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部的种族隔离是如何被终结的?

[摘要]这样的局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生了改变。

60年前,在美国阿肯色州首府发生了“小石城事件”。奥瓦尔·福布斯(Orval Faubus)州长下令阿肯色国民警卫队包围了小石城中心小学,阻止九名黑人儿童入学。这一事件最终更是导致美国内战结束90多年以来总统第一次采取军管措施来解决国内冲突。

被抛弃的黑人

事情要从一个半世纪前的美国南北战争说起。一个不幸的事实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为南北战争中北方的胜利做出巨大贡献的黑人(北方71%的适龄黑人入伍,比例是白人的3倍),最后被抛弃了。

实际上,南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一场战争,加剧了南北方民众之间疑虑、猜忌和仇视的心理。因此,内战和重建带来的革命成果——奴隶解放,公民平等,黑人获得投票权,黑人参加南部州政府——与其说是出自为了黑人的动机,不如说是出于反对南部的目的。

但是,战时情绪无论怎样强烈都会随着战争远去逐渐淡化,随着北方选民十分关心的新问题——经济不景气、农产品价格下跌、工资削减、失业、金融混乱——的出现,这些选民们对远方黑人的悲惨处境顿时失去了兴趣。甚至可以说,他们从一开始对黑人就从未怀有多少同情。毕竟,“1865年以后的美国,以及稍晚一些时候的德意志帝国,培育了最奔放、最严酷无情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 这一学说还为日益升级的种族主义论点提供了受人欢迎的确证”。在那个时代,欧美白人在印度被称为“大人”,在中东被称为“先生”,在非洲被称为“老爷”,在拉丁美洲被称为“恩主”;根本就不存在平等对待有色人种的国际氛围。“在白人至上观念受到挑战时,白人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并没有太大区别”。

于是,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很快卷土重来。三K党等恐怖组织迅速在整个南部建立起“无形帝国”(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小说《飘》对其有隐晦而正面的描写)。参议院估计,密西西比几乎一半的白人选民都加入了暴力组织。面对如此庞大而严密的暴力组织,黑人根本无力抵抗。而唯一可以制约三K党的暴力行为的联邦军队此时也被套上了紧箍咒。曾积极主张严厉镇压南方暴力活动的国会参议员卡尔·舒尔茨警惕地说:“如果在路易斯安那能够这样做”,“那么在马萨诸塞州和俄亥俄州发生类似的事情还有多久呢?要不了多久,一个士兵也会走进国会众议院,指着议长手中的权杖说‘拿开这个骗小孩子的玩意儿’(这是引用克伦威尔解散长期国会的例子)”。在这种情况下,联邦开始对军队的使用日益犹豫不决,南方的暴力活动日甚一日。

以暴力为后盾的白人种族主义者陆续夺回了南方各州的政权,并开始反攻倒算。1889年以后,所有从前参加过南部邦联的州都效法佐治亚州,以交纳人头税(和识字能力测验)作为参加投票的条件,狡猾地规避了宪法第15条修正案的规定,因为后者只是禁止以种族或肤色为由剥夺一个人的选举权,而文化程度、财产或纳税情况在“表面上没有把白人与黑人分开”。为了使“穷白人”免遭“误伤”,密西西比、南卡罗来纳、弗吉尼亚和佐治亚4个州居然通过了更露骨的“理解”条款规定,一个既不识字也无财产的白人,如果能够听懂州宪法条文的话,登记员就可以让他们登记。实际上,这个条款使登记员有权把选票送给白人,而不给黑人——实际情况正是如此。黑人的选举权受到了极大的限制。1896年时路易斯安那州曾有130344名黑人在册参加选举,到1900年,即新的州宪法实施仅两年,竟只有5320名黑人见诸选举名册。结果,在南北战争结束后曾经赋予黑人的公民权和选举权最后落到了名存实亡的地步。

“隔离但是平等”

美国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不仅在实质上剥夺黑人的选举权,更以“平等的隔离”为幌子在事实上将黑人固定为二等公民。1881年田纳西州的《詹姆·克劳法》规定在铁路交通上实行黑白种族隔离制,各州纷纷仿效。1890年,路易斯安那州亦通过了《隔离车厢法案》,规定:“本州所有铁路公司之客车在载运乘客时,应为白人和有色人提供平等但隔离的车厢,或在客运车厢中以挡板分开,以保证座位隔离。”两年后,荷马·普莱西起而挑战这一法案。这个黑白混血儿生下来就是一名自由人,在他的八位曾祖父级的祖先中其实只有一位是黑人,然而根据路易斯安那州的法律,他仍被认定为黑人,属于“有色种族”,因此在乘车时必须坐在有色人种的车厢内。1892年6月7日,他登上了一辆州内列车,并且坐进了白人车厢。列车员根据《隔离车厢法案》命令他坐到有色人种车厢去,但被拒绝。结果普莱西被带下了列车并监禁。荷马·普莱西以此为理由将路易斯安那州政府告上法庭,认为《隔离车厢法案》侵犯了自己享有的权利。

