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又一次在伊拉克动武

美国五角大楼8日宣称美国已向伊拉克北部发动空袭。空袭的目标是伊拉克极端武装ISIS(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2011年,美军撤离伊拉克,为何此番又再动干戈? …[详细]

美国国内的主流舆论并不支持美国武力介入伊拉克

多次的民调都显示,不支持美国在伊拉克动武是压倒性的,奥巴马政府也对此非常谨慎

进入2013年,伊拉克国内安全局势急转直下,极端组织ISIS屡屡挑起祸端。而在今年6月份,“三万政府军被八百叛军吓退”这样的事情发生后,ISIS越来越强势,攻城拔寨后又实施极端统治,局势就更不稳定了。6月下旬,根据新华社等媒体报道,伊拉克政府已向美国求援,希望美方动用空中力量打击极端武装。不过美国政坛本身就有分歧,而奥巴马政府举棋不定。

民意是非常重要的原因。近年来,美国的主流民意是并不想被拖入到中东的战争泥潭中。在2011年,奥巴马在强大的民意下,宣布从伊拉克撤军。一如既往,纵然伊拉克的局势非常严峻了,但是在民调中,反对干预仍然是主流。民调都呈现这个结论:路透/益普索(Ipsos)的民意调查显示55%的受访民众反对美国在伊拉克进行任何形式的干预;只有20%的受访民众支持干预。CBS/纽约时报的民调中也是有55%的民众认为美国不需要为伊拉克境内的暴力局面做什么,少于42%的则认为美国该做点什么。

自然,奥巴马政府对于是否出兵也很谨慎,尽管在6月份表示不排除空袭,不过实际的措施就是派出了300名的军事顾问。这样的表态有些“面子工程”,不痛不痒。那么,到底是什么促使了奥巴马改变主意?…[详细]

美国的主流民意并不支持出兵伊拉克美国的主流民意并不支持出兵伊拉克

然而,比“基地”还危险的极端组织ISIS最终“逼回”美军

背景:有“理想”、有手腕的ISIS“横空出世”,奥巴马政府被认为早前低估了该组织

今年6月以前,听说过ISIS的人恐怕不多。它尽管算是发起于伊拉克,不过却是在叙利亚内战中发展壮大的。其气势之凌厉,手段之毒辣,很罕见。

ISIS的前身是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本身在伊拉克境内算不上强大。2006年,“伊拉克基地组织分支”无论是在对美军还是在对当地部落中,都不断吃败仗,不足惧。随后的几年,关于该组织的资料不多。

蛰伏后,该组织遇到了叙利亚内战这个“契机”。叙利亚内战中,反对派的成分非常复杂,ISIS就是其中一支,从伊拉克进入到战乱的叙利亚后,ISIS很快站稳脚跟,控制了一些地区,把握行政、财政大权。待到壮大之后,ISIS就又重新开启在伊拉克的活动,甚至直接逼近巴格达。

ISIS的年报中对攻击类型、次数都有详细统计,完全“公司化”经营ISIS的年报中对攻击类型、次数都有详细统计,完全“公司化”经营

ISIS不是个一般的极端组织,它有“理想”也有手段。所谓的“理想”,指的是ISIS早在7年前就提出独立建国,有纲领,而现在一般都认为ISIS就是想要建立起一个超越现有国境的伊斯兰国家;所谓手段,则是ISIS不比一般恐怖组织,训练有素、懂得迂回,实用主义至上,它甚至还发布自己几百页的年报,公司化经营。总之在行事上十分狠辣、老练。而它现在被国际社会看作是“国际圣战的新堡垒”,事实上,ISIS的成员就是来自不同的地方,埃及、沙特、利比亚、突尼斯等等国家都有。

而奥巴马被一些舆论指责纵容了ISIS的壮大,没将其扼杀摇篮里。因为之前在美国国内,一些专家就预测过,如果不把极端恐怖组织的“反对派”消灭,而扶持“温和反对派”,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因此,一些舆论认为,奥巴马政府低估了ISIS太久,犯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详细]

ISIS正在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让美国出击显得非常迫切

利用网络、新媒体,ISIS喜欢对自己的“功绩”进行大肆宣传、吹嘘,例如斩首士兵后,将头颅悬挂,并拍成视频。相当暴力、血腥。而ISIS控制一地之后,就会展开对其他教派、宗派的行动,如果对方不顺从皈依自己的教派,就或强迫皈依,或展开迫害。

雅兹迪人正遭遇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雅兹迪人正遭遇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人道主义危机愈演愈烈。在上周日,ISIS夺取了辛贾尔市,这里是雅兹迪人的家园。雅兹迪人信奉一种结合了伊斯兰教和古代波斯宗教元素的宗教,因而被ISIS视为异端、恶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宣称,由于收到ISIS极端组织的死亡威胁,约4万名伊拉克宗教少数派民众被迫藏身在北部辛贾尔山上,他们目前正面临被渴死和热死的风险。这将会是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不过,美军已经启动了人道主义物资空投。…[详细]

