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断工人安全绳:“熊孩子”怎么治

近日,又有一起“熊孩子”的恶劣行为受到关注:因嫌楼外施工的电钻声太吵,影响到自己在家看动画片《喜羊羊》,一个10岁男孩想到的处理方法,居然是用刀子割断工人的安全绳。还好绳子有两根,工人只能悬吊空中等待营救。我们周围这种极端案例可能比较少,多的是一些寻常调皮的“熊孩子”,但这两种孩子都应该引发我们思考。 …[详细]

“熊孩子”不仅恶作剧,而且可能作恶

寻常“熊孩子”特点:无规则意识、有“环球皆我妈”倾向

从去年开始,“熊孩子”已然成了一个热词,这本是北方地区形容孩子不懂事、调皮的一句方言,带着相当程度的亲昵成份(各地这样的方言也很多),但是,现在“熊孩子”这个词一出现,亲昵的嗔怪很少,指责、怨忿和无奈更多,以至于很多人调侃“慈母手中线,勒死熊孩子。”

标志性事件是,网友在人人网吐槽“柜子里收藏了二十几个‘手办’(动漫模型,可拆),但回家后发现基本都被肢解毁坏了,另外价值万元的耳机也不见了,且电脑硬盘中的资料被删,损失约有三万元。而这一切,都是来串门的亲戚家的‘熊孩子’闯的祸。”

遇见“熊孩子”确实让人头疼遇见“熊孩子”确实让人头疼

虽然一百个熊孩子,有一百件不同的英雄事迹,但他们之中却存在着一些共同的元素,其中最普遍的是没有规则意识(既指小孩,也指大人)。其中一个最常见的情景发生在电影院。如果你进电影院看电影,最不幸的情况,不是遇见了喋喋不休给女朋友指点剧情的剧透狂,而是周围有带着小朋友看电影的家长。小朋友在电影院无“公共场合不喧哗”的规则意识无可厚非,但家长在发现问题时,首先应进行劝说,如果劝说教育无效,应该直接带着孩子走人。

无规则意识进一步恶化,就会发展到“环球皆我妈”这个程度,把自己父母允许、容忍的行为,理所当然的认为社会上的其他人也会允许、容忍。像摧毁手办、删除电脑文档这类事件,算是这种无规则意识的发展巅峰。但总体上来看,这些孩子虽然令旁人讨厌,会被骂没有家教,真要是说会对社会运行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倒也未必,最多也就是造成一些经济损失,这也没啥好说,按价赔偿就行。

极端“熊孩子”特点:具有反社会人格,对他人人身安全成伤害

近期发生了两起恶性“熊孩子”事件。其中一起,因嫌楼外施工的电钻声太吵,正在8楼屋内看动画片的10岁男孩,一气之下用小刀子将施工者下方的安全绳割断,致使其悬在半空动弹不得,经消防大队紧急出动后才将人安全救下。面对警方询问,小孩说,“我当时在看《喜羊羊》,外面钻机打墙的声音太吵,我就用刀子把绳子割断了。”

被割断绳子而悬在空中的工人被割断绳子而悬在空中的工人

另一起,也是一个10岁大的男孩,将一只铁质茶叶罐套在7个月大的表妹头上,结果怎么也取不下来,而之前家长曾尝试取下茶叶罐时,已经将女婴的额头处弄得伤痕累累。最后民警决定用钢锯条,将茶叶罐侧面锯开后再用铁钳将茶叶罐剪开。

这两起事件,其实已经没法再用“熊孩子”这个轻描淡写的词语一笔带过了,涉及到了严重的可能造成的人身伤害,并且都发生在几乎完全懂事的10岁孩子身上。比这两起事件更恶劣的,无疑是去年年底发生的“女孩摔婴”事件,也是10岁的女孩,而她在事后,已经跟随母亲远赴新疆。这三起事件背后,透露着严重的对生命的蔑视。

实际上,类似的事件绝非只发生在中国。去年,在美国青少年中流行一种叫Knockout的“游戏”,就是一群十几岁的青少年聚在街头,冷不丁地以重拳攻击路人,目的就是一拳头就要让对方不省人事。他们还会录下视频并发到Facebook上炫耀他们的强大。根据CNN报道,因这种罪行而被逮捕的男孩们的家庭,都坚称他们的孩子只是在玩一个“没想到会失控的恶作剧”。

