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让抗震英雄成诈骗嫌犯?

昨天最火的一条新闻莫过于曾在地震中勇救7名同学的“汶川抗震小英雄”雷楚年涉嫌诈骗46.3万。许多理性的声音都在说是过高的社会荣誉捧杀了他。到底是怎么了? …[详细]

突如其来的荣誉会让人短暂迷失,却不是罪恶之源

雷楚年的确像“被荣誉绑架了”

《成都商报》详细地报道了雷楚年汶川地震以后的生活:全国“抗震救灾英雄少年”、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等光环都围绕着他;重点中学招他免费读书;甚至坐个飞机也会因为是英雄而被从经济舱免费升级到头等舱……跟雷楚年关系很好的黄老师这么说,“雷楚年走到哪儿都是英雄,最终迷失了自己。经常逃课,他那时的光环好重啊,到处耍。”

“汶川地震最牛志愿者”陈岩去年因诈骗被判刑“汶川地震最牛志愿者”陈岩去年因诈骗被判刑

无独有偶,救出了29人的“汶川地震最牛志愿者”陈岩也因为诈骗在去年被判刑。他当年牛气到走到哪里都有领导接待,房地产商还邀请他去开盘。被判刑后的陈岩说出了一句非常值得玩味的话:“我被荣誉绑架了,成了另外一个人。”

雷楚年、陈岩当年都是勇敢善良的年轻人。于是,在他们的故事中,许多人看到“荣誉”沦为了“撒旦”,勾引着本来正直的青年一步步走向深渊。

“一夜成名受追捧”真的可以让人短暂“迷失”,中外皆如此

一种说法是,中国人有“道德饥渴症”,所以格外捧杀英雄。其实,英雄在哪儿都可贵。追捧英雄并非“中国特色”,许多地方都一样。因为英雄们的勇气并不是常见的。在追捧中,往往精神与物质奖励双管齐下。

说一个美国的故事。卫斯理·奥特里(Wesley Autrey)本是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2007年,当地铁列车的灯光已经闪过的时候,他依然奋不顾身地跳进轨道救人。很快,他成为全美知名的“地铁超人”,得到包括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内的各路名人接见,奥普拉等名主持也争相邀请他上节目。精神之外,物质更不少。有人送车,有人送皮草,有人送超级碗比赛的门票,甚至还有人给他两个女儿买电脑……卫斯理所得到的荣誉绝不输于当日之雷楚年、陈岩。他也变得飘飘然起来。卫斯理成名那一年,《纽约时报》杂志版的记者描写了这样真实的一幕——当卫斯理要停车时,他对服务人员说“卫斯理·奥特里,地铁英雄,我可以停在哪里呢?不用走太远吧?”可见其在被追捧中变得有多虚荣,又多么容易把人们的善待与追捧当作自己的特权。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夜成名往往让人自我认识也发生扭曲、膨胀,难以认清自己。“胜不骄,败不馁”说着容易做着难,所以一夜成名的虚荣膨胀也是正常。

然而,大多数时候,高烧终将退却,挫折打破虚荣

2012年2月,CBS再访卫斯理。题目是《5年后,纽约“地铁英雄”卫斯理·奥特里初心依旧》。是的,5年后,他依然是抚养着两个女儿的爸爸,建筑工人,也是依旧愿意见义勇为的那个普通人。到底是什么让卫斯理走出“英雄热”呢?答案是挫折。成名后的卫斯理也有各种幸福的“烦恼”,活动应接不暇,得到的赠予会被课税……他聘请了两位专业人士代理自己的事务,殊不知最后却因为合同抽成打起了官司。于是,认识到自己不是“超人”而是“普通人”的卫斯理退烧了。

被认为是“地铁超人”的卫斯理从皮草加身又回到普通的蓝领工人被认为是“地铁超人”的卫斯理从皮草加身又回到普通的蓝领工人

卫斯理的故事是个典型的缩影。挫折把被扭曲的“自我意识”又重新给拧直了。其实,对于多数被追捧的英雄来说,热度的退却是一盆冷水,让他们重新认识到自己的平凡。例如那群奇迹获救的“智利矿工”。2010年,受困两个多月的33名智利矿工在全世界的关注下逐个安全获救。这33名矿工不仅成为了智利英雄,也成为全球名人。他们被邀请到发达国家游玩,收到鲜花无数。然而,不少矿工也在迷失,甚至有人的妻子也感受到丈夫的不同。现在,这群人早已回归正常而拧巴的生活,一边厢在和政府打官司要赔偿,抱怨自己被遗忘;一边厢,出现在智利世界杯宣传片中,集体回到差点要了他们命的铜矿,他们说,“我们连死亡都战胜过,又何惧死亡之组!”一边忧郁,一边热血,五味杂陈的生活继续。

