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别将“老人”一词变成暗含贬意的标签

覃心 时评作者

发现老人跳河后,四川眉山市仁寿县公安局龙马派出所民警杨立冬、辅警韩瑜先后跳下距岸3米,深超2米的河中营救,岂料老人先后两次勒住两人的脖子往水里按,并不断高喊:“我六十多岁的人了,我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年轻的垫背。”6月14日,记者从眉山市仁寿县公安局证实,鉴于65岁的轻生者王峰(化名)的行为,仁寿县公安局已对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6月15日《成都商报》)

十年前的“彭宇案”,让“扶不扶老人”变成国民议题。如今,“老人轻生救不救”会不会成为“老人就是坏人”的下一个伪证?

在《老人跳河后勒施救者脖子:死也要拉你们年轻的垫背》这则报道中,包括标题在内,共提及“老人”一词28次。其中在叙述事发经过时,均用“老人”一词代指王峰(化名)。如此频繁使用“老人”一词,是否得当?当大众传播媒介过度使用某一群体名称代指新闻事件中的主角时,恐怕会导致受众对该群体产生刻板印象。

“彭宇案”对于整个社会公序良俗的影响,不单单在于“出手相助”层面。众人感慨社会变得冷漠时,却忘了该案对于“老人”这一群体的影响,甚至是伤害。针对“彭宇案”而言,时过境迁后,尚能“翻案”,但是这十年里,许多老人在摔倒后却担着“可能是恶人”的名声,无人相助,如何“翻案”?

想一想,我们为“中国游客”一词正名了多久,就可以知道标签化一个群体的危害有多大。女司机一定是开车不好的人吗?女主播一定是以低俗内容走红吗?东莞就是黄色产业的代名词?老人就一定有讹人之心吗?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会给出否定的回答。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摘掉有色眼镜,做到将个人与群体标签分开讨论?如果可以,“彭宇案”不会令社会寒心如此之久。

与“中国游客”“女司机”“女主播”等群体不同的是,大部分老人本身属于弱势群体之一,如果“老人”一词变成暗含贬意的标签,对于社会公德的颠覆,将是我们难以扭转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