媒体报道称,老人和带小孩的女人也不会幸免于这种暴力游戏媒体报道称,老人和带小孩的女人也不会幸免于这种暴力游戏

显然,所有这些涉及到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案例,不是仅仅一个恶作剧能够解释的。据荷兰莱顿大学人类发展研究所的研究,会对他人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的少年,往往都具有反社会人格。虽然有研究表明,这种反社会人格有先天的因素:《社会认知与情感神经科学》(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指出,这些青少年大脑中,负责处理社会信息和冲动控制的区域存在缺陷。但更多的研究表明,这还是和后天的教养有关。2006年,一项研究在威斯康星的一个少年拘留所里展开,它涉及141名在青少年反社会人格量表中得到高分的未成年罪犯。事后,威斯康辛大学的讲师和治疗中心的心理学家Michael Caldwell报告:一旦获得假释,接受过治疗的少年比控制组的少年更有可能不再犯罪。

要警惕全社会对“熊孩子”的宽容

对于寻常“熊孩子”,很多人的宽容来得理直气壮,“他们还小啊!”

先来看一个帖子,有个母亲在天涯说:在餐厅吃饭,就因为儿子稍微调皮了一点就被打了一耳光!气得现在还在发抖。

原来,这位母亲带儿子去附近的餐厅吃饭,她儿子喜欢到邻桌到处跑跑看看,几次去骚扰吃螃蟹的邻桌,最后因为跑到隔壁桌上去抓螃蟹,被别人把手甩开后,动手打了这桌的人,结果被回打了。关于打人这件事,是非分明:即使小孩因为被甩手而打别人,成年人也不应该对孩子施暴。但这位母亲的愤怒点在于:小孩子去乱跑乱跳都是正常的,去抓别人的菜也是正常的,因为她儿子“有这个习惯”。因为这点事就动手是禽兽。

但是,“小孩子去乱跑乱跳都是正常的,去抓别人的菜也是正常的”,这两个“正常”是仅仅针对和这个孩子有血缘关系的人而言的(即容忍度高),对其他的人就不是正常。这位母亲正确的做法应该带孩子离开餐馆,而不是放纵不管。但是,很多人都会持“你这么大个人还跟孩子一般见识”的潜意识,即使熊孩子侵犯了你,你也没处说理。

前段时间,大陆游客在香港因幼儿便溺事件和港民发生争执,在具体的那件事上,我们已经分析过香港市民并不占理,但可以看出香港整体上对公共空间的卫生、规则的敏感度。早在1985年,香港教育署颁布的《学校公民教育指引》中,就针对幼儿园到高中各个不同的阶段,都制定了详细的公民教育目标和课程。在“熊孩子”高峰期的幼儿园和小学阶段,香港学校就通过公民教育科中的“家庭”、“学校”、“我们的社区”等课程,让儿童认识到职责、规则、合作、权利和义务等概念,而到“熊孩子”的初中时期,学校又通过厘清个人的权利与义务来彻底扭转“熊孩子”的成长方向。

香港的幼儿园孩子都十分懂礼貌讲规则香港的幼儿园孩子都十分懂礼貌讲规则

除了学校教育,更和家教分不开。2012年,香港家庭教育学院发表了一项有关“香港学童礼貌表现”的调查结果,受访的300位家长中,有接近八成的家长认为“在家灌输礼貌是重要的”,有超过六成的家长认为“礼貌属于家教的重要项目”、“家庭是孩子行为养成的最大责任方”,只有约一成的家长认为,“只要子女成绩好,无礼行为是可以接受的”。

去年4月26日,哆啦A梦展在上海举行,这是孩子们的天堂。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香港展出时几乎完好无损的100座哆啦A梦塑像,却在上海彻底沦陷了。虽然塑像附近张贴着“请大家礼貌对待哆啦A梦”之类的告示语,但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在展出现场司空见惯的现象就是,对于若无其事骑在塑像上的孩子,家长忙的不是去喝止,而是拿出相机赶紧拍照留念。

针对公众展览中的“熊孩子”行为,香港海港城公关Jenny M ei介绍了香港的经验。例如,在香港举办的大黄鸭中国首秀,除了高达16米的大黄鸭停留在维港海面,在海港城商场前面也有一系列的黄鸭塑像展出。Jenny表示,人流较多的时候,展览会设置单行参观通道,让家长带着孩子沿着通道有序排队,而小孩对于黄鸭的每一个“过分”举动,海港城工作人员都会眼明手快地加以制止,“直接告诉他们这些行为不恰当,也会要求家长帮忙劝导。”

