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石化和当地政府的“兄弟情义”去哪了

近日,兰州当地政府突然发飙,长文讨伐中石油兰州石化分公司,直斥其污染罪状,并要求兰州石化“向兰州人民道歉”。一直以来哥俩好的地方政府和央企,撕破脸皮是为何? …[详细]

央企巨头和地方政府,往往是情同手足的交情

地方政府公开批评央企,还要求央企向人民道歉,实属罕见

按照一些官媒的说法,这次兰州市政府公开叫板中石油兰州石化分公司,让人“眼前一亮”。在两天之前,兰州市委宣传部向媒体发布了一份名为《中石油兰石化公司屡次违法排污,社会责任何在》的通报,该通报由兰州市环保局执笔,指责兰州石化作为央企,在短短数月内,屡次违法,污染环境,要求兰州石化深刻反省并向兰州市人民道歉。通观这篇“指责信”,措辞严厉,语气强硬,腰杆挺得笔直,让人觉得当地政府好硬气。

但这种做法,显然是违背中国官场惯例的。国内的官场生态是:地方政府绝对服从中央,地方企业又完全被地方政府拿捏,而当央企遇到地方政府,两者的关系就很微妙。按照地方政府以往的行事风格,如果央企在当地惹事了,地方政府一般是隐忍不发,实在忍不住,也是寻求上级政府帮助。直接撕破脸开干的情况,并不多见。

兰州石化不仅在兰州,在甘肃都是纳税大户兰州石化不仅在兰州,在甘肃都是纳税大户

而中石油兰州石化之于兰州甚至之于甘肃的价值,更是不言而喻。2011和2012年,兰州石化蝉联甘肃省纳税百强榜首,2013年纳税排行全省第二,也解决了两万多人的就业问题。可以说,兰州石化和当地政府,曾有着漫长的甜蜜期,在2014年1月,兰州市工信委称,甘肃省决定授予兰州石化“2013年度甘肃省人民政府质量奖”荣誉,并给予100万元奖励。

固若金汤的同盟关系,近两年在某些领域有所松动

随着石油系大佬的倒掉,在地方的石油央企颇有“虎落平阳被犬欺”之感

既然是一种政治生态,央企巨头和地方政府的关系自然就不是一成不变的。从2013年中石油高管被查开始,在地方的石油央企的日子就不如之前那么惬意了。几乎就在同时,地方政府对石油央企刮起了“环保旋风”,污染罚单、水土补偿标准提高和厂区搬迁成为了地方的诉求,这些诉求可不是这两年才出现的,但诉求被提出,确实也需要机遇。

更可以发现,地方政府在面对中石油在地企业时,雷厉风行成了“新常态”,2013年10月,陕西榆林市当地法院冻结了中石油旗下长庆油田分公司的22个银行账户,直接导致7万余职工无法发工资。事件起因是,长庆油田未缴纳两年零9个月、共8.5亿元的水土流失补偿费和滞纳金,被榆林水土保持监督部门告上法庭,随后输掉了官司,因此被强制执行。

差不多同时,邻近的甘肃省庆阳市也加入了对长庆油田的“讨债”,当地认为之前的补偿标准过低,需要重新制定标准,措辞也是十分强硬,不容商榷。

地方政府政绩考核的方式可能发生了转变,这直接影响地方主官对待央企的态度

习近平总书记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内,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对环境治理的决心。这是给地方官员最强的一个信号,即考核业绩的指标,不仅仅是看经济增长了,现在民生关切的环境污染问题,不再是装点门面的随意说说,可能要动真格来治理了。

落实在文件上,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组部提出“选人用人不能简单以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论英雄”;2014年8月初,国家发改委发布《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目标责任考核评估办法》的通知,“将二氧化碳排放强度降低指标完成情况纳入各地区(行业)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评价体系和干部政绩考核体系”。

对于这些风向标,官场中人不可能了无察觉。北京官员就曾戏言“治不了雾霾,提头来见”。可以预见,以后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和央企爆发矛盾的案例。

