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学生一顿打,民国外交部长黯然辞职

图片

图:青年时代的王正廷

文 | 谌旭彬

中国近代外交界,从来不乏足以垂范后世的志士仁人。惟不幸的是,因国势衰微而外患深重,没有国力为后盾的中国近代外交,虽呕心沥血于折冲樽俎,但其成效却远不能满足国人期望,故这些本可垂范后世的外交界志士仁人,留在历史中的形象,竟也大多成了“卖国贼”。

国民政府第三任外交部长王正廷,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在办公室,被学生砸破脑袋

1931年9月28日,“九一八事变”后第十天,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在自己的办公室,遭学生痛打进了医院。

据《申报》当年的报道:

28日上午9时,中央大学学生千余人,高呼抗日救国口号前往中央党部请愿。在该处碰到中央大学校长朱家骅,学生即要求其领导众人前往外交部请愿,朱“见群众态度激烈,恐滋纷扰”,表示应允。学生至外交部时,外交部长王正廷刚刚上班,“正在楼上办公室接见吴天放帮办及秘书朱某并来宾一人,时学生代表进入王室,质问各节,略有争论,代表以手击桌,碎玻璃桌面”,王本拟另派代表接见学生,自己走避下楼,奈何“学生等大愤,乃相率至楼上部长办公室,……竞以拳足相加”,“王氏于人丛中头部带彩”,后由军警护送鼓楼医院。外交部办公室物件,也多遭破坏。①

王正廷被打后,外交部仍迟迟没有“对日宣战”。于是,在12月15日,学生们卷土重来,再次攻陷、砸毁了外交部。

据当年媒体报道:

“北平各校示威团”500余人,于15日上午,冲入外交部,“将部内各处电话割断、各办公室捣毁、并捣毁汽车四辆”,外交部职员纷纷翻墙逃避,“但已有数人被木棍殴打、身受重伤”。随后,学生转赴中央党部,将五名岗警的枪械“全数夺去”,“将收发室、会客室捣毁”。国民政府派蔡元培、陈铭枢出面与学生沟通,“蔡、陈二人均被打伤。按蔡于地,拖出便门;复架陈出大门外”,“蔡氏甫发数语,该团学生即将蔡氏拖下殴打,并以木棍猛击陈氏头颅,陈氏当即昏厥倒地”。幸赖中央党部保安队上前救回,蔡元培“右臂为学生所强执,拖行半里,红肿异常,头部亦受伤颇重”,被送入医院;陈铭枢“头部受重击”,被救后仍感晕眩。党部保安队逮捕打人学生5人,略加讯问后即予释放,由吴稚晖护送至中央大学。②

图片

图:蒋介石接见各地到南京请愿的学生代表,说明政府对“九一八事变”的处置立场

心心念念,全在收回主权

将王正廷当成“卖国贼”痛打,毫无疑问是打错了人。

1928年6月,王正廷上任伊始,即为自己预定了一份工作进度表:1928年内,完成与各国谈判,收回关税自主权;1929-1930年,撤废领事裁判权;1930-1931年,收回租界主权,撤销外国驻军;1932年,自外人手中收回内河航行权和沿海航行权;1933年,收回各国租界地,恢复我国固有全部主权。③

王上任后,也对媒体公开阐述了自己办理外交事务的“不让主义”原则。简言之:

“倘列强以强迫手段对付,亦无可如何之事。犹诸绑票,强盗要绑我,我亦无可如何。惟欲我甘心退让,将国权双手捧呈,则万万不可。……余自巴黎会议,以迄于今朝,无论办何项交涉,均抱不让主义,将来自当仍本此主张做去。”④

这种“不让主义”,使王正廷的对日外交,带有一种温和的坚决。

1928年7月,王宣布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步骤和临时办法。法、意、丹、荷、蒲、比、西班牙等国,均表态愿意根据平等互惠原则,与中国重新谈判订立新的商约。惟日本坚持旧商约,威胁将“采取认为必要的行动,以维护其利益”。王也始终坚持立场,拒绝与日方讨论旧商约的存废问题,只愿与其就新商约问题进行谈判。在废除领事裁判权的谈判中,日本提出了种种刁难,王的立场也从未动摇:“取消领事裁判权,不容附带任何条件。”⑤

