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窦娥还冤的马谡:派系斗争的牺牲祭品

[摘要]马谡,字幼常,是三国时代的一个知名人物,他祖籍襄阳宜城(今湖北宜城南),是蜀汉侍中马良之弟。

马谡,字幼常,是三国时代的一个知名人物,他祖籍襄阳宜城(今湖北宜城南),是蜀汉侍中马良之弟。

马谡早年以荆州从事身份跟随刘备入蜀,任绵竹县令、成都县令、越嶲太守等职位,在诸葛亮当政过后成为其帐下参军,并参与军政大事的讨论,甚得重用。

蜀汉建兴六年,也就是公元228 年,马谡随诸葛亮进行第一次北伐,被委任坚守街亭要地,这位在军事上言过其实的年轻将领私自违背诸葛亮的叮嘱,自作主张选择上南山据守而放弃山下的城镇。结果就是,马谡被张郃率兵断了水源包围击破,最终溃不成军,丢掉了街亭这个重要的战略据点。撤军后,承担战斗失败责任的马谡被诸葛亮撒职并处死,就此留下了“挥泪斩马谡”的历史典故。

很多读者都为马谡感到惋惜,也为诸葛亮处斩马谡的举动而感到不解,毕竟这样一位才华出众的军事人才是不可多得的。更何况,马谡虽然领兵打仗不行,但作为一个参军谋士在帐下出谋划策,还是非常称职的。早在征讨南中的时候,马谡就提出过“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的战略谋划,使得此次出征事半功倍,蜀国从此也后方大定,没有了后顾隐忧。

再说了,马谡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战斗指挥经验,但他以他的年龄和天赋,未必就学不来,而此次街亭之败恰好是令他吸取经验教训的一次成长机会。尽管这学费是贵了点,但如果能就此磨炼出一位能文能武,独当一面的大将,也未必不值。再说了,街亭之战都已经失败,第一次北伐失利的局面也挽不回来,这时候再斩了马谡又有什么用?等于是昂贵的学费交了,好不容易学到点教训的学生却又被杀了,完全是一笔里外兼赔的买卖。

其实,这些连我们都想得到的问题,聪明绝顶的诸葛亮又怎么可能想不到?而且,诸葛亮一直都极为器重马谡,又何尝不想刀下留人,给这位青年才俊一个吸取教训并戴罪立功的机会?事实上,诸葛亮也有说不出的苦衷,他之所以违背自己的心意,对马谡痛下杀手,是逼不得已必须这么做,不然就会引爆蜀国政坛,彻底激化派系斗争,导致更为可怕的后果。

很多人不知道,在三国时代,蜀国的派系斗争是魏蜀吴三个国家中最多,而且也是最激烈的,这和蜀汉立国的先天不足有很大关系。大体说来,蜀国的官场分为四大派系,其一为“元老派”,以跟随刘备南征北战多年的功勋老臣为主,代表人物有关羽张飞赵云,糜竺糜芳兄弟,孙乾简雍等。其二为“荆州派”,以刘备在荆州地界多年,投奔其麾下的文武官员为主,代表人物有诸葛亮,马良马谡兄弟,黄忠,魏延,蒋琬,费祎,杨仪等。其三为“益州派”,以益州本土名土为主,代表人物有法正,李严,刘巴,黄权,谯周,吴懿,彭羕等。其四为“其他派”,由马超为首的西凉军派,以及其他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小派系组成。

在这四大派系之中,“元老派”原本最得刘备信任,但是在入蜀过后随着人员的逐渐老化,势力不断萎缩,他们的后代也相对平庸(张苞,张绍,关兴等)。尤其在是关羽丢掉荆州以后,元老派的威望和实力更是遭受严重打击,已经走上了下坡路。至于“其他派”,原本就根基不深而且分散,其中实力最强的西凉军派,随着的马超病死也慢慢消亡,继任者如马岱等人又和诸葛亮走得较近,逐渐被并入“荆州派”……事实上,到头来在蜀国真正上得了台面的,也就是荆州益州两派,这两派的矛盾,也成为日后蜀国政坛的主要矛盾。

