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1914年:革命家在“掐架” 斯大林在钓鱼

[摘要]俄国的流亡者恐惧地注视着这场即将吞没欧洲的灾难。

1914年夏,托洛茨基是流亡者。

俄国的流亡者恐惧地注视着这场即将吞没欧洲的灾难。令他们困惑的是,欧洲的那些同志们背叛了他们的誓言,他们居然号召工人阶级站在资产阶级、帝国主义者一边,为这些他们反对的人、意欲推翻的阶级卖命——在爱国主义的口号下。在这些俄国流亡者看来,这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

但在这些流亡者的祖国,大批民众走上街头,高唱国歌,迎向战争。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当天,沙皇尼古拉二世在杜马发表演讲,社会民主党人在杜马投了弃权票,未来的革命者克伦斯基支持参战,他说:“我们相信,在战场上,在巨大的痛苦中,俄国各族人民的兄弟情谊将得到加强,并将产生使国家摆脱可怕的内部束缚的统一意志。”在高涨的爱国情绪中,社会民主党人的声音被淹没。

7月,托洛茨基在布鲁塞尔,他与普列汉诺夫和马尔托夫一起向国际局做了最后的呼吁,要求调停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长期斗争。1914年7月16日—18日,布鲁塞尔“统一会议”召开,这是社会党国际局在1913年12月会议上决定的,依此决定召开会议是为了就恢复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统一的可能性问题“交换意见”。

根据《列宁全集》第25卷内容,当时社会党国际局主席埃·王德威尔会前表示,社会党国际局将不会充当调停者,而是充当布尔什维克党和孟什维克之间分歧的仲裁者。列宁当时在奥地利波罗宁,这是当时俄国流亡者的聚集地之一。列宁很清楚国际局的目的其实是要取消布尔什维克,尽管如此列宁还是派出了代表团,由彼得洛娃、卡姆斯基、巴普洛夫三人组成。

7月17日上午的会议上,列宁起草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报告遭到攻击,普列汉诺夫说这是“新刑法条文”,考茨基以社会党国际局的名义提出了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统一的决议案,布尔什维克拒绝就此表决,但决议最后还是通过,因为盟友波兰社会民主党反对派背叛了列宁。波兰革命家罗莎·卢森堡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她站在了考茨基一边。

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后,列宁立即完成了《革命与战争》一文的提纲,提纲中有一条是:“反对战争的最好的战争:革命。”这个预言在3年后实现了。

7月31日,罗莎·卢森堡从布鲁塞尔乘火车返回柏林,这是比利时开往德国的最后一趟火车。一个月前的6月29日至7月4日,卢森堡被传唤到法庭接受审判,罪名是3月在演讲中侮辱军官。1000多人来到法庭为卢森堡作证,审判最后不了了之。

1914年8月3日,德国对法国宣战,而2天前,德俄已经交战,托洛茨基刚刚回到维也纳,他在维也纳《劳动部》这个社会民主党机关报的编辑部里看到了混乱,有些同志已经准备拥护战争。

朋友阿德勒把托洛茨基带到了政治警察局长那里,询问交战国奥地利对方如何对待这些俄国流亡者。得到的答案是“准备拘押”。于是,托洛茨基和家人在几小时后就乘坐火车前往俄国革命家的避难所苏黎世,未来他会在这里写下俄国社会民主党人陈述反战政策的第一篇文章《战争与国际》,在文中他说:“社会民主党人的目标必须是民主的和平,是不兼并、不赔款的而且是容许从属民族有自决权的和平。”。几天后,布哈林、列宁等人会陆续到来。

而在遥远的西伯利亚。1913年2月23日,斯大林被捕后,就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图鲁汉斯克边疆区——他被判在此流放4年。此年3月11日,斯大林被押送到了更加偏远的库列伊卡村,一个在北极圈内的村子。那个夏天,当他的同志们在欧洲内讧时,斯大林在干吗?幸好当时负责监管斯大林生活的警官米哈伊尔·梅尔兹利亚科夫记录了斯大林在1914年夏天的生活。他说斯大林住在当地一位名叫别列普雷金的雇农家中,房子不大,破败肮脏,斯大林睡在木板上。警官的本子里特地写道,“夏天,斯大林喜欢钓鱼和划船,他用渔网来捕鱼……当地的居民非常喜欢他。”托洛茨基们在布鲁塞尔开会、倾轧,斯大林却连续钓鱼15天。在莫斯科、圣彼得堡、维也纳……政治精英、革命者、流亡者,敏锐感受到全球危机的逼近,但在离世界难以想象遥远的这个小村子,未来俄国的主宰者——他在钓鱼!

在南非,1914年7月18日,甘地偕夫人及好友从开普敦乘三等舱的轮船前往伦敦。而在中国,21岁的毛泽东,当时还是湖南第一师范学校的学生。夏天,他和同学们在过暑假,革命还很遥远。

(本文参考《先知三部曲》、《斯大林传:命运与战略》、《列宁全集》第25卷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