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借“白手套”代持400亿资产?

因乌克兰问题美国对俄罗斯展开新一轮制裁,而这轮制裁针对的目标为和普京交往紧密官员和公司。有分析就认为美国此举意在断掉普京白手套(政客的商业代理人)的财路,冻结其可能高达400亿美元的资产。 …[详细]

目前看,普京借“白手套”代持数百亿美元资产的消息难以坐实

根据传言,普京通过“在海外的不透明的信托网络”控制了三家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巨额股份,通过信托和代理人持有高达400亿到700亿美元的资产。不过,这些消息的准确性还有待考量:

一方面,贪腐消息源自普京反对者,美国财政部在制裁声明中只用了很保守的描述

其实,早在2007年就有“反普京”的俄罗斯政治问题学者向《卫报》透露普京可能通过代理关系,拥有大量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股份,价值达到了400亿美元。之后,维基解密和媒体采访的CIA匿名官员也认可了这个数字。此次,《纽约时报》和彭博社的报道也多是基于这组数据。

实际上,相较于媒体,主导这次制裁的美国财政部的声明里的描述就要保守的多。声明仅提道:“普京投资贡沃集团,可能有门路动用该公司资金”,声明里并没有确切的数字。

而且,涉事普京和俄罗斯公司都强烈否认普京拥有股份,所以要确定普京到底是否通过代理人持有这些公司的股份或是持有多少股份仍需要更多的证据。

不过即便如此,仍能让人对普京2013年申报的“10万2000美元的年收入,以及仅有一套77平小公寓”的财务状况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另一方面,普京的奢华生活被依法供养,且私生活密不透风,难有直接证据证实其腐败

普京热衷于收藏和佩戴名表普京热衷于收藏和佩戴名表

其实普京虽然申报的财产并不多,但根据反对党的报告他的个人生活可谓“奢华”。根据统计,普京有权使用遍布俄罗斯境内20座高档别墅,还可以使用拥有豪华内饰的58架飞机,此外,还有多艘豪华游艇和顶级轿车供随时差遣。而对此,普京的回应是否认了“奢华生活”的指责,称其是依法使用国家资产。而这一切都有俄罗斯总统预算办公室埋单,根据2011年的数据,该办公室每年用以维持普京生活的费用高达26亿美元。所以,有人说普京不在乎个人财富也有一定道理,因为他被依法“供养”了相当奢华的生活。

当然,普京也不是所有的奢华享受都能用“总统预算办公室”解释,在2012年6月,反对派就声称普京被媒体抓拍并检索出的11块世界名表,这些表从德国顶尖品牌朗格,到百达翡丽150周年纪念量产白金手表无所不包。总价约70万美元,相当于普京年收入的6倍。不过这件事最后也还是不了了之。

除了奢华生活可以名正言顺外,在对媒体的控制和安全人员的保护下,普京的私生活几乎密不透风,除了轰动一时的离婚外,他的几乎所有消息都被封锁了。这就使得想要确认他到底有没有通过“白手套”代持股份或者拥有大量财富的难度变得更大。

虽然如此,但是普京确实扶持了很多商人,关系密切

普京的昔日湖畔别墅联盟摇身变为今日的俄罗斯政坛和商界的“核心圈子”

普京和代理人的关系由来各有不同:有的结识于克格勃,比如弗拉基米尔·亚库宁,他成为了现任俄罗斯铁路公司首席执行官。有的因为柔道而成为好友,包括季姆琴科,他是普京的商界代理人,当选2012年俄罗斯首富,还曾经在1998年协助普京成立圣彼得堡的“亚瓦拉·涅瓦”柔道俱乐部。也有因跆拳道而成为普京好友的还有罗滕贝格兄弟,索契冬奥会建筑商,获得了索契冬奥会70亿美元的合同。还有的则是因为在圣彼得堡共事过,比如谢钦,他现在是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的主管,被称为俄罗斯油气产业的“灰衣主教”。

索契冬奥会的主要建筑商罗滕贝格兄弟因跆拳道与普金相识索契冬奥会的主要建筑商罗滕贝格兄弟因跆拳道与普金相识

此外,普京在圣彼得堡任职时还曾创建过一个叫做“湖”的圈子,与另外几名官员和商人一起经营。而在其当上总统之后,这个圈子里的人无一例外的全都成了俄罗斯顶级权贵。其中一位名叫科瓦尔丘克的富豪如今已是俄罗斯新一代寡头中的代表。

而普京的扶持对这些富豪的财富积累可以说有相当大的作用。科瓦尔丘克掌管“俄罗斯银行”,这些年这家银行的业绩突飞猛进,已经是俄罗斯数一数二的大银行。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莫斯科银行”。几年前,这家银行也曾十分辉煌,但却突然一落千丈,被查出大量坏账。而原因也不复杂,俄罗斯银行背后是普京密友科瓦尔丘克,而莫斯科银行背后站着的是前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而早些卢日科夫被罢免,这家银行随即被查出大量坏账,随即这家银行就陷入困境。季姆琴科的财富成长故事也类似,他的企业也是在霍多尔科夫斯基身陷牢狱之灾后获得了大量尤科斯石油公司的业务而迅速成长起来的。