不管是精神荣誉还是物质荣誉的确容易养大人的“胃口”,不过,当人生遭遇到适度的“跌落感”,往往回到现实,认清楚自己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人,回归这平凡的生活。如若太过狂热,不过心中落差太大,需要心理辅导,还不至于用犯罪维持荣耀的表象。

智利矿工们热血的世界杯宣传片,其实这时候他们正忙着和政府打官司

但,当荣誉和“关系”挂钩,又是另一番光景

荣誉和精神奖励、物质奖励挂钩常见,荣誉和“关系奖励”挂钩又如何呢?更容易让人更沉迷,不能自拔。虽然抗震英雄很多,不过雷楚年和陈岩都有个特点,能说会道,因此当年在哪里皆是座上宾。

雷楚年和陈岩都涉嫌用“关系”来诈骗,乍一看,放在一众诈骗案中丝毫没有特殊之处

雷楚年与陈岩诈骗案的关键词都是“关系”。雷楚年声称可以通过“关系”,帮人找空姐工作、帮人就读重点中学、购买驾照等,被控诈骗了21人共46.3万元;陈岩则被远房亲戚委托用“关系”解决编制,经法院审理认定诈骗12万元。

声称“有特殊关系”而行诈骗之实的案子在中国太常见,先来看一组标题,光是上月,媒体起码公开报道了六起“关系诈骗案”(如下图):

与“疏通关系”有关的诈骗案屡见不鲜与“疏通关系”有关的诈骗案屡见不鲜

数据可做佐证“关系诈骗案”的普遍性,2009年1月至2013年5月,河南省郑州市两级检察机关共审查起诉以帮助疏通关系为名,骗取诉讼当事人或其亲属钱财的涉嫌诈骗类犯罪案件85件116人。其中,谎称与特定人员关系密切的案件所占比例最大,达49件,占57.7%。所以,放在这个大背景下,雷楚年和陈岩的案子不过是众多的“关系诈骗案”中的一起,并无特别之处。

细一看,不同在于雷楚年们真的有那么一点“关系”,也有人上门求“关系”

“关系诈骗案”中,多是骗子去找潜在的受害者,故意装成自己很有“关系”的样子让人上钩,其实“关系”基本靠伪装,只是利用人们急切的求助心理以及对“关系”的迷信心态而已。

雷楚年却不一样。雷楚年的前女友郝某在接受采访时是这么说的,由于雷楚年名声在外,也就有人托他办事,像读成都市重点中学、上户口等。雷楚年到底有什么样的名声呢?答案是作为一个“小英雄”,和一些权钱在握者能“玩在一起”,说得上话。前文提到的黄老师说得更加到位,“那时,有朋友找他帮忙,他说没得事,有的是关系。经常很高调地说和哪个关系非常好,可以处理。”的确,作为一位名气很大、口才很好的抗震英雄,雷楚年曾经四处是座上宾。

陈岩也是如此,知情人士说,“出名后,他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出入一些名流会所。”2010年,陈岩的远房亲戚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说通“关系”,尽早领到灾后重建房的钥匙。在领到钥匙后,对方又提出希望他帮忙安排子女的工作,这是诈骗的肇始。

结果,当“英雄热”减退,所谓“关系”没法和权力挂钩了,“诈骗”来了

雷楚年是2013年年初才开始涉嫌诈骗的,陈岩则是2011年。难道在他们风头正盛的时候就没有人找他们了么?恐怕答案是否定的。根据雷楚年身边人的说法,能看出早已有人找他“疏通”。所以在自己女友的事情上,他才那么自信认为可以帮助安排进航空公司当空姐,在庭审中他说,不是故意行骗所托非人,只有继续骗下去。“我一开始没有想过骗她,是真的想帮她进航空公司。”雷楚年称,当时以为自己认识的“蓝胖娃儿”真的能办成事,“但最终没办成,自己把钱花了。”这位“蓝胖娃儿”自称是航空公司前董事长的儿子。

陈岩更为明显。他所诈骗的远房亲戚第一次找他帮忙时他帮成了,才有第二次。只不过,第一次是领钥匙,第二次则是直接要编制,他没这个能力了。

高烧终将退去。然而对于雷楚年们来讲高消费却下不去了,与此同时,在长期的被追捧中,他们中了“关系”的毒,相信自己的“关系”可以和权力搭上线帮忙。最终拿了钱,却没有能力办事情,甚至可能开始捏造“关系”来骗钱了。

结语

人们崇敬英雄,愿意用精神乃至物质荣誉去褒扬他们。热度过后,恐怕英雄们都会有暂时失落甚至挫败感。然而,当“关系荣誉”也派上用场时,远不是失落这么简单,“英雄”误食权力的毒药,不慎就堕落了,雷楚年这样的少年英雄如此,陈岩这样的中年英雄也一样。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王杨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