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在休暑假,你呢?

最近,带薪休假又一次引发大讨论。此时,日本、韩国和欧洲的不少国家,人们不是在休假就是在休假的路上。可是,多数中国人还在为被戏称为“纸上权利”的带薪休假而伤神。 …[详细]

年假全球领先的法国在休暑假,勤劳上班的日韩人也在休

三张图看法日韩的上班族们“躲酷暑”——

图一和图二如上,一张是老牌的“度假国家”法国,另一张则是员工很勤劳,同时也不怎么敢休假的韩国。

实景图也许会让人觉得有“以偏概全”的嫌疑,那么下面这幅图换个“画风”,这是日本最大国际机场——成田国际机场的中文公告。

人们扎堆出游的时候,客流量非常大,机场会发出预警信息。这样的预警信息成田机场今年一共发出了三次,一次是岁末年初的元旦休假,一次是5月黄金周,剩下一次则是即将到来的夏季高峰了,夏季客流甚至要盖过其它两次。

总之,欧洲的“休假之星”法国也好,我们的邻居日韩也好,大家都在休暑假,这样的休假还都是大规模的。法国人7月份和8月份休假,往往一休便是半个月以上;韩国人则在8月的第一周迎来休假高峰,韩国国土交通部把这段时间给定为“夏季休假交通特别应对时期”;日本人是在8月中旬的盂兰盆节(该节日和我国的“中元节”类似)前后。各国人民如此倾情夏日休假的主要原因不外乎酷暑中工作很烦人,可是出游却很方便、惬意,当了爸妈的人还可以和孩子一起度假。

可是很多中国人却只能望暑假兴叹

公众假期是零,带薪休假无望

端午以后,下一个常规的公众假期要到9月份了。酷暑的7、8月都没有公众假期。可是翻看一些报道会发现,中国人暑期休假的意愿非常高。近年来,湖北、江苏、河南等地的媒体都分别做过相关的报道。

那么,带薪休假呢?落实率太低,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全国总工会分别做的调查数据显示,直到2013年,带薪休假的落实仅在50%左右。这还是在说落实率,如果要说休多少,估计数字更难看。暑期休假尤其难,倘若请假的话,很多人不会获得批准,老板也很是为难,员工扎堆请假了,工作怎么办呢?

炎炎夏日,国人有“不让休、不敢休、不愿休”三大休假障碍炎炎夏日,国人有“不让休、不敢休、不愿休”三大休假障碍

总之,归结起来,人们遭遇了“不让休、不敢休、不愿休”这“三不”。不让休很好理解,企业害怕负担所以设置很多门槛不准员工的假。不敢休和不愿休则很值得玩味。其一,人们面临着少拿工资的风险,一些要休假的人只能得到基本工资;其二,休假会给公司和同事“添麻烦”,不少人就不太想休了;其三,还有人害怕休假让自己在单位“边缘化”,最有代表性的一句话是“领导没休假,你敢去?”这里引用一位叫“老吕飞刀”的网友的现身说法:“去年我才休了一天,今年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主要是没有时间,单位事特别多,哪怕在家休息,也经常有电话打来。还有,就是像上面提到的原因,领导都没休,我休了,会不会留下不好的影响。其实,说句实话,你自己觉得在单位挺重要的,但离开你,单位照样转,且可能还转得更好。”最后的结果是全民皆怕休假,如人民网最近对各阶层的一个调查——“公务员、事业单位及国企员工不一定都能休,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落实更难。”

如此大的落差根源在于休息权在我国是软权利,在法国等国却很硬

休暑假的权利属于休息权的一种,在中国等许多国家都写入宪法

休息权本是一项基本权利休息权本是一项基本权利

暑期休不了假,许多人都把板子打在了单位的身上,认为后者逐利而黑心,阻止了休假。还有的人认为是中国人的集体意识作祟,勤劳的国人不好意思休假,怕耽误工作,也怕给别人增添负担。诚然,这些说辞不无道理,可难道国外那些企业“觉悟”那么高吗?国外的劳动者们就不怕休假给自己平添麻烦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差别来源于对休息权的认识和保障是不同的。带薪休假也好,公众假期也好,都属于“休息权”的一种实现方式。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休息权都是写入宪法的权利。所谓休息权,指的是劳动者在职业之外自由安排活动的权利,和自由、尊严、公平休戚相关。尽管说得都差不多,不过在具体实施中体现了认识的不同。

然而,这在中国却是一项“软权利”,休不休看单位“良心”

人民法院报上一篇叫作《休息休假落实难是否为软法之殇》的评论把休息权称之为“软法”,该文是这么说的,“软法亦法,软法因不具有相应惩罚性法律后果导致无法在社会生活中保障实施,客观上造成了有法不依的社会问题,导致软法并未获得公众应有的尊重。”是的,任凭说得再天花乱坠,却动不起真格来,这还怎么保障休息权呢?休不休,自然全看单位的想法了。劳动者没有任何的主动权,甚至一些人也被“洗脑”了,认为休假是单位的“恩赐”。

