觉得负担重。这个“重”在世界范围内甚至也称得上是名列前茅的,因为住房公积金几乎是我国独有的制度,这个占比非常大。所以降“五险一金”是很多决策者、学者的共识。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降低社会保险费,可以说是顺理成章。财经学者马靖昊认为,“降成本关键是降社保费,社保费本质上是一种工资税和转移支付,社保费的增长将使社会遭受投资和经济增速下降的损失。从实践上看,现行社保制度是经济无法承受的。”

怎么降?今年以来,国务院先后确定将失业保险费率由3%统一降至2%,将工伤保险平均费率由1%降至0.75%,将生育保险费率从不超过1%降到不超过0.5%,这些“小头”已经动过手了,再降空间不大。住房公积金制度虽然问题很大,但参与人数相对少些,缴纳比例也更灵活,本次政策也没有明确说要降,可以暂且不用管。明年费率下调的重点被认为是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但医保支出相对比较死、压力大、调整空间小。最值得动大手术的,只能是养老保险。

且慢,降低养老保险缴费率就一定是好事吗?

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叫做“统账结合”。个人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用,全部进了个人账户,可以视作储蓄,以后会被返还甚至可以被继承;企业缴纳的部分,绝大部分进入了统筹基金,用于全社会互济,与个人关系不大。因此,对于企业来说降低养老保险缴费率固然是求之不得,对于员工而言,只要降低的是企业缴纳的比例,那也没什么关系,企业省下的成本说不定能发更多的工资。看起来,对于企业和相对年轻的员工来说,降低养老保险的企业缴费率,都是毫无疑问的好事。

但对于临近退休的职工来说,情况就不是这样了。养老保险有一个基本的公式,对于统筹的部分,缴费率=赡养率X替代率。赡养率是指一个在职职工要养多少个退休职工,替代率是指退休职工拿的退休金相比起退休前工资的比例,这两个数字决定了在职职工该交多少保险(指企业缴纳进入统筹基金的部分)——很显然,一个在职职工需要供养的退休职工越多(赡养率越高),供养的退休职工想要过得越好(替代率越高),那么在职员工需要交的保险费(也是统筹部分)也越多。如果养老保险缴费率非要降低,那么,要么让赡养率降低,要么让替代率降低——常识告诉我们,降低退休人员的待遇一定会遇到极大的阻力,跟降工资是一样的道理。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降低赡养率——如何做到这一点呢?答案很简单,延迟退休年龄,增加在职员工数量,减少退休员工数量和他们享福的年限。

延迟退休,这是近年来极为热门的议题,虽然很多人并不愿意,但推行起来似乎已成定局。不过距离“渐进式”延迟退休计划开始的时间还有好几年,如果想要降低养老保险缴费率,是否愿意提前开始延迟退休?

从养老保险基金的收支情况来,降低保费的形势也相当严峻

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已经基本到顶,不会再有太大增长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已经基本到顶,不会再有太大增长

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最大最主要的一个池子叫做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据人社部的官方资料,截至去年底累计结余31800亿元。看上去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不过这得益于我国基本养老制度成型不久,参保人数的扩张速度要比支出人群的扩张要快,另外还得益于民众工资在近年的快速增长。然而从趋势来看,随着参保人数渐趋稳定,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很难指望养老基金的收入再持续爆发式增长;相反,随着社会老龄化的不断加剧、以及人均寿命的延长,养老基金的支出压力会越来越大。反映在数字上也是如此,2014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的收入只增长了11.6%,而支出却增长了17.8%。如果现状没什么改变的话,没几年就会出现赤字,3万亿的结余也会在不远的将来消耗殆尽。

在这种情况下,不提升养老保险的缴费率就不错了,降低保费毫无疑问存在很多实际困难。

在不推进延迟退休前提下,降低养老保险费依然重要、依然可行

那么,到底存不存在降低保费的空间呢,实际上还是有的,即使在不推进延迟退休的前提下,依然有理由推动降低养老金缴费率。

过高的养老保险缴费率,对私企和外企非常不公平

中国的养老保险缴费率,之所以能达到28%(个人+企业),有很大原因是历史问题。我国原先养老实行“现收现付制”,即当年收取的养老金全部当年发放完毕,不存在积累一说。实行“统账结合”制度后,开始进行积累,老职工养老保障资金很大一部分就没有了着落,这是转轨过程中形成的隐性债务。按照国际经验,这部分因制度转轨而形成的债务理所应当由政府承担,但我国对此采取了模糊态度,并未选择公共债务政策等专门方式来解决转制成本问题,而是将这部分资金缺口一并纳入到社会统筹账户中,以加大企业统筹费率的方式弥补基金缺口或负担转轨成本。