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是连库尔德人也拿ISIS没有办法了,美国无法坐视不理

这场“人道主义危机”尽管促使了美军出兵,但是仍然不是决定性的。根据央视的报道,美军向ISIS动武的地方在埃尔比勒。这个地方就是库尔德地区的首府,有大约150万居民。库尔德人所在地区一直以来都比较安定、繁荣,有个独立梦。库尔德人的“自由卫士”安全部队,也被认为比伊拉克政府军能干、可靠得多,武器装备也更为精良。而在6月份,政府军因为ISIS的威胁,退守石油城市基尔库克之后,库尔德人的军队接管了那里。

库尔德人被寄予厚望,认为能够抵挡住ISIS,之前的舆论也认为,ISIS不太会侵犯到库尔德人的地盘上去,无意与之而战。结果,这几天,情势急转直下,令人惊讶是库尔德“自由卫士”竟然也抵挡不住ISIS了。不仅丢了城镇,让ISIS径直威胁到自己的大本营埃尔比勒,甚至还丢了伊拉克最大的水库。分析称,若利用该水库制造洪灾,将可同时对南边50公里的伊国第2大城摩苏尔,及450公里外的首都巴格达带来死伤、毁灭与混乱。

伊拉克政府军在基尔库克等地落荒而逃,库尔德“自由卫士”就去收编。所以,一些舆论认为,库尔德“自由卫士”是因为一边要巩固新地盘牵扯了精力,所以才在与ISIS的交战中落败。不过无论此事论断如何,都足以说明ISIS绝对不是什么一遇到正规军就会现原形的杂牌组织,不容轻视。

而一个现实就是埃尔比勒被威胁了,在这个地方设有美国领事馆,驻有美国外交官和文职人员,以及协助伊拉克军队的美军顾问。所以,奥巴马的行动也是要保护美国人的安全。另外,倘若连库尔德人的首府也失守,对整个伊拉克抗击ISIS来说,打击都是巨大的。奥巴马在昨天的声明中就说,美国“能够而且应该支持把稳定带给伊拉克的温和力量。”…[详细]

不过,纵然又动武,美军深度介入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

“必须做点什么”,所以要动武;害怕陷入泥潭,所以只是“做一点”

除了空袭,美国不会派出地面部队。这也是美国现在在军事行动的一个普遍准则。因为一旦地面部队被介入,就意味着被拖入“动武泥潭”的可能性,要投入巨大的精力、财力。实际上,在空袭之后,美国政府内部也对下一步怎么做有分歧。

专题《打叙利亚,美国还在犹豫什么》也指出过,美国人也开始接受本国“能力有限”,不能再做“世界警察”。有专家就撰文分析过,“首先,在某个地方有些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例如叙利亚政府军使用了化学武器;然后,美国人很自然地想要‘做点什么’;为了确保美国人和美国军队的安全,干预最好要远程进行,因此首选的方式是精确轰炸、巡航导弹和无人机袭击;但在没有完整方案的情况下,这些打击方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军费却消耗得飞快,总统为了国家安全无限制地继续空袭,而国内民众却发现对这种支出无能为力;于是,为了‘必须做点什么’,使用了精确炸弹和无人机,同时陷入了军事和财政上的巨大泥潭,而没有人能预料到这种后果。”这次的美军对伊拉克恐怖组织定点空袭也逃不脱这样的模式。…[详细]

ISIS非常残暴,美国“必须得做点什么”ISIS非常残暴,美国“必须得做点什么”

当然,在伊拉克问题上,美国还有比较全面的政治介入,只是收效存疑

军事上的保守不代表政治上的不介入。伊拉克内部派别纷争严重,如专题《武装分子何以能直逼伊拉克首都》所分析,什叶派总理马利基的“威权”路线并不奏效,还得罪了少数派。而伊拉克战争结束之后,其实各个派别之间也只是维持着脆弱的平衡。ISIS正是利用了马利基的“多数派”对少数的逊尼派的施压。有的分析就认为,ISIS之所以得到很多逊尼派民众的支持,其实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外部环境当然也在推波助澜。ISIS被指得到了一些中东富国的金援。另一方面,马利基背后也有伊朗政府的影子。所以,美国政府多次批评马利基政府,希望找到一个能够让几派人和解的办法,另一方面,早前有报道指出,美国也对向ISIS提供资金援助的国家提出了交涉。只不过,伊拉克的局势至此,要破解困局很难,需要的是多方的和解,这又何其困难。…[详细]

结语

ISIS被称为最危险、最有钱的极端组织,带着“宏大野心”,其危害可想而知。所以,ISIS逼出美国再次在伊拉克动武并不难理解。只是,这样的动武多半也是“蜻蜓点水”,人道主义危机依旧悬在伊拉克头上。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王杨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