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机构虐童:二孩无处安放

河南新密,1岁多的女童被早教中心老师扇脸、掐脖子;江苏南京,3岁多的男孩在早教中心被关禁闭后坠楼。新闻中一个很容易忽视的背景是,一些早教中心被当托儿所用了。 …[详细]

与其说早教,毋宁说无奈托儿

部分把孩子送到早教中心的家长,是把早教机构当做托儿所在用

说到早教,大部分人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开发智力,认为这些把孩子送到早教机构的父母是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导语中这两个孩子的家长显然不是如此,两家早教机构更像托儿所。河南新密早教中心的新闻是这么描述机构环境的——“神州智慧星早教中心在新密市青屏大街与周楼街交叉口东200米路北,一处居民楼2层,有5个房间,大概有30名1~3岁幼儿在这里。”完全是一所隐匿在居民楼里的民办幼儿园的架势。而江苏南京这家机构也没好到哪里去。

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去早教中心呢呢?央广网的采访给出了答案——“家住南京浦口的李先生夫妇俩,平时工作比较繁忙,白天没办法看孩子”。1岁多便把孩子送去“上托”的那对河南夫妇更是不言自明。

这两对父母不是特例。的确有不少父母把孩子送去早教是为了所谓的“开发智力”。不过,不能以偏概全。2009年的时候,人民网做过一个调查,其中八成人都认为“早教无用”。所以,一些人把自己孩子推向早教场所,只是因为他们需要“托儿”,不然没法上班了。

一些家长送孩子去早教机构的目的不再是所谓“开发智力”,而是托儿一些家长送孩子去早教机构的目的不再是所谓“开发智力”,而是托儿

早教中心承载不起托儿所的功能,却开始抢占“托儿”市场

早教机构来承担托儿任务简直是灾难,毫无资质的教师,缺乏保护的设施,处处是隐患。河南这起事件中,涉事女教师只有15岁的年纪,自己都是个孩子,怎么带幼童呢?而江苏的坠楼事件中,不仅保育员素质太差,普通民居改建的早教中心也缺少安全措施,才会让被关在办公室的孩子翻窗坠落。

出现以上问题一点都不意外。处于教育、计生和工商三大部门监管夹缝中的早教中心毫无标准和章法可言,几乎可以说是在监管的空白地带。一个惯常标榜着“开发幼儿”的场所和保育设施在功能性上截然不同。然而,人们还是需要它来“托儿”。因为没有适合3岁以下孩子的保育设施。中国江苏网的一个采访里,许多家长认为“老人365天带孩子比较累,自己平时上班也挺累,周末都想要放松一下,宝宝给谁带是个大问题”,而早教中心帮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托儿问题不解决,谈什么生二孩

一孩的保育问题还能交给父母,二孩的怎么办?

在中国家庭中,老一辈承担着大量抚育孙辈的工作。一个数据是,在北京有将近80%的孩子是由爷爷奶奶辈看护的。现在把早教机构当作是保育救命稻草的年轻父母毕竟是少数。然而,问题来了,假如年轻父母要生育二孩,谁来照顾呢?很多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老去,缺乏体力,并且对于一孩的照顾已经消耗掉他们大量的精力。也许他们尚有余力带带孩子,不过也不能终日折腾了。请保姆?请不起和难信任两个问题横在面前。自己照顾?更是天方夜谭。到底怎么照顾二孩呢?所以,许多人生育二孩的意愿不强很大原因也是在于对照料问题非常担忧。

再生一个,谁来带?再生一个,谁来带?

那么,剩下的就是去找托儿所了。然而,在主流的教育、保育体系中只有3岁以上孩子上的幼儿园,没有准备给3岁以下小孩的托儿所。许多早教中心顺应时势转行做“保育”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把孩子送进那些灰色机构去,家长真的放心么?就算是部分家长心有那么大,连说话都不利索的幼儿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呢?仔细想想,极其恐怖。

混乱早教靠不住,公共政策该对保育机构有所作为

有的国家发津贴,让妇女在家带孩子,可效果并不佳

按理说,对于3岁以下的孩子来讲,最重要的是家庭养育,是父母的陪伴。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给女性发津贴,让她们拿着“工资”带孩子。可这似乎效果不好。

