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海警“严打”中国渔民是下下策

在韩国海警开枪打死中国渔船船长事件僵持的背景下,韩海警再宣布从15日开始对中国渔民实施“严打”。中韩的渔业冲突由来已久,韩国一直采取强硬的措施,但这次“严打”依旧引人瞩目。 …[详细]

韩海警变得强硬,是“岁月”号海难后的矫枉过正

10月10日,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海警在检查中国渔船时,由于遭到宋姓船员的激烈抵抗,开枪射击,共发射实弹8颗,宋姓船长目前已被证实中枪身亡。事件发生以来,关于这究竟是韩国海警“暴力执法”还是中国渔民“暴力抗法”,一直悬而未决。近日,韩国海警再次宣布,从15日开始对中国渔民实施“严打”,有一种分析指出,“严打”与今年韩国海警险些被解散有关。

韩国总统朴槿惠今年曾公开表示要解散海警,所以“中国渔民趁机抓住机会”?

今年5月16日,韩国载有476人的“岁月”号客轮因意外进水倾覆,事故造成286人遇难。5月19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就沉船事件正式向全体国民道歉,同时宣布解散救援不力的海洋警察厅。…[详细]

朴槿惠就沉船事件道歉并解散韩国海警朴槿惠就沉船事件道歉并解散韩国海警

虽然韩国海警并未正式解散,但韩国国会一直在进行法律程序,准备把解散的海警并入其他部门。所以,有分析指出了一种可能,即面临解散危机的韩国海警疏于管理,进而造成了中国渔船的大量涌入。根据韩国相关报道也能看出这一趋势:韩国SBS电视台13日引述对韩国犯罪科学研究所所长表昌原的采访称,中国渔船之所以不知收敛,与韩国海警即将解散不无关系。“中国渔民充分了解并分析这一点,因此才继续非法捕鱼”。韩国MBC电视台也称,中国渔船非法捕鱼如此“嚣张”,背景就在于韩国海警准备解散,“海上公权力可能消失”。

在这种舆论下,韩海警从松到严,是必要的姿态展现

所以,在此背景下,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韩国海警官方要叫来大批媒体围观“严打”,韩方很可能是在做出一种姿态,扭转国内对海警疏于管理的印象。

事实上这种印象并非空穴来风。在今年5月朴槿惠宣布解散海洋警察厅之时,韩国海警就曾发布中国渔船数量的数据,称韩国海警目前抓捕的中国渔船“太少”,今年上半年在黄海和济州海域抓捕的中国渔船只有40艘,而去年1-5月抓捕了109艘,同时表示“打击中国渔船的士气受到很大打击”。韩国媒体也报道,中国渔船“大规模”涌到黄海捕捞螃蟹,但韩国海警事实上处于“放手不管”状态,这都是因为朴槿惠总统以“岁月”号初期应对不力宣布解散海警后“陷入极度混乱状态”的缘故。

这几天,韩国西海地方海警厅长金守炫的话称:“我们正在用匮乏的人力和舰艇资源与变得如黑社会般暴力的中国船员们对峙,努力守护我们的渔场”。

这一切都反映,韩国和韩国海警在表明回归“严打”的决心。

“严打”是韩方的拿手绝活,但却偏离了中韩渔业冲突的解决之道

除了解散之虞造成的短暂松散,韩国海警对中国渔民采取的一直是“严打”措施

事实上,韩国政府此次回归“严打”,符合韩方一直以来的作风。他们一直以来都不是“软蛋”。

就在“岁月”号海难发生之前,韩国国会于5月2日出人意料地通过《关于在专属经济区对外国人的渔业活动等行使主权的法律》(又称《专属经济区法》)修正案,大幅加强了对“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的制裁力度。“非法捕捞”渔船的罚款上限从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6万元)增加到2亿韩元,韩国海警也将有权没收用于“非法捕捞”的渔具和捕获的渔产品。修正案还规定,如果韩方执法人员下达停船命令后,“非法捕捞”的外国渔船拒绝回应,海警可以在此基础上将罚款再增加5000万至1亿韩元。由于该法实际上主要针对中国,所以也有媒体称其为《杜绝中国渔船非法捕捞法》。