应该说,刘备确实颇有君王的气度,他在世之时能够有效调解两派之间的矛盾。一开始,刘备任荆州人士纷纷依附在诸葛亮门下却不动声色,反而是给予诸葛亮极大的信任。接着在入蜀过后,刘备又不断重用益州派的人,让法正,李严等本土官员来制衡诸葛亮,最终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但是在刘备过世以后,诸葛亮就明显在胸怀气量和用人胆量上逊色了很多。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诸葛亮不仅将小皇帝刘禅架空,还在用人方式上奉行“一派压一派”的策略。说得明白一点,就是诸葛亮一边不断重用“荆州派”的人,同时尽可能打压“益州派”的人,试图让荆州系的官员始终凌驾于益州本地名士头上,达到自己独揽朝政的目的。

很明显,马谡就是在诸葛亮这种体系下被不断破格升迁,很快就坐上了“参军”的要职。不过,年纪轻轻就位高权重并不能让其他人服气,毕竟有多少资历更老的名士宿将都还得不到这种待遇。毫无疑问,诸葛亮对马谡的另眼相看大大触犯了“益州派”的利益,这对他们二人来说,都其实是背负着极大的风险。一旦马谡在工作上有什么失职,就悔证明他能力的不足,也同时会作为把柄,用来攻击重用他的诸葛亮……

所以,马谡丢街亭的后果才会有这么严重,因为这不仅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犯错,还是一个在最关键的节点上,犯的一个最不能犯也最不该犯的错。甚至,这也是一个低级的,常识性的错,也是一个让人无法原谅的错……马谡的失败就如同是两记响亮的耳光,同时打在他自己和诸葛亮的脸上,将两人一起拉下水。试想当初诸葛亮力排众议,宁可不用元老派的赵云,也不用荆州派的魏延,还有益州派的王平等人,执意要让马谡来镇守街亭要地。

结果,自然是证明了马谡在这方面的无能,和诸葛亮看人的走眼,才导致了这样的毁灭性结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必须得有人出来担责,无奈诸葛亮只得自罚降三级,再以“正军法”的说辞,将马谡这位曾经的爱徒送上刑场。这样,既能够显得自己公正无私,又可以安抚政治对手,尤其是平息“益州派”势力的不满……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马谡其实是诸葛亮的替罪羊,他的一死其实是给了诸葛亮一个台阶下,也使得“荆州派”能够保全政治地位,得以继续把控蜀国朝政……

就此,我们可以对马谡之死下一个定论,他固然是因为战场上的失误而被军法处置,但更大程度上却是因为政治斗争的残酷,而不得不成为了牺牲品。对此,诸葛亮自然也难辞其咎,他对马谡做到了用人不疑,却并没能做到扬长避短,他一意孤行地将一个虽然满腹才华,却从来没上过战场的学生送到领兵大将的位置上,也许是希望马谡能够立功服众,并在战场上得到锻炼,尽快成长起来,成为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但事实证明,诸葛亮的做法过于激进,他犯了拔苗助长急于求成的错误。街亭的丢失宣告了蜀汉的第一次北伐中原无功而返,诸葛亮也就此失去了率兵北定中原的最好机会。之后的几年里,蜀国虽然也数次发动北伐,却由于失掉了了战略上的先机和战术上的突然性,而再也难有更大的战果。这就是失街亭的代价,也是诸葛亮用人策略的代价,更是他看人走眼的代价……

PS:所谓的“孔明挥泪斩马谡”,其实也是《三国演义》中为了剧情渲染而艺术加工出来。关于马谡的结局,同一个陈寿执笔的同一部《三国志》,却有着三种不同的记载:

其一,《三国志·蜀书·向朗传》记载:“谡逃亡,朗知情不举,亮恨之,免官还成都”,意为:马谡在街亭大败以后畏罪潜逃,而向朗知情不报,被诸葛亮免官,并召回成都;

其二,《三国志·蜀书·马良传》记载:“谡下狱物故,亮为之流涕”。意为:马谡在战败过后被下狱,但是很快就在狱中病故,诸葛亮为此而痛哭。

其三,《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中记载:“亮拔西县千余家,还于汉中,戮谡以谢众”,意为:诸葛亮将西县的千余户人家都迁回到汉中,并下令处斩了马谡……

可以看得出,罗贯中应该是综合了后两种记载,也就是在“戮谡以谢众”和“亮为之流涕”的基础上,加工出了“挥泪斩马谡”这出戏。至于马谡在历史上的真正结局如何,只怕会永远地埋在历史的尘埃里,让人不得而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