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降油价就增税让人疑窦丛生

最近中国的油价出现了两次很有趣的变动:成品油价格下跌,消费税同时上涨。这种“巧合”,引发消费者疯狂吐槽。实际上,国家上调成品油消费税,就是看准了油价下行的当口。而打着环保旗号的增税,是否就师出有名了呢? …[详细]

“油价一下降,立刻加税”不是阴谋论

最近两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都“恰好”赶上了油价下调

12月12日傍晚,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通知,决定提高成品油消费税。半个小时候后,发改委亦发布通知,宣布将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70元和400元。

按理说,油价下调总是让人欢喜的,但发改委的通知还指出,按现行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汽、柴油价格每吨本可分别降低670元和640元,但根据抢先一步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提高成品油消费税的通知》,汽、柴油消费税每升分别提高0.28元和0.16元,所以两个因素相抵,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少降了500元和240元。

最近两次成品油降价都受到了增税的影响最近两次成品油降价都受到了增税的影响

而就在不到15天前,已经涨过一次成品油消费税。那次涨税,也是恰好发生在油价下跌的时候,一涨一跌,当时的油价几乎维持不变。一边下调油价,一边上涨税负,这种时间上的吻合性,让很多人难免对油价下降的诚意产生怀疑。

这种恰好不是巧合,就是“考虑到你们的承受能力”

很多人质疑这两次加税的时机选择,而财政部和国税总局则对这种精明毫不讳言。官方表明“这次政策调整,仍选择油价下行时实施,不仅没有因提税导致油价上涨,还实现了提税与降价同步,兼顾了宏观调控需要和社会承受能力。”

据一位财政部前官员透露,趁着降价涨税,是很自然的选择,“可以较少地激起民愤”。由此看来,这已经是有关部门的贴心安排了,消费者居然还不领情?

而之所以在15天内,两次调整成品油消费税,也和“考虑到你们的承受能力”有关。据《经济观察报》的记者透露,财政部和国税总局在15天前第一次涨税的时候,提交给发改委的是另一份幅度更大的方案,但发改委不同意,认为消费者接受不了,最后三方利益博弈后达成共识,把涨税分两次完成,“摊派”到最近两次成品油降价的大环境里。

两次加税给出的理由都是环保需要

加税需要理由,这两次加税拉出的大旗都是“为了环保”

根据财政部网站上发布的答记者问稿件,对于“为什么调整成品油消费税”的解释是“我国的消费税不是普遍征收的,仅对部分高耗能、高污染、高消费等特点的消费品征收,对成品油征收消费税,有利于促进资源节约,抑制对能源的过度消费,是国际上比较普遍采用的做法;同时为进一步加强消费税在治理大气污染、促进节能减排方面的调控力度,合理引导消费需求,再次提高成品油消费税是必要的。”

我们再来看上一次加税的原因。财政部税政司对上一次的解释是,目前一些大中城市空气中的一氧化碳和氮氧化物,主要来自机动车尾气排放,而且中国相当一部分城市受到较大范围、较长时间的严重雾霾天气困扰,影响人们的生产生活和身体健康。适当提高成品油消费税,可以促进大气污染治理,减少污染物排放,合理引导消费需求,促进石油资源节约利用。

综合财政部门对两次加税的解释,这两次加税的共同理由都是“通过加税抑制石油消费,达到环保的目的”。财政部前官员还透露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就是这两次加税是有特殊背景的。一个月前,中美两国元首对外突然宣布了各自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计划在2030年左右碳排放达到峰值,“绿色发展的承诺需要更严厉的节能减排举措来支撑兑现。”

中美双方在一个月前出人意料地发布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美双方在一个月前出人意料地发布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

由此可见,从国内看,最大的政策信号是习总书记已经声明要将APEC蓝持续下去;从国际看,又发布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所以环保这面旗帜在任何时候拉出来,理由都很充分。

从现实角度来说,给成品油加税(相当于涨价)确实能起到抑制石油消费的作用,至于抑制的程度,是和加税的幅度有关的。从目前的政策信号看,中国的成品油消费税还远没有到顶,政府能够“上下其手”的空间还很大。

但两轮加税若想让人信服,还有三个问题待解

仅凭一个部门发个文件就能任性加税,让人不服

增加税负是相当重大的公共决策,但在这两轮加税之前,没有见到任何的意见征询,甚至连个听证会都没有。之所以这次财政部可以随心所欲调地增消费税,是因为在我国18个税种中,只有3个通过人大立法。除了个人所得税法、企业所得税法和车船税之外,其他15个税种,包括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等主要税种,都是通过财税部门制定,以暂行条例的形式开征。

加税不能如此草率加税不能如此草率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规定,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和税收制度只能制定法律。税收显然涉及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税收立法应该专属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虽然人大已经授权了国务院可以进行关于税收的行政制定,但15个税种迟迟不立法,一直用各种暂行条例代替,显然不妥。

只比税负不比福利,更是耍流氓

在这两轮成品油消费税上涨前、后,都有专家学者对两次加税进行过吹风,他们的主要论据就是,相比于国外,中国石油中的税负不仅不重,还很轻。比如财政部就指出,欧盟汽油、柴油中的税负占价格比分别为56%和50%,而即使国内经过两次调整后,这个比例也才达到34%和31%。

体制内学者在鼓吹加税时,只和石油高税负的欧盟比,不和低税负的美国比,这点很有意思。最重要的是,要比就比全了,比税收与福利的对等性,高税收对应高福利,才是理所应当。

就拿欧盟的德国为例,其汽油税负占价格比例约为57%,确实很高了,但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汽油中收取的税收,最主要的用途就是用于道路建设。根据德国《高速公路养路费法》规定,只对12吨以上的卡车收费,其余车辆一律免费。反观国内,绝大多数的高速公路依然属于收费公路,这就很奇怪了,一边和高福利国家比高税负,另一边又在实践低福利。

最重要的是,既然加税是“为了环保”,那就要确保多收的税确实用于环保

税收的最大问题,并不在于具体收了多少,而是用在了哪里。有记者问财政部税政司原司长刘克崮,那提高成品油消费税后的新增收入,都用于哪些方面?刘克崮司长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这就像一个池子,有五个进水管,有三个出水管,你在出水管是不可能知道这些水是从哪个进水管里流入的。

这就有问题了,既然两次加税的理由是为了环保,那多收的税金怎么能用“大池子分辨不清水来自哪”进行搪塞呢?此前曾有过因炼油企业亏损,政府将消费税返还企业的先例,这一幕会不会重演?新增税收如果真的用于公共环境治理,明明白白告诉大家花在哪里,相信反对之声一定会减少。

结语

在油价下降的时候增加消费税,是有关部门的策略,但相比于这个小聪明,怎么能让这税加得让人服气更为关键。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张德笔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