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让幼师针扎儿童屡屡发生

北京一所幼儿园的孩子被老师用针状物给扎伤,引发关注。这几年, “幼师针扎孩子”的新闻屡屡被报道,针扎是幼师虐童的一种主要形式。其中到底有何因由?又该怎样杜绝? …[详细]

幼师针扎儿童绝不是个别现象,甚至是幼师虐童的主要方式之一

虐童幼师很“爱”针扎这种方式

一说到虐童,许多人都会想起发生在2012年的“温岭幼师虐童”事件,照片中的幼师颜某做出了“双手拎男童双耳、致其双脚离地”等各种骇人听闻的举动,引发了大规模的愤慨和对幼师虐童的广泛关注。然而,更多的幼师虐童很隐蔽,即使被地方媒体报道,也很难引发普遍的社会关注。针扎儿童正是其中之一。

如果你用“针扎 幼儿园”作为关键词进行新闻搜索,会发现,它竟然发生得如此频繁——从去年1月份到现在,一共被媒体公开报道过19个针扎儿童(含疑似)的案例;发生在山东、湖北、上海、四川等大江南北诸多不同的省份。更加令人震惊的是,一些幼师直接买了医用注射器,专门拿来扎孩子。并且,针扎往往不是针对一个孩子,而是对一群孩子的虐待,今年2月份在山东聊城发生的该类型事件中,共有20多名孩子被两名女教师用针扎。

针扎虐童使用的普遍性超乎想象针扎虐童使用的普遍性超乎想象

因为针扎儿童更隐蔽、不费力、威慑力强,现在被揭发出来的案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一些幼师如此喜欢用针扎的原因在于能够不费吹灰之力让孩子听话。例如,早在2009年,云南媒体就报道过一位幼师用针扎过班上24名孩子。警方调查中,“她所称的用针刺孩子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不听话的孩子服从她。”

针扎这种方式被运用地如此普遍在于它更隐蔽,更不费力,也更有震慑性。隐蔽在于,留在孩子身上的针眼并不起眼,而幼小的孩子怕老师,被威胁后往往不会主动向家长说起。同时针扎效率高——不需要任何的体力,却让孩子十分恐惧。

所以,一个理所当然的推论是,鉴于针扎的这些特性,目前的新闻报道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情况会更加严重。

针眼并不显眼,隐蔽性很强,左图为本次北京针扎虐童事件中受伤的孩子针眼并不显眼,隐蔽性很强,左图为本次北京针扎虐童事件中受伤的孩子

然而,当前对付更严重的幼师虐童都缺乏办法,更别提隐蔽的针扎

对于幼师虐童,各类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都惩治无力

温岭幼师虐童事件之后,人们发现几乎找不到什么适合的罪名。虐待罪只能用于家庭成员;故意伤害罪则要求起码要轻伤。所以,要用刑罚来惩治很困难。目前看到的类似案例也基本上是以相关教师被处以行政拘留而告终。那么,部门规章呢?也只能是停职处理,有媒体还发现,在一些案子中,停职只是避避风头而已,当事人很快又重新当老师了。对学校的约束就更无力了,比如这次虐童事件,目前学校的答复是,可以减免学费作为补偿。

一方面,幼师虐童现象时不时发生,另一方面却缺乏约束力,看起来像是走入了一个死结之中。

温岭虐童案找不到什么适合的罪名,甚至还用过“寻衅滋事”,最终虐童教师被无罪释放温岭虐童案找不到什么适合的罪名,甚至还用过“寻衅滋事”,最终虐童教师被无罪释放

有许多治标的方案,怕的是实施之后带来更大的“入园难”问题

治幼师、治学校,乃至问责幼儿园教育主管部门都是改进办法

韩国也曾经发生过一些幼儿园暴力事件,随后韩国的《婴儿及幼儿保育法》专门进行修订,发生针扎孩子这样的虐童事件,教师有被取消资格证的风险,幼儿园也有关停、吊销执照之虞,并且惩罚会维持十年,在十年内当事者想要当教师或者开幼儿园都是不可能的。在今年一月份,由于新的虐童事件爆发,韩国国内还在讨论要不要在幼儿园都装上监控,震慑教师。

在中国,人们也有不少防范虐童的方案构想。温岭虐童事件之后,很多有识之士都呼吁设置专门的虐童罪。虐童罪而外,也要求对幼师队伍去芜存菁,比如,让所有的幼儿园教师必须持证上岗,改变目前充斥着大量的“无证教师”的局面。也可以学习韩国的预后措施,让那些有虐童前科的幼师失去继续当老师的资格,关停那些发生虐童事件的幼儿园。此外,还应该对主管幼儿园的上级单位问责。

这么一看,倘若以上设想都做到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答案却是否定的,它们只是治标的办法。

一群韩国小朋友在家长的带领下,手举“儿童暴力NO!!”的口号一群韩国小朋友在家长的带领下,手举“儿童暴力NO!!”的口号

不过,目前没有实施的条件,否则可能让许多双职工家庭不知所措,没处“托儿”

