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动作为何越来越出格

近日,日本公营电视台NHK新任高层百田尚树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引发争议。百田尚树由安倍晋三任命,其本身又是日本热映战争作品《永远的0》的原作者,这为我们解读日本右翼新动向提供了很好的视角。 …[详细]

安倍晋三开始对媒体采取不同寻常的举动

公营电视台NHK右翼当道,已成“安倍阁下的NHK”

自去年底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以来,围绕靖国神社,中日之间已经发生多次外交摩擦,安倍本人也因把中日关系比作一战前的英德关系而再次受到舆论瞩目。不过最近最值得关注的动向,则是安倍一手推动的“NHK右翼化”。

NHK(日本放送协会)是日本唯一的公营电视台,地位相当于中国的CCTV,在中国也因高质量的电视剧和纪录片享有盛誉。但NHK前任会长松本正之却在反核电争议、美军驻冲绳基地问题的报道上,得罪安倍政府。NHK的会长人选由12位经营委员决定,而经营委员会却由安倍领导的内阁提名、自民党控制的议会任命。去年底,NHK经营委员会改选了4名成员,全部都与安倍晋三本人关系密切,继而NHK的新任会长也就顺理成章地由安倍人马担任。而近日,三位NHK新任高层,相继曝出露骨的右翼言论。

日本人总结的NHK右翼化三干将,自左至右分别为籾井胜人、百田尚树、长谷川三千子日本人总结的NHK右翼化三干将,自左至右分别为籾井胜人、百田尚树、长谷川三千子

首先是新任会长籾井胜人。在1月25日的就任记者招待会上,籾井胜人就随军慰安妇问题列举法国、德国的例子称,“在进行战争的哪个国家都曾有过”,并对要求日本补偿的韩国提出质疑。籾井胜人称“因为(韩国)总是说得好像只有日本才强行征召过(慰安妇)一样,问题才变得很麻烦。(韩国)一直说着拿钱来,补偿我们。但所有这些问题都已在日韩条约中解决了。(韩国)为什么总是翻旧账(旧事重提)呢?这很奇怪吧。”

日本放送法要求包括NHK在内的广播电视业者有义务保持“政治公平性”。毫无疑问,籾井胜人完全违背了这一要求,因此引来了广泛批评,其发言本身也备受谴责。但与其说籾井胜人是不慎失言,不如说他是有意在就职招待会上表明自己鲜明的右翼立场。籾井其后出席国会听证会,被问及NHK会否在领土争议等议题上表达政府立场时,他竟声言“政府说右,我们不能说左”,并认为NHK应该减少批判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以及侵犯民众知情权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

随后放炮的是NHK新任经营委员百田尚树,他是一名小说家,由其创作的小说《永远的0》和同名电影正在热卖。在一场东京都知事选举的助选演讲中,百田尚树没来由地就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1938年蒋介石试图宣扬日本对南京大屠杀的责任,但世界各国都无视了他们,为什么?因为这从来就没发生过”。他并且声称,“战争时期各国都犯下了暴行,因此没必要把这种事情告诉日本下一代”。

百田尚树其实早就否认过南京大屠杀,在其推特上充斥着露骨的右翼言论。他曾经咆哮:“如果其他国家进攻日本,把那些放弃武力的宪法论者送上战场,让他们跟敌国军队叫:‘这里有日本宪法第九条。’”他曾给维护和平宪法的人起了一个外号叫“妄想的和平主义者”,所以与安倍首相意气相投。然而,百田尚树现在作为国家电视台高层公然否认大屠杀的存在,不得不说是十分出格,许多人抨击他违反了NHK经营委员应该遵守的“不做有损NHK名誉与信誉的行为”。

最近一个被媒体曝出有过露骨右翼言论的是另一个经营委员埼玉大学名誉教授长谷川三千子,也是一个反和平宪法主义者。长谷川去年10月曾撰写追悼文,夸赞1993年在朝日新闻总部开枪自杀的右翼分子野村秋介。野村秋介曾于1963年纵火烧毁某政治人士私宅,1977年他又一手策划了经团联会馆绑架人质事件等展开极右暴力行为,他甚至在自杀前三次高呼“天皇陛下万岁”,从此被尊奉为极右派英雄人物。而长谷川居然赞扬野村秋介“向神献出生命时,高呼天皇陛下,让天皇陛下再次成为活神。”

按日本放送法和NHK本身的规定,对经营委员在法律上没什么政治活动限制。但是为了对公共福祗有公正判断,NHK要求经营委员要有广博的经验和知识,并且“不偏不党,公平中立”,还要有节度。无疑,这几个NHK新任高层都是没有达到上述要求的。但日本政府发言人、官房长官菅义伟却为百田尚树辩称"此行为并不违反NHK电视台的规定,日本政府也不想就此置评。百田尚树有权表达他的个人观点”;为长谷川三千子辩称“属个人观点,不违反法律。她是代表日本的哲学家和评论家,对日本文化精通。”