对于私营和外资企业而言,绝大部分成立于现行养老保险制度之后,企业几乎没有退休人员,却要承担多达20%的工资成本缴纳给养老保险的统筹基金,实际上由这些企业来承担养老保险制度转轨成本,显然是不公平的。

过高的缴费率甚至让缴费人数比例下降,并导致了不公正的竞争环境

人社部今年年中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4)》显示,企业缴费人员占参保职工的比例近六年来持续下降,2014年这一数值降至81.2%,比2013年下降了2.8个百分点,比2009年的87.7%下降了6.5个百分点。对于这一现象发生的原因,《报告》解释称,一是困难群体中中断缴费比较多,主要是部分个体、灵活就业人员。二是部分人员对养老金计发“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等政策不够了解,缴费年限累积满15年就不愿再继续缴费。

实际上,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就是过高养老保险缴费率造成的。而且不仅仅是参保者不愿缴费,很多是企业逃费漏费,有研究称这种情况达到了40%,使得养老保险缴费率理论上是28%,但实际征缴率只有20%不到。

这导致了社会保险费征缴秩序混乱且不公平——守法企业承担较高的社保税率,却得不到正向激励,因为不守法的企业通过逃费削减了成本提升了竞争力。这会进一步引发恶性循环:越来越多企业逃费,导致保险基金收不上来,无法按时足额发放,于是缴费率会越来越高,让更多企业和职工不愿意缴纳养老保险。

在学者封进看来,如果适度降低一点社保缴费比,就会激励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包括农民工群体等,积极参加社保。缴费比降下来之后,企业就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逃费。这样相当于缴费基数会提高,缴费人会增多,社保总收入反而有可能增加。而且,当市场迎来更公平的环境后,企业和劳动者的效率也会提升,这种正面激励意义也非常大。

从国际对比来看,降低保费也有很强的依据

从国际经验来看,养老保险的缴费率也没有必要定这么高。据杨燕绥等学者的论文,进入深度老龄社会的美国仅有12.4%,在进入超级老龄社会的德国仅有19%。杨燕绥等比较国际经验得出的结论是,治理较好的国家,进入深度老龄社会初期的养老金税费率约为9%~16%之间;一旦进入超级老龄社会,养老金税费率升也只是升至20%;而在缺乏治理的国家,无法显示这样的规律,但养老金税费率可能畸高,达到25%~30%甚至以上,中国属于后者。2013年,经合组织(OECD)曾做出一个预测:基于现行养老保险制度安排,中国未来费率可能高达50%,远超出发达国家平均缴费20%和主要发展中国20%~40%的缴费水平,这对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很不利。

如果降低保费出现养老保险窟窿,国家应想法填补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降低养老保险的缴费率如此重要,那么在不立刻大力推行延迟退休的情况下,到底有什么办法弥补养老保险的窟窿呢?对此,用国有资产或者财政进行填补是可行的。如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就建议,用国有资产的划拨和国有企业的分红支持社保,推动降低保费,从而达到降低劳动力成本的目的。某种程度上,此前转轨过程中形成的隐性债务,也应该用这种形式弥补。等到企业减负成功,经济增长稳定之后,绝大多数民众收入进一步增加,这时候可以考虑适当削减养老保险的支出。

养老保险如果出现窟窿,国家应该想办法进行弥补养老保险如果出现窟窿,国家应该想办法进行弥补

结语

降低社会保险费,精简“五险一金”,这不仅仅是个帮助企业降成本的问题,更是一个关乎民生的重要问题。目前看来,降低保费不一定需要以大力推动延迟退休为代价,而且可以营造更有效率、更公平的经济环境,国家应想法对此进行支持,例如用国有资产填补窟窿,以及建立更公平的养老金分配政策,让以前双轨待遇退休劳动者的待遇尽可能统一起来。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丁阳
+收听
提问

关注今日话题微信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