日本是王的工作进度表里所有项目的最大障碍。国民政府没有办法在武力上对日本施加压力,王的外交只好另辟蹊径。其策略是“先挑一个国家的代表与其单独协商”。这个被挑选的国家必须“受国民力量影响最大”,其国民“信仰自由和平等”,如此,王才能够更多地借助传媒的宣传获取谈判优势。美国、英国、法国,是王优先谈判的对象,日本则被其列入“需要格外谨慎交涉的国家”。王后来总结说:

“我的策略是先与英国和法国谈判,暂时不去惹日本并避免她起疑心,最后再与其他国家一起向其施压。”“在我最终得到大部分曾与中国签订过不平等条约的国家,要重新签订基于平等互惠的新条约的确定后,我终于正式地找到日本公使交涉这个问题。”“如果大多数国家都同意废除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的话,日本也会同意的。”⑥

王正廷在外交部长任期内“所解决的与中国有关的(不平等)条约问题不少于37个”;压迫日本承认了中国的关税自主权;收回了包括威海卫在内的多处租界和租借地;惟撤销领事裁判权的谈判,被“九一八事变”打断,之前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中英本已完成草签;中美谈判已近尾声;日本则坚持以“解决东北问题”作为答应废除领事裁判权的前提,遭中方坚拒。⑦

图片

图:1937年,王正廷与家人合影

黯然辞职,无意自辩

1931年参与殴打王正廷的学生中,不少人多年后仍对当年的暴行津津乐道。

徐镳(中央大学体育系学生)说:

“我们……冲上去就打。我记得有位姓王的徐州籍的女同学,身材颇为高大,她抡起雨伞劈头就向王正廷打去;有的同学拿起他办公桌上的红、蓝墨水往他身上砸去……”⑧

张楚宝(中央大学农学院学生)说:

“楼下呼喊‘打倒卖国贼’‘打倒王正廷!’的口号声……站在面前的一位同学一怒之下,随手抓起办公桌上的红、蓝墨水瓶,朝王正廷迎面掷去,溅得他满脸满身红一块青一块,大家都围着他动起手来。……他们刚下楼梯没几步,一位同学端起搁在楼梯扶手转弯处方柱上的一大盆花,居高临下,朝王正廷头上丢去,刚好落在王的头上。大概是瓦盆底壁较薄,花盆顿时四分五裂……”⑨

时隔多年,王正廷仍是他们心目中的“卖国贼”。

对此番受辱,王正廷毕生缄口不言。既未批评他人,也无自我申辩(惟曾对戚友私下感慨“被请愿学生打了两个耳光”,乃生平最晦气之事)。⑩

被打后两天,王正式辞去了外交部长之职,告别了自己奋斗20余年的外交舞台。转而投身体育、慈善事业。

被学生打倒在地的蔡元培,同样未曾申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说了如下一段自省之言:

“予头顶受棍击,似无甚伤害,唯右膀被暴徒扭拉,颇伤及筋络,真如先生(陈铭枢)头顶亦受棍击颇肿痛,总之值兹国难,吾人精神上受日帝国主义者侵凌已极,尚复何所怨尤。且予个人从事教育数十年,今日在场青年之粗暴如此,实为我辈从事教育者未能努力所致,故对此亦唯有自责耳。”(11)

注释

①《国内要电:中大学生示威,在外交部发生冲突,王正廷被殴受伤》,载《申报》1931年9月29日第6版。②《平学生示威团大闹中央党部 蔡元培陈铭枢被殴伤》.载《申报》1931年12月16日第3版。③李恩涵,《“九一八”事变前中英撤废领事裁判权的交涉——北伐后中国“革命外交”的研究之三》,收录于《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15期上册。④《国闻周报》,第五卷第23期,P05。⑤李恩涵,《论王正廷的“革命外交”(1928—1931)》,《抗日战争研究》1992年第1期。⑥王正廷/著,柯龙飞、刘昱/译,《顾往观来:王正廷自传》,2012,P119-126。⑦李恩涵,《论王正廷的“革命外交”(1928—1931)》,《抗日战争研究》1992年第1期。⑧徐镳,《“九·一八”后南京学生抗日爱国运动琐忆》,收录于《江苏文史资料 第24辑》。⑨张楚宝,《王正廷被殴目击记》,收录于《南京党史资料 第六辑》。⑩毛庆根,《中国“奥运之父”——王正廷传》,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P225。(11)《蔡元培陈铭枢被殴后之谈话》,载《申报》1931年12月16日第4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