正如部分日本人总结的那样,目前NHK呈现出来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安倍阁下的NHK”。

面对左翼媒体《朝日新闻》的批评,安倍晋三进行了指名道姓的反击

除去安倍授意下的NHK右转外,近日日本媒体界又发生了一起罕见事态:2月5日,安倍晋三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对《朝日新闻》展开激烈批判,认为它是以打倒安倍政权为宗旨。安倍称:“这几个月的议论报道,到底是不是正确?如果进行认真研究的话极有意义。”“听说《朝日新闻》是以打倒安倍政权为宗旨,我是抱着这样的认识在读这份报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原来在此前《保密法》的争议中、还有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后,左翼大报《朝日新闻》一直在发表社论抨击安倍,从标题即可看出安倍为何如此不快——《秘密保护法案将使社会不断萎缩》《首相与靖国神社 一意孤行的参拜》《谦虚面对历史才是领导人该学习的态度》《新国立追悼设施 等待首相的决断》等等。然而,媒体批评政府在现代社会是再也正常不过的行为,而首相对于主流媒体进行点名批判,则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事态——因为这是一个压制言论的危险信号。

日本右翼出格举动的底气何在?

日本右翼更好地抓住了民众心理

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出格的观点,日本右翼人士却如此肆无忌惮地发表呢?

社会整体“右转”自然是大背景。就拿近几年的日本文坛来说,激发读者爱国之心的通俗小说层出不穷。这些作品不仅斩获各类文学奖项,在读者之中引起的反响也颇为热烈。按文学专业评审石田依良的说法,就是主张“你们为了国家可以做什么”这种通俗题材的作品正逐渐增加。

《永远的0》预告片中文版

百田尚树所作的《永远的0》正是一部最典型的作品,讲述的是一个26岁青年追逐祖父人生轨迹的故事。而他的祖父是什么故事呢?他的祖父是一个日本零式战机飞行员,开始很软弱,但却在战争中成长,最终作为“神风特攻队”成员战死于冲绳战役。作品将焦点投射在参加特攻的战士们的彷徨和软弱上,并且因为最终的悲剧而被解读为带有“反战色彩”——即政治正确,因而不会被抨击为宣扬战争而被多数读者抗拒。这本书受欢迎到什么程度呢?据日本公信榜,《永远的0》文库版上月打破了包括书刊、漫画、文库板块在内的所有板块的记录——包括极受欢迎的《海贼王》单册记录,总销量达到376.5万册,成为史上销量之王。而安倍亲自去观看并“感动得落泪”的同名改编电影,票房也已经7连冠,总收入接近60亿日元。

那么,这部作品到底是不是一些中国媒体所说的“美化了‘神风特攻队’,美化了日本太平洋战争”,甚至是一部“军国主义大片”呢?从目前各方面的反馈来看,宣扬“军国主义”应该是没有的,美化“神风特攻队”、美化太平洋战争则见仁见智。但可以确定的是,日本观众看这部作品时,很容易燃起民族主义、保家卫国的情绪,这点只要看预告片就可以想象得到。正如石田依良所说,“虽然读者只把这部小说当成伤感催泪的故事来阅读……但读者的内心可能正在慢慢地右倾化”。

这种右倾化是否合理?以中国人的观点来看,日本作为战争发起国,侵略国,当然是不该看个二战片还能有“保家卫国”立场的,日本人应该永远都反思自己的侵略行为。然而从心理学角度讲,这对于现在的日本人来说是很难做到的:凭什么战争都结束快70年了,后人还必须替前人反思道歉,纯粹地欣赏一个悲剧故事究竟有何不可?

这就是《永远的0》受欢迎的原因,百田尚树很了解观众想要看什么。而当他有了几百万粉丝后,他就有底气否认南京大屠杀——虽然为《永远的0》感动过的读者或观众未必赞同百田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观点,但很可能他们就容易抱有理解的态度。

对于慰安妇、南京大屠杀等问题,日本人本来就有很复杂的认识

日本右翼出格行为的底气还在于,与战争有关的历史问题,在日本很多都是未定论。什么样的观点都能找到学术人员的支撑,而且并非全无道理。即便是国际上公认的南京大屠杀这种罪行,在日本人看来,至少并非不可讨论的。主张没有大屠杀的,大有人在,主张有大屠杀的,死亡人数从数千到几十万各种说法都有。百田尚树既不是第一个“虚构派”,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所以在很多日本人看来,“否定大屠杀”甚至可以算作一种学术观点。

关于慰安妇的问题也是同样如此,许多日本人认为这个问题并没有结论,甚至认为当年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承认日本使用慰安妇的说法是迫于韩国的压力,要求调查这一事件。

