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玉林官方对狗肉节不断妥协

夏至逼近,又到一年玉林狗肉节时。最近几年,关于玉林狗肉节的争议,每年都闹得沸沸扬扬,但狗肉节依然在办。今年,玉林官方颇多让步,甚至不承认自己和狗肉节有任何瓜葛,这是为何? …[详细]

玉林官方所言“狗肉节和我们无关”并不可信

吃狗肉是习俗,但玉林狗肉节是“新习俗”

近日,玉林市政府通过新华社发布了《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称所谓狗肉节,“是夏至当地人们聚会的一种自发形式”,即指这样的狗肉节是当地习俗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自然产物。

这样的说法是事实吗?我国确实有一部分人喜爱吃狗肉,尤其是在两广地带。在100年前辜鸿铭在广东办的《时事画报》里,夏至吃荔枝和狗肉就被作为粤地风俗来描述。

但是在今年5月山东大学发布的《玉林狗肉消费及相关问题社会调查报告》中,指出这种风俗在玉林地区已经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消散,“很多玉林人根本不吃狗肉”,同时指出“狗肉节并不是自发形成的,而且源起不超过五年的时间,它并不具有传统习俗的特点。”

玉林狗肉节不仅和当地政府有关,而且是其融入旅游招商的主打牌

在《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里,称所谓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玉林市各地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活动。

然而,当地政府想与狗肉节撇清关系并不容易,借“玉林荔枝狗肉节”上位,打出相关产业的推广、包装等“组合拳”,一直是玉林政府相关部门的强项。关于玉林狗肉节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9年玉林举办的美食节,在这个节日上,玉林脆皮狗肉获得金奖,而这个活动的主办方正是玉林市旅游局。至此,“玉林荔枝狗肉节”正式在每年夏至日举办。

玉林脆皮狗肉曾获得旅游局主办的美食节金奖玉林脆皮狗肉曾获得旅游局主办的美食节金奖

另外,从第二届玉林药博会的“更期”也可看出端倪。玉林第二届药博会的会期,本来定在2010年下半年,但却因“某种”原因“提前”到了6月份,并且5天的会展定在17日至21日(夏至日)。

《玉林晚报》2010年4月28日刊发的该“更期”消息,标题即为“玉林药博会首办美食节,荔枝狗肉节成亮点”。该文称:“记者从玉林市旅游局了解到,今年提前到6月举办的第二届药博会,将举办以养生为主题的保健美食节,活动期间恰逢夏至,本市特有的荔枝狗肉节将激情上演。”

此前,因爱狗人士的逼迫性压力,玉林官方已做出诸多妥协

禁公务人员吃狗肉,禁当街屠狗,遮盖“狗”字,都是玉林官方做出的让步

玉林狗肉节,一直是爱狗人士心中挥之不去的痛。自2010年起,“玉林荔枝狗肉节”被国内一些动物保护组织知晓,开始受到关注;2011年和2012年,这些组织又吸纳了更多的反对者,开始到玉林当地的狗肉档去抵制;去年夏至(6月21日)当天,一名爱狗人士前往玉林,在堆满狗肉的桌子前下跪,“向狗谢罪”,更引发集体讨伐;今年,夏至逼近,有更多的明星如杨幂、陈坤、大S,也加入这种声讨和呼吁,要求玉林当地取消狗肉节的举办。

影星谭耀文在微博发文呼吁抵制玉林狗肉节影星谭耀文在微博发文呼吁抵制玉林狗肉节

随着时间的拖沓,爱狗人士对玉林狗肉节的抵制热情并没有退散,而当地政府面临的压力也与日俱增。去年,玉林食药监局的李骏青局长还在节上表态“你要是敢干涉吃狗肉,他们会提刀杀人的!”今年,玉林当地就或明或暗的出台了三项规定,背后的妥协意味不言自明。

在今年5月下旬,距夏至日狗肉节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先是有当地官员披露,“政府发出内部文件,禁止公务员及家属在最近一个月内公开吃狗肉”。到了今年6月初,10名外地人员,踢坏玉林当地经营狗肉商户的大门,想强行救狗,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双方报警后,商户向多家部门出示了动物检疫证等相关证件,不明身份的“救狗者”不能出示任何“狗是偷来的”的证据,踢门后扬长而去。可以看见,随着夏至日的临近,爱狗人士的逼迫性也在加强。

在今年端午节前后,玉林市工商局又通过商会向商户发布“口头通知”,禁止任何人当街宰杀狗类,禁止通过各种字号向公众招徕狗肉生意。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刚刚粉刷过的店名“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餐馆”已经更名为“玉林第一家脆皮肉餐馆”,“姐弟丽江脆皮烧烤狗”售货车,被车主用纸条糊住“犬”字偏旁,变成了“姐弟丽江脆皮烧烤句”。

