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是剿灭ISIS的“救世主”吗

9月30日,俄罗斯兑现此前在一系列外交场合的表态,开始在叙利亚地区发动空袭。普京的强硬形象又一次得到了展现,那么,这次针对ISIS的主动出击,目的、前景是怎样的?邪恶的ISIS政权,是否会因俄军的参战而走向覆灭? …[详细]
普京下令后,俄军已经连续多日在叙利亚展开空袭普京下令后,俄军已经连续多日在叙利亚展开空袭

“救世主普京”另有盘算

俄军主动出击,旗号确实是“打击恐怖分子”

“俄罗斯空军开始轰炸叙利亚的恐怖分子”,这是俄军发动空袭后第二天,俄罗斯大报《共青团真理报》头版头条的标题,配合俄军轰炸机出击身姿的照片,看上去极有气势。

连日来,各个俄罗斯媒体都在连篇累牍地报道有关空袭的新闻,展示俄军打击ISIS(伊斯兰国)的正义形象,称俄军正在挽救叙利亚于水火之中。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说:“此事关系到叙利亚的生死存亡,(出兵)是为了避免日益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政治分析家索比亚宁也表示:“叙利亚的国家机构遭受重创,(如不采取行动,)两个月后叙利亚就会崩溃。”

普京这一主动出击,也让许多“普大帝”中国粉丝拍手叫好,高呼“俄军横扫ISIS”,“普京威武,俄军加油”。

事实上,俄罗斯也确实认为ISIS对俄罗斯构成了威胁,尤其是那些潜藏在ISIS中的俄罗斯籍极端圣战分子。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头版头条报道空袭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头版头条报道空袭

美国“无能”之际,俄军出击也是为了借机夸耀武力

普京这次进击的姿态,也并非突然袭击,而是此前早就做好了铺垫,他跟美欧领导人近期会面时就多次表示俄军打算空袭叙利亚境内的“恐怖组织”。在美英法对ISIS束手无策之时,普京此举大有抢夺风头的意思。不少国际政治分析人员都认为,俄军空袭叙利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展示俄罗斯仍然是一个大国,仍然在世界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毕竟,俄罗斯已经很久没有公开进行远离莫斯科后院的军事行动了,上一次恐怕还得追溯到冷战时期。而且,以前俄罗斯就算进行类似的军事行动,也往往是很隐秘地进行。这次俄罗斯媒体摆出如此大的阵仗,宣扬俄罗斯的武力形象,可以说相当罕有。

俄国媒体也认为,俄罗斯借机夸耀武力是顺理成章的。一些报纸甚至为此出谋划策,他们已经不满足于空袭,呼吁采取更进攻的态势,认为这会让国际形象的收益变得更大。尤其在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恐联军打击ISIS组织缺乏进展的背景下,俄武装力量在叙利亚战线的成功行动看起来将格外有效。一些人还设计出了理想方案——从ISIS手中收复有着古代废墟的巴尔米拉,如果能实现,将大大提高俄罗斯在世界上的威信。

在国际社会上,俄军的表现也已经也打动了一些人,至少跟俄罗斯站在同一立场的叙利亚官方、黎巴嫩真主党领袖都表示非常欢迎俄罗斯挥师叙利亚的行动。真主党领袖还借机又批判了美国,认为是美国无能才迫使俄方出手对付ISIS。

但普京的优先目的,还是保护阿萨德政权

不过,要评价普京到底是不是对付ISIS的“救世主”,不光要考察他怎么说,更要看他是怎么做的。俄罗斯空袭的第一天,美英等国就发现,俄罗斯嘴上说的“打击恐怖主义”,跟美英理解的并不一样。俄军第一天空袭的目标,并不在ISIS控制的范围,反而落在了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军队的势力范围——尽管那些地方确实如俄罗斯人所说,也有极端主义恐怖分子,但看起来还是像故意削弱反对派武装一样,理由很有可能是目前反对派武装对阿萨德政权的威胁程度要比ISIS来得要大。俄军此举理所当然遭到美英等国的抨击。奥巴马认为,俄军的做法是对反ISIS力量的打击,实际上助长了ISIS。英国国防大臣在昨日更是宣称,在观测到的俄军空袭中,只有5%是针对ISIS的,其余都落在了平民区域和反对派武装的势力范围。