年轻人“右转”趋势明显,给予了政客可乘之机

从最近的调查来看,无论是偏左的朝日新闻还是偏右的产经新闻,支持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人都并不占多数;籾井胜人有关慰安妇的争议发言后,围绕这一问题NHK已收到约1万2300件反馈意见。其中约7200件对籾井会长的发言持批评态度。可以说,整体上来看,右翼还并没有居于主流地位。

日本书店销售的各种反中反韩右翼书籍日本书店销售的各种反中反韩右翼书籍

但对于年轻人来说,情况相当不同。雅虎日本的新闻留言中,支持右翼政客言论的比例占据绝对优势,例如,有接近80%的人都认为籾井胜人关于慰安妇的言论没有问题。力挺百田尚树和长谷川三千子的留言,收获的支持与反对比例能多达10:1。即便在网下,各种反中反韩的书籍,在各大书店的销售状况也很不错。

当然,日本普遍也认为在雅虎留言的年轻人多数属于“愤青”,不足以说明整体的状况。但从趋势来看,支持右翼言论的年轻人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壮大,整个社会对右翼言论的容忍度也会越来越高。因此右翼政客能够一步一步做出出格举动,为各种言论开拓更多空间。

日本右翼的举动是危险的游戏

干预媒体独立,动摇日本民主主义的国本

NHK右翼当道,在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西方媒体看来,首先还不是政治风气右转的问题,而是新闻独立被干预的问题。一位在NHK主持了20年节目的著名评论员,因收到“禁谈反核”的指示,批评NHK自我审查,愤而辞职。而一位在野党议员表示,他最担心的就是NHK成为御用媒体,变为政府传声筒,而在他看来,独立运营的NHK是日本民主的基石之一。曾与NHK有过多年合作的美利坚大学历史系教授彼得·库兹尼克也指出,随着安倍晋三对媒体审查的强化,NHK正逐渐失去独立性,有沦为安倍晋三宣传工具的危险。

《朝日新闻》分析认为,安倍晋三执政的优先事项是“个人信条”,因此参拜靖国神社无人可阻。在安倍经济学初显效果,整体民望达到50%的情况下(对于日本首相相当难得),安倍会利用手中稳固的事情去做些他想实现的事情,比如修改宪法实现“国家正常化”,不惜与周边国家交恶,就更不惜操纵舆论了。

然而,对于整个国家曾经陷入战争狂热的日本来说,没有什么能比独立的媒体更为可贵。失去独立的媒体,说不定就是滑向深渊的开端。

当道歉变得毫无意义,政客的底线就会不断被突破

而最近日本右翼的一系列事态,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道歉”越来越不被当作一回事。籾井胜人在就职招待会上提出慰安妇问题,先是声称“(NHK)会长的职务暂且放在一边”然后说完对慰安妇问题的看法后,再来“全部撤销”,这仿佛是计划好的一样,故意要在这个场合提出这个问题,完全不管自己说的话有多严重。在遭到广泛抨击后,籾井胜人为此道歉,称“我对给大家带来的误会与麻烦表示由衷的歉意。我对自己的身份还非常不习惯。”——一位英国网友称,这是用不像道歉的道歉收回了之前的言论,“真是高级的表演”;还有一位英国网友表示“很疑惑为什么他们不会因为这样的言论辞职”;一位德国网友更是感到了愤怒,“作为德国人,这真的惹怒我了。如果我们的政客这么做,他们会被口水淹没骂死的。但没人对日本否认战争罪行在意。”

在日本政坛,目前大臣频频“放炮”而不用承担责任已经司空见惯,副首相麻生太郎曾说应在修宪问题上“学习纳粹”,大阪前市长桥下彻宣称二战时征用慰安妇是正确的,说出这种话都没能让两者下台,道个歉后地位又稳固了。

道歉意味着做错,做错意味着要承担责任,什么责任都不必承担,意味着道歉变得毫无意义。在日本这个讲究一举一动意义的国家,随意道歉、不承担责任可以说是一个稀罕事。当政客可以频繁地“失言”、“道歉”时,就可以说制度开始变得失效了,而底线则会被不断地突破。

囚徒困境中的中日关系,嘴仗也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如同《日本的军国主义又抬头了?》分析的那样,右翼并不代表军国主义,否定南京大屠杀不意味着日本右翼还想来一场战争。但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可控的,在领土问题上,在历史问题上,中日之间可以说都面临着一步都不能退让的“囚徒困境”,谁单方面退一步都可能招来本国民众的千夫所指。那么这时舆论的冷静就非常重要了。而日本国家电视台的右翼化,右翼政客的频繁挑衅,都绝非什么好现象。

结语

甲午一开年,日本右翼就来势汹汹,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新闻立场

登录后投票将分享到:

本期评价

查看所有评论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丁阳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