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动物园是什么样子的?

晚清政府曾派遣端方等五大臣出洋考察各国宪政,他们在游历欧洲时,西洋人建设的城市动物园也引起他们的注意:“各国又有名动物院、水族院者,多畜鸟兽鱼鳖之属,奇形诡状,并育兼收,乃至狮虎之伦,鲸鳄之族,亦复在园在沼,共见共闻,不图多识其名,且能徐驯其性。德国则置诸城市,为娱乐之区,奥国则阑入禁中,一听刍荛之往,此其足以导民者也。”

回国后,端方等人上奏朝廷:“各国导民善法,拟请次第举办,曰图书馆,曰博物院,曰万牲园,曰公园。”建议清政府建造城市公园、动物园 ,奏章所说的“万牲园”,即动物园。

图片

(清末京师万牲园)

光绪三十三年(1907)7月19日,京师万牲园建成,对外开放,展出动物计有四十多种。治中国近代史的学者认为,晚清万牲园是中国的第一个公共动物园。然而,研究宋代城市史的朋友会发现,其实早在北宋,中国已出现了动物园。

北宋皇家林苑“玉津园”就是一个动物园,当时番邦诸国进贡的珍禽异兽,都豢养于玉津园,大中祥符五年(1012)四月,宋真宗“诏以诸国所贡狮子、驯象、奇兽列于外苑,谕群臣就苑中游宴” ,外苑即玉津园。

养于玉津园的动物有天竺狻猊(狮子)、驺虞(老虎)、神羊(廌鹿)、灵犀、麒麟(印度犀牛)、交趾驯象、犎牛、独峰驼、白驼、孔雀、白鹇,等等,其中大象就有四十六头之多。宋人杨侃的《皇畿赋》这么描述玉津园里的珍禽异兽:“别有景象仙岛,园名玉津。珍果献夏,奇花进春,百亭千榭,林间水滨。珍禽贡兮何方?怪兽来兮何乡?郊薮既乐,山林是忘,则有麒麟含仁,驺虞知义,神羊一角之祥,灵犀三蹄之瑞;狻猊来于天竺,驯象贡于交趾;孔雀翡翠,白鹇素雉,怀笼暮归,呼侣晓去。何毛羽之多奇,罄竹素而莫纪也!”

但我们说玉津园是一个动物园,并不是因为这里养了许多动物,建造园苑豢养动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早,比如隋炀帝建洛阳西苑,“诏天下境内所有鸟兽草木,驿至京师”,苑成,“草木鸟兽繁息茂盛,桃蹊李径翠荫交合,金猿青鹿动辄成群” 。但隋朝西苑并不是我们理解的动物园。动物园的特征在开放性与公共性,换言之,动物园的动物是允许公众观赏的。

那么宋代玉津园是不是纵人游赏呢?宋真宗曾“谕群臣就苑中游宴”,显然,士大夫可以在园中游赏宴乐;更重要的是,每年三四月份,玉津园也对市民开放。洪迈《夷坚志》提供了一个例证:宋徽宗大观年间,“宿州士人钱君兄弟游上庠,方春月待试,因休暇出游玉津园,遇道士三辈来揖谈,眉宇修耸,语论清婉可听,顷之辞去”。可见在开放期间,一般士庶是可以进入玉津园浏览的。

明人李濂编撰《汴京遗迹志》,说:“梁园,芳林园,玉津园、下松园,药朵园,养种园,一丈佛园,马季良园,景初园,奉灵园,灵禧园,同乐园,以上诸园,皆宋时都人游赏之所。”对市民开放的北宋皇家园林名单中,便有玉津园。

玉津园饲养的大象,每年四月份会送至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的养象所放牧,九月再送回玉津园。应天府养象所也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动物园,市民可入内观看大象表演,不过需要支付门票钱。宋神宗年间,前来中国游历的日本僧人成寻在他的日记中详细记录了参观应天府养象所的经过:

“到象厩,一屋有三头,东一屋有四头象。先见三头象,有饲象人教象,有外国儒等来见可拜,第一象屈后二足,垂头拜踞,次教可称诺由,即出气、出声了,……师(指驯象师)与钱五十文了。望第二象所了,师又乞钱,五文与了,拜诺同前,高一丈,长一丈三尺,有牙。次至第三象所,高长同第一象,拜诺同前,与钱同前,三象皆男象也。至四头屋,……第一象拜诺,与钱同前,女象也;……第二象无女象牙,拜诺,与钱如前;第三象,牡象也,高一丈三尺,长一丈七尺许,屈四足拜诺,声极高,人々大惊,三声出之,与钱同前;第四象,牡象也,与钱五文。后象师从牙登顶上,举牙,令登人,是希有事也。”

成寻和尚参观了四间象屋,每间象屋有大象三四头,门票每屋5文钱至50文钱不等,交钱后,游客可以观赏大象作拜诺动作的精彩表演。

宋代驯象表演的生动场面,我们今天可以从一幅传为宋人作品的《汴京宣德楼前演象图》(从图中建筑形制看,当为明清时人的仿作。收藏者未详)领略一二。

图片

(《汴京宣德楼前演象图》)

每遇皇帝南郊祭天之年,冬至前夕,东京宣德门广场上都会有“预教车象”的演习:“象七头,前列朱旗数十面”;驯象人“手执短彬柄铜锣,尖其刃,象有不驯,击之”;在驯象人的指令下,大象“至宣徳楼楼前,团转行步数遭成列,使之面北而拜,亦能唱喏”。驯象演习之时,宣德门广场周遭都是围观表演的观众,“诸戚里、宗室、贵族之家,勾呼就私第观看,赠之银彩,无虚日。御街游人嬉集,观者如织” 。

可以说,生活在东京的北宋人,对于大象这样的稀罕动物,其实并不陌生。曾有一名杭州女子,随夫君寓居东京,某日出游时,恰好碰见宣德门前的驯象演习,她平生第一次看到大象,“大骇,归告其夫曰:‘异哉左丞,我侬今日过大内前,安得有此大鼻驴耶!’人传以为笑” 。被京城人笑话了好一阵子。

进而言之,宋朝京城人对于城市动物园,也是不陌生的。只不过后世再无公共性质的动物园,以致晚清官员只有出洋考察了一回,才知道原来世上有动物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