连路边小贩带狗字的广告都不能幸免连路边小贩带狗字的广告都不能幸免

禁止公务人员吃狗肉,是表达当地政府的一种态度,“我们对自己内部人已经先管理起来了”;禁止当街屠狗,禁止商铺招牌中出现“狗”字,虽然不改变杀狗、吃狗、卖狗肉的事实,但对爱狗人士的感情上算是一种安抚。可以说,在媒体不断关注,爱狗人士不断“围攻”的不利背景下,玉林当地的官方态度已经发生了不少转变。

实际上,这样的妥协,在国外也有先例。1988年,汉城要举办奥运会,而一些国家的动物保护组织强烈要求韩国禁吃狗肉,甚至要以抵制奥运会来加以“威胁”。为了“顾全大局”,韩国政府采取了比较折衷的方式,要求繁华地段的狗肉馆迁移,“躲一躲”。2002年,这样的情况在韩日举办世界杯的时候又“旧事重提”,又有一大批狗肉馆被迫选择关门大吉或迁到城市外围。世界杯之后,有不少韩国媒体质疑政府此类驱赶性行为的合法性何在。

但是这样的妥协,在爱狗人士看来“做的还不够”

有浙江金华“湖头狗肉节”彻底取消的成功案例,爱狗人士旨在一步到位

2011年10月18日,时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的蔡奇,在腾讯微博发出了8个字:狗肉节已永久取消。

原来,自2011年8月开始,国内一些动物保护组织关注到浙江金华每年都会举办狗肉节,便不断发帖谴责这一行为。此后,“湖头狗肉节”遭到微博网友大面积“声讨”,包括演艺明星在内的各界人士也加入挞伐行列。最终,浙江金华市婺城区乾西乡政府在舆论压力下,让“湖头狗肉节”于2011年寿终正寝。

“湖头狗肉节”的现场标语“湖头狗肉节”的现场标语

正是这次网络讨伐的胜利,让“动物保护志愿者”将矛头指向了玉林市政府,希望用同样的手法迫使玉林不办狗肉节,而不只是“不让公务员吃、不残忍地吃、不大张旗鼓地吃”。

并且,狗肉节若打上官办烙印,性质大不同,索性撇清

爱狗人士认为狗肉节的狗以偷盗为主,政府岂能坐视不管

动物保护组织和一些自发的爱狗人士认为,狗肉节上的狗,以偷盗为主,而并不是规模化养殖的肉狗。这种看法,得到了中国农业大学临床系主任夏兆飞的认可。他认为,现在的技术能做到犬类群养,但需要相当高的技术,且难度相当大,一旦有失误会大量死亡。即使能够群养,一斤狗肉的价格也应该超过100元,不可能是现在玉林的十几元至几十元。

夏兆飞还说,犬类群养还涉及品种问题,一般不会有特别多的品种同时养。这也一定程度上证实了,狗肉节上种类丰富的狗“家养性”和“来路不明”的特征。

爱狗人士认为玉林狗肉节的狗,来源有问题爱狗人士认为玉林狗肉节的狗,来源有问题

但是截至目前,还没有证据能证实,每天消耗近万只狗的玉林狗肉节主要供货源是偷盗得来的,而且这种观点也存在疑问—哪里来这么多被偷盗的狗呢?有一种可能的来源是无主的流浪狗。

如果狗肉节不是带有官办烙印,那么,谁家的狗被偷了去报警就是,哪个爱狗人士说“狗是偷来的”,自己去举证就是。现在,由政府参与、宣传了狗肉节,同时,质疑“狗肉节的狗以偷盗为主”的声音如此强烈,当地政府却不给出回应,自然招致爱狗人士的愤怒。

爱狗人士认为,残杀狗有违人道,政府应该出台屠宰狗的标准

之所以玉林官方会禁止商户当街屠狗,就是很多爱狗人士认为,当街屠狗太残忍,他们受不了这个刺激。同时,媒体也报道“玉林市没有一家合法的狗肉屠宰场,也没有任何狗肉检疫程序和标准,控制狗则是用毒针或者毒药。”

问题在于,狗肉并不是我国流行的食用肉,迄今为止,国家没有出台强制屠宰狗的标准。既然没有标准,法无禁止即许可,质疑屠宰方式便失去了最重要的法律基础。而如果官方参与其中,爱狗人士自然要问一句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标准,为什么官方可以接受“残忍的屠杀行为”。

结语

如果狗肉节不带官办性质,是纯粹的商业行为,那么这种颇具争议性的事物,不妨交给市场去检验。而如果狗肉节有了官方背景,对狗肉来源、食品安全、屠宰方式以及社会上的反应,可能都需要政府部门来进行评估和监管。不评估,又是闹得人仰马翻。

新闻立场

本期评价

张德笔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