对幼师和幼儿园都设置优胜劣汰的门槛,坚决清除那些有问题者,看起来是特别好的办法。可倘若缺乏施行的土壤,恐怕只能事与愿违。

稍加考察会发现,出问题的基本上都是民办幼儿园,此次北京的街道办幼儿园其实也和民办性质差不多。目前全国有大约一半的适龄儿童都在民办园上学。民办园建设速度非常快,12年的数量是03年的2.24倍。师资力量跟不上这样的猛烈需求,民办幼儿园又基本没什么国家补贴,于是乎,大量没有证,没有什么资质的幼师就上岗了。

发生本次北京虐童事件的幼儿园是个街道办幼儿园,和民办性质差不多,民办园得到的补助很少发生本次北京虐童事件的幼儿园是个街道办幼儿园,和民办性质差不多,民办园得到的补助很少

对于很多民办幼儿园教师来说,工资低、没有编制,许多人仅仅是把幼儿教师当做一份暂时的中转工作,实在是毫无约束性。撤销完一批人的教师资格,这些人可以去干别的,可是由于培养速度和待遇依然跟不上,再进来的人还是“问题幼师”。一篇名为《幼儿教师情绪管理的现状研究》的论文总结道,情绪管理各因素能力随薪资提升而提升,两者呈正比关系;1500—2000元薪资段幼儿教师“情绪觉察”、“情绪表达”、“情绪调适”及“情绪运用”能力均处于最低水平。

关闭幼儿园也是可行的,可问题是,关完之后,孩子们去哪里上幼儿园呢?去平价民办幼儿园的大部分是经济条件一般的双职工家庭。幼儿园对他们来说是“托儿”刚需,他们也只能去这样的幼儿园。难怪昨天新京报关于北京这起针扎虐童事件的最新报道是,“幼儿园方面称老师们有压力,不愿看涉事孩童所在班级,该班级目前停课。”幼儿园的回应显然有些有恃无恐。

要治本,根本还是从国家层面上重视起普通民众子女的学前教育来

公办幼儿园进不去,土豪幼儿园上不起,可越是穷人越是需要幼儿园教育

在中国,人们往往把学前教育想象成为两个极端:一头是唱唱歌跳跳舞的缺乏技术含量活儿,另一端是以灌输外语等为代表的智力开发。对于许多平常家庭子女来说,后一种是奢望,所以多是把幼儿园当作了“托儿所”。然而,幼儿园教育要有内涵得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儿童早年经历将为以后的所有学习奠定基础。它对于孩子的行为习惯和语言能力等有着重要的意义,并且越是穷人越需要正规的幼儿园教育。对于降低未来的贫富差距、维护社会稳定都是有意义的。

这么说可不是哗众取宠,是有科学依据的。在美国的一个长达40年的追踪研究中,接受过1—2年优质学前教育的儿童对比没有接受过的,学业成就更高,成年后,就业率和犯罪率更低。所以幼儿园教育的投资回报很高。而这个著名的实验有一个背景,对象是123名出身于低收入非洲裔家庭的美国儿童。

为什么会出现以上的结果?再深入地以语言能力来举个例子。美国学者们还研究过贫困与语言能力发展的问题,结果发现4岁的时候,专业人士家庭、工人家庭、领取救济金家庭里,儿童听到的单词量是不同的,依次减少。而这对幼儿会有极大的影响,会妨害到孩子语言发展和交流方面的成长。所以为孩子创造一个语言丰富的环境特别重要。而合格的幼儿园能够提供这个环境。

总之,幼儿园的作用对于贫民子弟尤其重要。要解决目前的入园困境,还是得发展正规幼儿园,如果提倡用别的方式来“托儿”也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必须加大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让平民家庭上得起好幼儿园

幼儿园对于平民子弟的意义远远不止是托儿,越是贫穷越是需要良好的学前教育幼儿园对于平民子弟的意义远远不止是托儿,越是贫穷越是需要良好的学前教育

韩国在尝试着逐步实行“学前免费教育”制度。先是免去低收入家庭的婴幼儿保育费用,然后扩大到所有家庭。这样的做法让普通家庭有足够的钱送孩子上幼儿园,后者有比较充足的经费。所以,用吊销执照和教师资格证的办法来处罚虐童者也要显得有底气得多。当幼儿园工作可以是一份“长期饭票”的时候,教师的情绪管理和业务水平也会上去,不会抱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态度混日子甚至乱来。

以上是有权威论点支持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结论是:“事实证明,旨在改善婴幼儿教育服务水平的纯市场手段只对有支付能力的特权阶层有利,政府必须使用补充的融资手段确保贫困儿童和弱势儿童享有平等就学机会。”

所以,想要根除虐童之风,让那些治标的办法有威慑力,就必须要尝试财政补贴学前教育。否则,“虐童”之风难以遏制,恐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结语

“针扎虐童”展现了幼师虐童现象的隐蔽性,它可能比我们想象得还严重。温岭事件到现在两年多了,局面却没什么进步。连基本的安全感都给不了孩子,那还谈什么爱护未来主人翁?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王杨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