区别于霍多尔科夫斯基、阿布拉莫维奇这些人,新一代寡头均为普京亲自扶持并且与普京过从甚密之人。而在美国此次的制裁名单中,这些普京“密友”也几乎都榜上有名。

这些商人代理人为普京做了不少事情

当然,和普京有如此紧密的关系,普京真打算借助这些寡头敛财也不是什么难事。而除了敛财外,这些代理人其实还有更大的作用,为了维持普京的权力稳固干了不少“脏活”、“累活”。

这些代理人在各自领域极有话语权,控制了俄罗斯大多数财富,能帮助普京提高控制力

按照世界银行的分析,以利润排序,俄罗斯前25%的公司贡献了80%的工业生产。在部分行业中更悬殊,比如食品工业中前25%公司贡献了96%的产品,化工行业为 97%,焦炭和石油制品为99.5%。可见,俄罗斯经济集中性很强,大公司垄断大部分资源。另一个引人注目的统计结论是,2013年该国1.1亿名成年人的平均财富是1.098万美元,而中位数仅为870美元。而这数字鸿沟背后是110名亿万富翁控制全国35%财富。

从数据可以看出,这些寡头在俄罗斯经济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更加重要的是,这股庞大的经济势力都是围绕着普京来转的。俄罗斯头号国企“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集团”,直接受控于米勒、祖布科夫等人(均是“湖”圈子成全)在内的普京心腹。而这家国企不但把持着能源,还资助着俄罗斯的体育产业。此外,控制俄罗斯大部分商演的也是普京的好友瓦廖夫,这就使得相当多的偶像团体和演员也乐于为普京造势。还有把持着“俄罗斯技术”集团从而控制武器贸易的切梅佐夫,以及主导中国俄罗斯石油项目谈判的寡头谢钦,这些人也都是普京在克格勃和圣彼得堡工作时期的好友。

普京有“总统办”供养,但普京的盟友以及相关利益集团却需要代理人供养

普京的圈子是围绕着权力建立的,而金钱无疑是协调这个利益集团的润滑剂。可以说普京这些代理人好友的作用,不一定是直接帮助普京敛财,更多的作用是供养他的利益集团。

私募基金巨头奥来格·什瓦特兹曼就曾在接受俄罗斯《商业日报》访问的时候承认,他管理的36亿美元股票基金集团为“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和俄罗斯对外情报局(SVR)高层有密切联系”的投资者提供服务。而根据俄罗斯媒体的报道,现任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尼古拉·帕鲁舍夫的一个儿子在俄银行VTB集团任职,另外一个儿子在俄罗斯石油公司任职。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谢尔盖·伊万诺夫是特工出身,他的儿子现在是俄国有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属下银行的副主席。

什瓦特兹曼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还表示,很多其他基金投资者不是俄政府的高官,而是他们的亲属。他还表示,通过与情报部门的关系网,他往往能够获得巨大的价格优惠,因为对方“知道他们的背景”。可见,在俄罗斯的很多部门,代理人通过巨额财富这种对特权阶层“供养”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俄罗斯政治科学家叶夫根尼·明琴科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更是直接指出,今天的俄罗斯由一个由高级官员、安全部门人员、商界人士以及他们的亲属心腹组成的非正式团队掌控着。他用苏联时代的意象称其为“政治局2.0”。

此外,对“脏活、累活”这些代理人也“义不容辞”,让普京执政能更“大刀阔斧”

这些代理人还会协助普京做一些并不合适官员直接参与的活动。在美国,就有相当多说客受雇佣普京的这些代理人,他们在业内被统称为“普京游说团”。而凯旋公司(Ketchum Inc.)就是为俄罗斯服务的一家相当知名的公共关系机构,从2006年中到2012年中,凯旋的俄罗斯账户共有2300万美元的收入与开支记录。同一时期,凯旋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收到1700万美元。正是由于这家公司的接洽,普京成功的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署名文章。