2001年至2013年,韩方许可中方入渔的渔船数量和捕捞配额在不断下降2001年至2013年,韩方许可中方入渔的渔船数量和捕捞配额在不断下降

韩国海洋警察厅甚至允许执法海警携带枪支应对“暴力抗法”的中国渔民。2011年,韩国海洋警察厅在全国指挥官会议上决定, 针对进入韩国管辖海域进行非法捕鱼的“可疑”船只,如果对海警要求停船的命令置之不理并使用凶器妨碍执行公务的,海警可以积极使用包括枪支在内的所有手段进行逮捕。如果韩国海警在执法过程中感到对方的攻击威胁自己生命, 或者非法捕鱼的“可疑”船只在船体设置障碍物致使不能正常“执行公务”,那么海警也可以使用枪支。

这一切均体现出韩国海警对中国渔民一贯的“严打”作派。

所谓“搁置争议,先行合作”的方针,是中韩渔业冲突不断的症结所在

我国与韩国渔业冲突目前能够依据的书面文件只有《中韩渔业协定》,于2001年6月30日正式生效实施。但《中韩渔业协定》最根本的缺陷在于,它连划界问题都还没有解决,而是决定暂搁置海域划界争议,先行解决渔业合作问题。这就造成《中韩渔业协定》有明显的临时性,各方都倾向于采取一种较为模糊的立场。

划界的争议就如秃子头顶的虱子,就摆在那,不是你说搁置就能搁置的。争议未决,就发展所谓的“渔业合作”,不爆发冲突才是奇怪。这次韩海警枪杀中国渔民,发生在全罗北道扶安郡以西的海域,恰恰也是划界的争议区。

为什么说海域划界是解决冲突的关键?不妨以中国和越南的《中越渔业协定》为榜样来探讨。《中韩渔业协定》与《中越渔业协定》在相同的大背景下签订,两个协定的内容和设置很多都是类似的,区别在于《中越渔业协定》首先解决了海域划界问题,这直接减少了这几年中越渔业冲突(虽然也有)。

例如,在渔业共管区方面,《中韩协定》设立的暂定措施水域和中越协定所设立的共同渔区都属于由缔约方共同养护、管理和利用的区域。然而,中越共同渔区是建立在两国已划界的专属经济区的基础上,中越两国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明确适用于己方一侧。而中韩暂定措施水域,仍是尚未划界的争议海域,主权和管辖全都不明确。

中越北部湾划界协定线及共同渔区示意图中越北部湾划界协定线及共同渔区示意图

同样由于进行了海域划界,《中越协定》有一个小创新——设立小型渔船缓冲区。该区域位于两国的领海范围内,原则上这部分水域完全属于各自的主权范围,任何船只未经允许都不可进人。但是,考虑到中越双方都有大量的小型渔船,在缺乏精确的定位系统时可能会无意地跨过两国分界线,因此,中越两国对此作出了特殊安排。缔约一方如发现缔约另一方小型渔船进人己方一侧水域,可予以警告并采取必要措施令其离开该水域,但应克制,即不扣留不逮捕不处罚或使用武力。

这种设立缓冲地带,用和缓方式解决问题的智慧,是值得学习的。2004年《中越协定》生效后,中越渔业纠纷逐渐减少。2007年,两国的涉外渔业事件发生率居然为零。

但《中韩协定》,不仅没有有效减少两国间的渔业冲突,相反,正是该协定生效实施之后,中韩之间才开始爆发大量严重的渔业冲突。

韩国的高调“严打”,更不利于病灶的去除

所以,解决中韩渔业冲突,海域划界显得尤为重要。事实上,在这方面中韩之间并非毫无进展。以习近平主席近期访问韩国为契机,中韩共同同意在明年启动海域划界谈判,表现了两国的立场:有分歧很正常,也在所难免,最关键的是要通过谈判、和平的手段破除这些分歧。…[详细]

但是一个现实是,受中国船长“死亡事故”的波及,原本从15日开始的为期1周的中韩黄海非法捕鱼联合巡查已经延期。韩国海警开枪打死中国渔船船长事件仍在僵持,这个关口上,不但再次强调对中国渔民进行“严打”,还邀请媒体前来围观造势,这种高调“严打”,对中韩两国海域划界谈判的准备工作无疑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结语

韩国在节骨眼儿上回归“严打”政策,还请媒体围观造势,十分不利于中韩海域划界谈判的进行,已经背离了中韩渔业冲突的解决之道。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王冠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