谁知,1896年美国最高法院最终以7:1的多数裁决判定普莱西败诉。最高法院认为路易斯安那州的法律并不意味着歧视黑人,只是确认白人和黑人之间由于肤色不同而存在差别,因此并不违反宪法,原告所说的“隔离意味着不平等”只是有色人种一厢情愿的臆测。

这就为“隔离但是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的做法大开方便之门。普莱西案判决之后,南方各州纷纷颁布法律,受到法律保护的种族隔离不久就遍及到南部社会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实行种族隔离的场所,不仅包括各种公共交通工具、公共学校、居住区、餐馆,还包括各种公共场所、公共设施,乃至公墓。北卡罗来纳州的法律居然规定白人学校和有色人种学校之间不得互换教科书,不同种族的学生使用过的教科书只能传给自己的本民族,仿佛教科书本也会传染污染种族血统似的。

毫无疑问,在各种种族隔离制度中,最为荒诞的一幕就是,1940年,黑人女演员海蒂·麦克丹尼尔斯凭借电影《乱世佳人》(根据《飘》改编)中的奶妈玛格丽特一角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成为历史上首位赢得奥斯卡“小金人”的非洲裔演员。不过由于乔治亚州的种族隔离制度,她以及其他黑人无法与费雯·丽、克拉克·盖博等大牌明星一同参加该片在亚特兰大的首映礼——黑人可以与白人一起拍电影,却不能一起看电影。“隔离但是平等”政策的影响所及,导致上个世纪50年代之前长大的美国人都把种族隔离看作是天经地义,一位宪法研究者戴维·德林杰(David Dellinger)回忆说:“种族隔离就是我所在世界中的一个事实;和太阳系中行星的位置一样,它就是这么简单,不存在什么对和错”。

变革的到来

这样的局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生了改变。在战争中,大量黑人参军入伍投身反法西斯的正义事业。在残酷的战争中,黑人士兵确定无疑地发现,以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白人在子弹面前,与自己没有什么不同,因此深信“白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永远被击碎了”。白人种族主义者本想让退伍回国的黑人老兵向以前一样安于现状,但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的黑人老兵已不再逆来顺受,他们奋起反抗要求自己的平等权利。一位从太平洋战场归来的黑人退伍军人就说:“我们为争取自由而进行战斗,这从我们抵达旧金山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另一方面,既然欧洲人在亚、非的殖民政策完蛋了,这必然会在美国引起反对种族歧视的日趋高涨的呼声。在冷战背景下,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国内的种族问题也使其在争夺人心的战斗中颜面扫地。1947 年1 月,苏联的杂志《环球》就攻击美国:“如果对黑人施加私刑的人偶尔被带到法院审判,每个人都知道凶手将会被无罪释放……南方的黑人都不能安心睡觉,因为可能不久他将被吊死在一颗树上。” 而非洲国家加纳派往联合国的代表团领导人在一个饭店就餐时遭到拒绝。他向美国国务院抱怨此事,更是引起了国际媒体关注。

在内外压力之下,1948年2月2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向国会提交了民权咨文。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份总统民权咨文,标志着民权问题从一个边缘性的社会问题成长为联邦政府所关心的主要国内问题。1954年,最高法院的法官一致判决,宣布“隔离但平等”的理论不能在公立教育中实施,因为“隔离的教育设施根本不平等”。就像托克维尔曾经说过的那样,“没有一个国家创制像美国那样强大的司法权——它的职权范围——它的政治影响——联邦的安定与生存本身取决于7位联邦法官的才智”。这一划时代的判决实际上摧毁了美国社会种族隔离制度的宪政基础。

变革就此开始。到了1957年,小石城地方法院决定消除该城公立学校中的种族隔离,宣布9月2日开始的新学期里,拥有两千名学生的小石城中心中学将接收9名黑人学生入学。正“准备争取第三次连任州长”的瓦尔·福布斯为了选票而决心迎合这些种族主义者,蔑视联邦权威,纵容暴徒聚集在小石城中心高中学校门外,阻止黑人学生入学。在他的命令下,肩着刺刀上梢的M-1型步枪的州国民警卫队在中心中学四周布下了防圈,当一个十五岁的黑人女孩子要想闯入防圈时,国民警卫队员立即举枪瞄准将其逼退。局势最后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艾森豪威尔总统下令调遣101空降师第327战斗大队,前往中心中学平定骚乱,维持秩序。八架C-130和C-123式运输机由肯塔基州的坎贝尔要塞向阿肯色州运送了这些伞兵。9月25日伞兵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终于将黑人学生护送进了学校。

不过,“小石城事件”虽然是废除种族隔离政策的重大突破,但直到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声势浩大的民权运动后,如百足之虫般僵而不死种族隔离政策才宣告寿终正寝,美国南部黑人终于重新争取到了他们在南北战争结束后就应享有的各项权利。

参考资料:

(美)乔安妮·格兰特:《美国黑人斗争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

(美)詹姆斯·M.麦克弗森:《火的考验 美国南北战争及重建南部》,商务印书馆,1994年

于展:《冷战早期美国应对种族危机的公共外交》,首都师范大学学报,2015年第4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ntao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