法国海边休假的人群,对于法国的劳动者来说,休假是义务法国海边休假的人群,对于法国的劳动者来说,休假是义务

反观休假全球领先的法国,通过一系列的工人运动,早在1936年带薪年假便已经写入了劳动法律。而比较中法两国的相关法律,法国细节清晰,惩罚分明,可实施性强,中国则相反。比如说,中国的相关条例里有这样一条——“用人单位安排职工休年休假,但是,职工因本人原因且书面提出不休年休假的,用人单位可以只支付其正常工作期间的工资收入。”这相当于把休假给可有可无化了。而在法国,休年假不仅仅是企业的义务,同时也是每一个员工的义务。

要像外国人一样“避暑”,需要引导与强制

首先应该考虑基础的公众假期,这能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

今年,湖南、甘肃兰州、黑龙江哈尔滨等地先后出台了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带薪休假的实施细则,意在公家先带头来休,从而起到示范作用。然而,工资福利都相对稳定的公务员群体,自然要比其他人都适合带薪休假得多。能不能起到带头作用,实在值得怀疑。很可能又变成一个“福利鸿沟”。而既然考虑“公家”的作用,不妨学学日本的公众假期效应。

曾经,日本和中国一样,夏季是没有公众假期的,从5月的黄金周以后一直要到9月的敬老节才有假。然而,这个“劳动过度”的国家想要改变。于是,在1995年,日本把7月的海洋节列为了公众假日。几年之后,日本的公共假期制度又进行了一次升级,全面履行“快乐的星期一”制度。这是一个西方舶来品,意思是公众假日放在周一,方便和周末连在一起,让人们有个快乐的小长假,这便不会发生上班7天休假3天的状况了。海洋节也从固定的7月20日变为了7月的第3个星期一。

如果不是加入了海洋节,日本整个夏天也和中国一样没有公众假期如果不是加入了海洋节,日本整个夏天也和中国一样没有公众假期

公众假期除了给人们在夏日拥有小长假的机会外,也对休假制度起到了很好的引导作用。日本经济新闻上的说法是,“根据日本的企业文化和国民性,即使拥有公司的带薪休假,也很难堂堂正正地请假。而日本政府之所以推行上述举措,就是考虑到了这种情况,为的是让劳动者易于享受连休,易于去远方旅行,以便刺激经济。”

这些政府措施的确带动了企业的发展。现在在日本,许多单位都会在8月中旬的盂兰盆节前后进行“夏季休假”,这不是法定节日,却成为了约定俗成的规矩。许多人把自己的年假放在这个时期来休,甚至会形成连休十几天的大休假。

日本静冈县的宣传册,教大家怎么利用夏季假期来连休,提倡管理者带头日本静冈县的宣传册,教大家怎么利用夏季假期来连休,提倡管理者带头

其次,“休不责众”,休息权的实行需要一定的集体强制性

日本人在8月盂兰盆节的大休假并非法定假日,却又实行得非常彻底,看上去很不可思议。企业哪里来这么大的动力让大家休假呢?答案是集体的力量。本身盂兰盆节是个返乡祭祖的节日,民间有强烈的需求。而一旦有部分企业在政策的引导和支持下选择夏季放假,其它企业就会受到影响,他们的业务往来对象放假了,员工也蠢蠢欲动甚至想要跳槽了,休便是自然的选择。此外,东亚文化圈中,很讲究尊卑,而破除“领导不休我不敢休”的一个诀窍正是让领导带头休,比如日本的一些地方政府就推进企业领导层率先休假。最后的结果是大家一起休。尽管没有法律约束,却在一个集体中形成了一种强制力。韩国也是如此,很多员工平时谨小慎微,可是夏日休假却成为大家都会主张的权利,总统朴槿惠都会带头休假,普通民众自然有榜样可依。

韩国在夏季顺应休假潮组织不少休闲娱乐活动,图为一个超大型的国际摇滚音乐节韩国在夏季顺应休假潮组织不少休闲娱乐活动,图为一个超大型的国际摇滚音乐节

当然,若论学习,法国的制度最为完善周到。根据郑爱青博士的论文《法国带薪年休假制度及启示》,法国的雇主们具有很多操作性强的义务:“一是雇主必须至少提前2个月告诉雇员年休假的具体时间;二是雇主必须至少提前1个月在企业的公共场所公布所有雇员年休假的次序和时间表;三是雇主必须在雇员休年休假当月的工资单中明确列出该雇员带薪年休假的日期以及支付给他的带薪年休假津贴数额。”当然,这些义务其实也保障了雇主们的权利,由于前置地“告知”流程,人力和业务部门会提前规划好生产,以免影响到公司的业务。

结语

在多数人眼中适合休假的夏季,中国人没有休假,而是在讨论着休假的可能性。倡导性也好,可能性也好,都不如强制性。什么时候中国的劳动者们才能完整地享有休息权呢?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王杨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