地方政府和央企的兄弟情义松动,对兰州人确实有好处

兰州人苦兰州石化久矣

正如兰州环保局一一诉苦的那样,兰州人确实需要一个道歉。这些年来,兰州人被兰州石化害惨了。

据说,之所以兰州环保局突然对兰州石化发难,导火索是1月8日晚,兰州石化因设备故障导致火炬气燃烧,滚滚黑烟致使局部空气质量显著恶化。但要知道,这点事故放在兰州石化漫长的污染史里,算不上什么。2006年5月,环保部曾以“环函[2006]176号”文件,通报了国内20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环境风险排查结果。其中,存在问题最多的就是兰州石化。仅据公开报道,兰州石化在过去10年时间里,至少发生过7起重大环境污染事故。

下面通过一个具体的事例,剖析兰州石化在面对兰州市政府时,曾经有多么辉煌的强势。去年4月10日,兰州市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检测发现,其出厂水苯含量超国家标准20倍。兰州市政府宣布自来水不可饮用。但自从4月2日出现水质异常,兰州人民已经喝了8天苯含量超标的自来水。后来经过事故调查,原因是一条深埋地下半个多世纪的排污干管泄漏造成的,这条排污管,正属于兰州石化。

兰州石化的排污总干管超期服役,随时会泄漏、塌方兰州石化的排污总干管超期服役,随时会泄漏、塌方

这条中石油兰州石化公司的油污总干管,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全长27公里,贯穿整个兰州市中心城区和甘肃省政治活动中心——东方红广场,早在2004年即被认为超过了使用极限。虽然这条管道,已发生多次塌陷事故,被甘肃省、兰州市两级环保部门列为“重大环境安全隐患”,但这条管道,至今也没有报废,依然横穿整个兰州市中心,成为随时爆发事故危害兰州人的一个隐患。据兰州环保局官员透露,因为兰州石化非常强势,在兰州市环保局、甘肃省政府和兰州石化的三方博弈中,最终胜利的是兰州石化。

所以,如果这次兰州市政府公开抨击兰州石化,能起到所谓“逼宫搬迁”的效果,那这条老化的管道,就是一定要拆除的。这对兰州人来说,可以说是等了多年的一个好消息。

但兰州市政府求助媒体、要求道歉的做法,也暴露了法治的缺失

要求兰州石化“向兰州人道歉”,展现了当地政府一种畸形的姿态

在兰州市政府通过媒体发布的通告中,看得到诉苦,看得到强硬,更看得到无可奈何。要求“向兰州人道歉”固然是对的,但道歉如果不伴随着追责,就毫无意义。而兰州市政府展现的,恰恰就是缺乏追责的能力。截止到目前,兰州市环保局对兰州石化做出的最重处罚,也仅仅是罚款30万,这种额度,甚至成不了石化公司老总酒席桌上的谈资。

兰州石化对兰州造成的污染是全方位的兰州石化对兰州造成的污染是全方位的

地方政府和央企,应该追求一种更稳定的法治化关系

细看这起事件双方的处理风格,兰州政府和兰州石化都充满了江湖气息:兰州政府要求道歉(而不是追责);兰州石化说政府是逼着搬迁(回避事实)。如果一个地方政府办事总是有江湖气息,则意味着无章可循,随时会变。

无章可循的后果,其实在这起事件中已经体现得很明显,在兰州石化回应“兰州政府这么做,其实是为了逼我们搬迁”后,兰州市市长赶紧澄清“我们可没有权力这么做”。问题的关键就是“没有权力”。今年1月,安监总局发表新年贺词,要求“地方政府对央企要理直气壮地监管”。这个“理直气壮”从何而来,只能靠法治。

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保法》从今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其中一个最大的亮点,是对地方政府责任的限定,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把环境保护纳入到对部门和官员的具体考核内容中。但这还不够。污染到什么程度,环保局可以采取哪些措施(这些措施应该包括罚款、停产、搬迁、直至关停),以及可以和哪些部门联动,怎么联动,这些问题的解决,都要靠法律。法治化的关系,可以破除人治下的变幻莫测,这对地方政府和央企而言,同样重要。

结语

央企和地方政府勾肩搭背固然不好,但两者的翻脸,也需要法治化作为强力支撑。多了法治,少一些道歉也无妨。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张德笔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