叙利亚政府军支持者高举普京和阿萨德头像叙利亚政府军支持者高举普京和阿萨德头像

显然,维护阿萨德政权才是普京参战的最主要目的,最近一年来,阿萨德政权接连在几场重要战斗中吃了败仗,阿萨德已经承认政府军兵力不足,被迫弃守部分地区以集中兵力保卫更重要的地区。而如果阿萨德政权就这么倒台,俄罗斯将遭受重大损失——俄罗斯在叙利亚有几百亿美元的投资、几十亿美元的军事合作合同以及独联体之外唯一的军事基地。所以,在阿萨德向普京发出邀请寻求保护之时,普京很快就答应了。

从俄军接下来的部署来看,普京最看重什么也是很容易发现的。据北约一位将军的说法,俄罗斯正在地中海东部地区部署对空武器,而ISIS显然是没有空军的,防备的是谁?想想就知道。

那假如普京真心想剿灭ISIS,他能够做得到吗?

俄罗斯若全力剿灭ISIS,注定会骑虎难下

保护阿萨德政权是俄军参战的第一要务,这完全可以理解。但在此基础上,普京全力去收拾ISIS,到底有没有这个可能呢?说到底,“只有5%的俄军空袭是针对ISIS”只是英国国防大臣的一面之词,就算真是如此,俄军空袭才刚刚开始,后面会怎样也并不好说。如俄军第三天的空袭就正儿八经地炸死了ISIS控制区域拉卡附近的12名圣战分子,ISIS对此的回应是发了一条推特,“普京将死:我们即将到来”,并配发了一幅燃烧的克里姆林宫图片。

暂且不去考虑“普大帝”会不会对ISIS强硬到底,我们不妨来假设普京真的决定要大展拳脚将ISIS铲除殆尽——即便考虑到俄军能承受的牺牲人数,这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因为普京可以派出少量精英部队,与阿萨德政权现有的军队、支持阿萨德的叙利亚民兵、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伊朗派出的部分精英部队一起协同作战。

但如果普京决定这么做,他剿灭ISIS的难度将会比美国人试图去做的要难上许多倍——因为这种以保护阿萨德政权为出发点的“剿灭”行为,只会演变为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教派战争,不出几个月,不要说圣战分子,只怕全世界的逊尼派教徒都会视普京为眼中钉、刽子手,不要忘了,俄罗斯国内也有逊尼派穆斯林教徒。

ISIS成员警告普京,表示会进行报复ISIS成员警告普京,表示会进行报复

退一步说,哪怕普京剿灭了ISIS,他要在这个地区维持这个成果,就得与当地的温和逊尼派合作建立新的政权。然而,不会有温和逊尼派的人会这么做,因为普京还是阿萨德政权——这个据称屠杀了数十万逊尼派人士政权的大靠山。否则的话,普京就得让阿萨德政权再次统治叙利亚全境,建立一个萨达姆式的政权——用高压政策对付不同教派,用残暴手法统治民众。显然这更是行不通的。

换句话说,只要普京有剿灭ISIS的想法,并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就很容易引发教派战争,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就骑虎难下了。

俄军参战的前景多半还是维持住自己在叙利亚的利益,或与美国共同对抗ISIS

所以,不管现在俄罗斯展示出多少打击ISIS的热情与姿态,都很难指望俄军派出地面部队来趟这浑水。俄军比较容易实现的,还是保住俄罗斯在叙利亚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利益。如果能长久维持阿萨德政权对于普京来说当然最好,但在必要时可能还得被迫以让阿萨德下台为条件,换取与美英的合作才能实现。