最近德国国内在闹育儿津贴的别扭。德国在欧洲的生育率不算高,所以政府在想办法补贴公民,鼓励生育。而2013年,德国国内开始推行养育补贴政策,倘若母亲不去上班而是在家中养育孩子,可以获得不少费用。可是这个看起来非常棒的措施却被诟病了两年,而就在几天前德国法官刚刚裁定全国统一的育儿补贴是违宪的,应该由各州来制定措施。这有两层原因,其一是育儿补贴捆绑了女性,让她们无法好好工作;其二,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对弱势家庭的孩子不公,他们的家长往往为了拿津贴而把孩子放在家中,可是这些贫穷的母亲很可能无法给孩子良好的陪伴,更谈不上创造一个丰富的语言环境来促进孩子的大脑发育。

因为保育设施不够用,德国大派育儿补贴,却饱受诟病因为保育设施不够用,德国大派育儿补贴,却饱受诟病

更不可能把幼儿安放在乱七八糟的早教机构中,学习法国建设公共育儿机构很重要

在幼儿的养育政策里,德国的反面是法国。德国之所以在两年前搞出个育儿补贴新政,是因为公共育儿设施不够用了,所以希望靠着津贴来缓解压力。

生育率在全欧一直名列前茅,法国最大的秘诀是保持稳定的鼓励政策,而这个政策很看重照料支持。法国国立人口研究中心访问学者陈婧介绍道:“尤其对法国双职工的家庭来说,多了一个孩子或是两个孩子,意味着大量精力和时间的投入。法国通过政府提供了完善的看护服务,最早的一座托儿所建立于1881年,目前大部分的托儿所都是公立的。22%-35%法国家庭的孩子在二岁时就进入托儿所,98%的孩子在三岁前入托,帮助孩子们适应学前生活。由于托儿所是免费的,对需要忙碌工作的年轻夫妇来说,帮助很大。另外,政府通过税收减免的方式,鼓励企业提供婴幼儿的照料和看护服务,以及延长服务时间。”

总之,保育设施的完备是决定二孩生育意愿至关重要的因素,在中国尤其如此

养育孩子是一个漫长而费劲的过程。所以决定人们生育意愿的远远不是够不够钱来养这个问题了。这些年来,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采取了不少的措施来鼓励生育,奇怪的是他们的生育率大多还是止不住的往下降,如下图:

不禁让人深深怀疑,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东亚文化圈的人们更不爱生育了。这其实和东亚女性的家庭、社会地位有关。复旦清华的沈可等学者联合所著的《国际人口政策转向对中国的启示》一文提到,“东亚的现行政策在敦促男性投入更多时间抚育子女这方面所作的努力还非常有限。尤其是东亚社会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内部分工,使得男性原本在料理家务、养育子女方面的投入远低于女性。伴随着生存压力的上升,女性在工作与生育之间面临更艰难的抉择。”

上述研究对中国尤其有启发。对于普通的工薪家庭来说,女性不可能不工作,否则家庭收入完全不够养孩子。而要鼓励男性多抚养孩子,转变育儿观念,并非一日之功。《中国妇女》杂志社和一家调查中心所作的《第10次中国城市女性生活质量调查报告》显示,女性对家庭收入的贡献率平均为32.3%。而“工作任务繁重”(58.1%)、“工作家庭难兼顾”(44.4%)、“职场竞争激烈”(36.8%)是女性感到压抑大的三大原因。情势如此严重,还谈什么生育二孩呢。难怪尽管“单独二孩”放开了,可远远没出现赶着生的局面。在一些母婴论坛上还出现《欣喜上海人大代表呼吁兴办0—3岁婴幼儿托儿所解决入托难问题》这样的帖子。

在经合组织去年的报告中,中国妇女的平均工作学习时长是第一位的,图为和法国妇女比较在经合组织去年的报告中,中国妇女的平均工作学习时长是第一位的,图为和法国妇女比较

所以,必须开始大力地建设公共育儿设施了。这在中国尤其适用。

结语

没有正规的育儿机构,要么人们就不敢生二孩,要么生了就涌向那些地下机构。最近这两起早教中心虐童事件已经足以说明后者是多么不靠谱了。要是不改革,结果只能是前者。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王杨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