对于极端“熊孩子”的恶劣行为,一放了之是对所有人不负责任

按照我国刑法,14周岁以下青少年实施任何刑法禁止行为,均不负刑事责任,而家庭管教和收容教养往往收效甚微,李双江之子李某某就曾因殴打他人被收容教养一年,在其涉入众所周知的轮奸案之后,不少人也开始反思收容教养的问题。而美国的少年司法,独立于刑法之外,自成体系。少年法庭的审判主要是一种民事行为,法官代表未成年人利益,从改造未成年人的角度决定处置方式。台湾奉行“以教代刑”,保护处分优先于刑罚,但失职家长可能被罚款甚至公告名字。

虽然割断工人安全绳这起事例中,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这个行为本身已经足够引起重视,可笑的是孩子父亲“赔偿给工人一根新的绳子”。在台湾,如果因少年监护人失职导致少年触法,法院将强制监护人对少年进行8到50小时的亲职教育辅导。若拒绝,将被罚款3000到10000元新台币,经再通知仍然不接受者,得按次连续处罚,至其接受为止。经连续处罚三次以上者,监护人之姓名还将被公告。

另外,一些极端案例,是可以引发人们对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思考的。比如,日本的刑事责任年龄最低点原来定在16周岁,但1997年,神户一名14岁的学生接连残忍杀害一名11岁男童和一名10岁女童,促使2000年日本国会将刑事责任最低适用年龄从16岁降到14岁;2002年,北京蓝极速网吧的一场大火夺取了25条生命。涉嫌纵火的两名未成年人中,14岁的宋富被判无期徒刑,而13周岁的张哲则被送至收容教养,3年后恢复自由。事件中,被害者家属和社会各界也曾呼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

14岁这条线,并非不可动摇。比如香港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就是10岁。与此同时,中国青少年犯罪已呈现低龄化趋势,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在2013年11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青少年出现不良行为的平均年龄为12.2岁。这就非常有必要重新审视14岁这条线。

对“熊孩子”有必要“以暴制暴”,更要营造自由而不放纵的环境

这个“以暴制暴”,当然不是指对孩子施加暴力,而是让他们知道有更有力量的人

现实生活中,一些家长对于孩子做“熊事”,处理态度往往会有两种:一种是打骂,但这种打骂,基本只是情感上的大发泄;另一种就是不管不顾,放任孩子的所作所为,“护犊子”心强。

但是打骂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儿科学(Pediatrics)》上的一篇研究发现,进入小学后(5岁左右的儿童),跟没有挨过打的孩子相比,挨过打的孩子问题行为更多,而《儿科学》上刊登的研究中,半数以上被询问的母亲在孩子3岁至5岁时打过他们屁股。

不需打骂,需要另一种“以暴制暴”,比如,他要拿你的“手办”,你可以建议和他比试掰手腕,掰得过就给他;让他用自己的拳头打你的拳头,等他感到疼痛,自己就会知道放弃。

更重要的是给孩子营造一个自由而不放纵的成长环境

孩子一切从无开始,从呱呱坠地到会走路、说话、吃饭、写字……逐步完成一件件“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以适应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

孩子在2岁半到6岁时,处于社会规范敏感期,开始逐渐脱离以自我为中心,而对结交朋友、群体活动有明显倾向。这时,孩子的一些不当行为只是在探索,如果父母此时有不当定性,孩子就真的会出问题。这是自由方面,但是,父母给孩子灌输规则意识越早越好,要意识到孩子的规则来自家长,家长的身教起决定作用。在自由的环境里,孩子对于父母制定的规则是不抵触的,父母提出规则的建议时,他们往往愿意接受,并逐渐内化成自身的规则。

在孩子6岁之前,要给他养成一些基本的行为规矩。需要让他知道,做了错事,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就是要让他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一定代价,比如适当剥夺或者延迟满足一次他最在乎的东西,或者最想做的事情。而且,家长一定要说到做到,不可以因为孩子哭闹,就轻易妥协。

结语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说给别人听的,意思是让大家都有照顾幼儿艰难的同理心,但孩子家长本身不能有这种心态,觉得全世界要像自己一样疼爱这个孩子,孩子更不能认为自己父母可以接受的事,全社会都能接受。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张德笔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