然而,即便美俄携手(概率并不高),想要剿灭ISIS,依旧非常困难。

解决ISIS的真正远景,是让孕育极端主义的这块土壤真正幡悟

极端分子会为“理想”而战,但温和派不会为“多教派民主”而战

可能很多读者不会相信美俄联手都无法剿灭ISIS,纯粹从军事角度讲,只要美俄不互相掣肘,任何一家愿意承受一定的牺牲,要打败ISIS或斩首ISIS的领导人都不是难事。但这不代表“剿灭”了ISIS。就在若干年之前,还没有叫做ISIS的组织,若干年之前,还没有那么多圣战份子,他们诞生于特定土壤,一块孕育极端主义的土壤,不把这块土壤处理掉,新的ISIS组织还是会冒出来。在伊拉克待了多年的美军、在阿富汗待了多年的俄军想必都不乏类似的体验。

说白了,就是要建立温和派为主导的多教派民主政权,减少教派冲突,谋求和平、宽容和发展,来替代极端、狂热、残暴的圣战者组织。但做到这一点实在太过困难。看看一个数字对比就明白了,据统计,2011年以来约有来自100多个国家接近30000多个外国狂热圣战者进入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加入并壮大了ISIS和他们理想的哈里发国;然而有多少阿拉伯人和穆斯林愿意来到叙利亚,去推动建设一个多教派和平共存的民主政权呢?按著名中东事务专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说法,这个数字应该是0。

原因也很好理解,狂热的圣战主义者,其行为是受某种理想支配的,尽管这种理想是无比扭曲的,但行动力强大;但温和派是不被这种东西支配的,温和主义者会为自己的家园和家人而战,但却不会为“多教派民主”而战。这就是在中东地区多教派和平共存政权难以形成的原因。

孕育极端主义的土壤却在多种因素下变得肥沃

迄今世人还震惊于ISIS的残暴,活在21世纪的人们曾以为这种残暴应该早就成为了历史遗迹才对。ISIS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呢?并不是找不到线索,ISIS的意识形态是清教徒式的、一元的、伊斯兰教瓦哈比派的残暴变种,脱胎于贫困、缺乏教育、内战、种族仇恨、教派冲突和地域歧视,种子在萨达姆等强人高压政治时代就埋下了,一旦地区有了权力真空,有了孕育的良机,各种极端主义、各种残暴就被潘多拉的盒子释放出来,并不断传染加重。一位伊斯兰学者穆勒哈姆反思称“ISIS的圣战分子,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他们脱胎于一具日趋腐朽的巨人空壳——一个崩坏文明的残骸”。

对抗极端主义的土壤,就要培育温和主义的土壤

还好,中东地区也并不是只有坏消息。如弗里德曼所说,“中东的有些穆斯林国家已经以社会为基础,运用一些政治、文化和宗教方面的多元主义建立起了体面而民主化的治理模式,例如突尼斯和“库尔德斯坦”。两者都还不成熟,但重要的是,它们都是自己从社会中产生的。还有相对温和的君主制国家——比如约旦和摩洛哥——它们至少在边边角角的地方试验着允许更多人参与治理的做法,允许人们在一定程度上表示反对,而且也没有以世俗独裁者的暴力方式在进行统治。”

温和主义土壤最大的好处,是向不同教派的人都提供教育、工作,以及参与政治的权利,这促进了和平、宽容的理念,从而实现发展,发展是对抗极端主义的最好武器。

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自治地区,刚建设好的房子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自治地区,刚建设好的房子

另一方面,则要鼓动温和派对极端主义作斗争

然而,温和主义能把人们从极端主义那里争夺过来,却很难在武力上对抗极端主义。ISIS是一台杀人机器,找到并通过地面战争摧毁它,需要另一台杀人机器。但这不能指望美国人,不能指望俄国人。这不仅是因为这是中东人的战争,自己应该承担起伤亡,更主要在于,只有自发组织的多教派民主政权能够击败ISIS时,这种跨宗派和政治分歧的政权才能稳定成长。这不仅需要大国在外助力,也是需要不同教派、种族的人达成共识,才能实现的。

结语

培养温和主义,然后让温和主义者去与极端主义者做斗争,这听起来有些矛盾,但中东地区想要实现和平,这是必由之路。而不管是普京还是奥巴马,都无法给他们带来想要的和平。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丁阳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