为筹备索契冬奥会普京动用了大量商界关系为筹备索契冬奥会普京动用了大量商界关系

在索契冬奥会上的例子更明显:虽然不少公司在索契冬奥会赚的盆满钵满,但的确有一些项目并不那么诱人,甚至亏本。对这样的项目,这些和普京关系紧密的投资者也会参与进来,以表达他们对克里姆林宫乃至对整个国家都有义务。俄罗斯央行前任副主席谢尔盖·阿列克萨申科这样转述这些企业的抱怨,“他们接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说,‘给你一些选择,做这项或者做那项(工程)’。”俄罗斯金属和矿业大亨弗拉基米尔·波塔宁名下的Interros正在建设冬奥会高山自由式滑雪比赛场地“玫瑰庄园”。波塔宁曾表示,他是在和普京一起滑雪时作出这个投资决定的。但之后,由于政府的要求总是朝令夕,波塔宁抱怨说,他被迫在“玫瑰庄园”项目上追加了5亿美元资金。与此同时,由于索契需在奥运测试赛期间闭门谢客,旅游收入也相应缩水。亿万富翁奥列格·杰里帕斯卡业务涉及广泛,从铝材到水电几乎无所不包,他名下控股公司Basic Element的代表说,他们已不记得杰里帕斯卡是如何决定要在索契投资。Basic Element在索契的工程包括翻修机场和建设奥运村,项目总负责人安德烈·埃林森坚称,公司也没指望从中赚得“巨额”利润,相反还因为奥运会的安排使得奥运村项目蒙受了一些损失。

可以说正是由于普京和代理人的关系,让其能更加大刀阔斧执行一些项目,即便这些项目可能会带来亏损,也能通过更多元的公关手段提升自己的国际影响力。

从普京大肆扶持商业代理人,可以看出俄罗斯式反腐存在选择性

财产申报、禁止官员拥有境外资产等措施看上去十分严厉,但执行起来猫腻很多

虽然普京总在各个场合强调“反腐”的铁腕,但具体反腐措施却漏洞多多,执行起来远没有看上去那么雷厉风行。

一方面为了规避官员申报财产,在俄罗斯官员“假离婚”已经成了一种风气。俄新社2013年4月18日就引述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道德委员会副主席安德烈·安德列耶夫的话称,“不排除议员在提交财产申报前为隐匿资产而假离婚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普京希望通过立法防止官员拥有海外资产。但减少资产外逃的计划也不成功,根据美联社刚刚搜集的资料,在乌克兰局势等因素的影响下。最近的数据表明:“俄罗斯今年前三个月的资本外流高达约700亿美元,超过了2013年的总和。”大量的民众,包括官员都在想法设法的转移自己财富。而另一项来自俄罗斯民间组织反贪基金会(Anti-Corruption Foundation)的调查,在90%的案子中,俄罗斯的腐败之徒都是将财富转移至西方洗钱的。

更值得玩味的是俄罗斯的奢侈税。奢侈品税在最早定立时,本来计划把私人飞机、别墅、游艇、豪车等等列为奢侈品征税对象。但最后结果却只列入了车,且按马力来区分是否奢侈,最终订为410马力。原因也十分讽刺,因为俄罗斯很多官员和富商喜欢的BMW7型为407马力。

在学者看来普京式反腐的存在相当大的选择性,有时还被当做打击政敌的武器

在研究俄罗斯问题的学者方亮看来,普京式反腐其实就是俄罗斯司法部门的选择性执法,规避普京及其圈子的贪腐事实。这种反腐的实质上是排除异己和稳定民意。

最好的例子就在2012年底轰轰烈烈的普京反腐中,俄罗斯国防部长、普京亲密盟友祖布科夫的前女婿、俄罗斯武装力量浩大改革的操盘手谢尔久科夫去职。尽管谢尔久科夫在普京权力体系中的地位既重要又敏感,但据外界观察,他并不受体系中其他官员的“待见”。当他在外拈花惹草,与岳父祖布科夫关系紧张,当他引导的军事改革引起军方反对,尤其当普京意欲用一场反腐运动挽救支持率、安抚民意的背景下,他的去职似乎不可避免。

因腐败被去职的俄罗斯前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因腐败被去职的俄罗斯前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因为腐败弊案被免职,不过是一次政治斗争。是开除一个军队和安全局都看着不顺眼的部长,与反腐无涉。

另一方面,针对公民权利意识的爆发,普京所发起的反腐运动便是一种回应。这场运动的高峰便是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因腐败弊案下台,以及最新的“官员及其家人财产和支出申报”的法案。在事后的记者会上,普京高调宣布,2012年俄已经处理了800多名腐败官员。但实际上,这场反腐运动的主体是俄罗斯的政商高层,而非司法系统。

这些都揭示了普京反腐运动的实质,其目的是保住当下权力体制。只要反腐不涉及体制骨架,则可全力进行。但若将谢尔久科夫这种权力体系核心成员投入监牢,则整个体系都会震动。从这个角度讲,俄政治学者明琴科发布的有关俄高层的判断是有道理的,普京虽位高权重,但在一定程度上离不开当下心腹集团,无法随意否认他们的利益。这也是普京无法改变的趋势。(本段主要观点引子俄罗斯问题研究者方亮博客)

结语

普京究竟有多少个人财产虽还有疑问,但美国财政部的此轮制裁,已将与普京交往甚密的政商圈子充分的暴露于媒介之下。而这些商界寡头及其供养的利益集团的存在,对不断标榜“反腐铁腕”的普京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讽刺。

新闻立场

登录后投票将分享到:

本期评价

张春续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