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斧劈唐绍仪,杀错了吗?

[摘要]唐究竟死于何人之手,因何而死?

文 | 谌旭彬

1938年9月30日,民国第一任总理、国民党元老唐绍仪,在上海寓所遭刺客斧劈身亡。唐生前,与日本军方接触颇多,是其极力拉拢的对象。唐身亡后,国民政府又明令褒奖,并将其生平事迹“宣付国史”。故唐究竟死于何人之手,因何而死,在当时乃是一桩谜案。

一、蒋介石亲自下令,让军统铲除唐绍仪

据台湾“国史馆”所藏戴笠档案,刺杀唐绍仪,乃是蒋介石直接下令,由军统负责具体执行。
蒋向军统指示制裁唐绍仪的具体时间,不会晚于1938年7月6日。该日,戴笠密电军统在上海地区的锄奸工作负责人周伟龙:
“十万火急,上海。密。任重兄亲译。1、明日之举动已准备齐全否?当此民族意识消沉之时,甚盼我在孤岛同志有轰轰烈烈之举动,以发扬我大中华民族之精神也。2、顷奉领袖面谕,唐绍仪平素反对国民党甚力,此次又复为敌利用,处处破坏中央,应即多方设法予以制裁。唐寓其婿诸昌年家,诸之寓所地址,电话簿中必有记载,请查明设法进行。弟淼叩 鱼未 鄂。”①

军统斧劈唐绍仪,杀错了吗?

图:戴笠密令周伟龙制裁唐绍仪

“任重”,是周伟龙的化名。戴在密电中,先是勉励周奋力完成一桩已谋划妥当、正待执行的锄奸工作;再向周布置新任务:奉新接到蒋介石指令(顷奉领袖面谕),唐绍仪妨碍抗战,应设法将其制裁铲除。
唐绍仪于该年9月30日被刺。10月1日,接获讯息的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
“此实为革命党除一大奸,此贼不除,汉奸更多,伪组织与倭寇更无忌惮矣。”
因唐绍仪之死,乃蒋介石亲自下令所致,故当其子唐榴在1940年1月,欲前往重庆晋谒蒋介石时,戴笠曾指示军统:
“唐(榴)系唐绍仪之子。唐如来渝,应密切注意其行动,惟此人胆小且略有神经视钱如命也。”

军统斧劈唐绍仪,杀错了吗?

图:左,唐绍仪;右,戴笠指示军统密切注意来渝谒见蒋介石的唐绍仪之子的行动

二、唐绍仪年近80,已无意追逐个人权位

蒋介石为何指示军统暗杀唐绍仪?唐有没有投敌,是不是“汉奸”?军统暗杀唐,是不是杀错了?
关于此事,目前可以确认的核心事实有三点:

(1)蒋介石多次请求唐离开上海,前往香港、武汉或者重庆,脱离日本人的势力范围,但遭唐拒绝。

鉴于唐绍仪昔日的政治身份,1937年抗战爆发,唐之故旧亲朋即多次劝他离开上海,广东各界社团甚至联衔致电唐促其南返,且汇去旅费二万元。
1938年初,蒋介石托人携带亲笔信,邀请唐绍仪前往武汉。稍后,又委派唐的女婿诸昌年等人,专程赴沪做唐的工作,促其离开日、伪包围圈移居香港。3月份,孔祥熙奉蒋介石旨意,透过上海名流钱新之,向唐表达问候,内有“相隔两地,躬侯无从”之句(孔当时已随国民政府撤往武汉),且表示在金钱方面,凡唐绍仪之所需“自当照汇”。稍后,孔又致电唐,邀请其前来武汉,并承诺委以“外交委员会主席”之职。4月份,唐之故旧罗家衡,又受吴铁城等人之托,赴上海劝说唐移居广东。……④
这些劝说,都没有对唐绍仪产生效果。

(2)唐绍仪与日方的谋和接触,迥异于日方对唐绍仪的期待。

1938年,唐绍仪已年近80。据孔祥熙系统的情报人员密报,该年2月,温宗尧向唐转达日方欲请其出山组织政府时,唐的立场是“我老了,不想干”,亦劝温不要干,“我辈出处应极端慎重,当此空前巨变之际,若稍有苟且,则一经投足,即无术自拔”。因唐之立场,“所谓粤派之温宗尧、陈锦涛、江天铎等亦与唐共进退,拒不参加。”这些密报,显示唐并无意追逐个人权位。⑤
唐、日之间的交涉,略言之:日方的侧重点在“出山”,唐的侧重点在“和谈”。日方期望唐出面“组织统一政府”,故迭派要人向唐游说;唐无兴趣做伪政权领袖,但对战事心存悲观,“渴望于国事有所襄助”,有意促成“公正和平”的中日和谈,故坚持留在上海,并不避忌与日方频频接触。

(3)唐的谋和行动,与国民政府内部“主和派”的擅动合流,引起蒋介石的极大警惕。

至少自1938年5月份起,唐绍仪在上海与日本人的接触,已成为国民政府内部,以汪精卫、孔祥熙为代表的“主和派”的擅自谋和运动的一部分。该月,汪精卫透过唐之故旧罗家衡,向唐致意:
“现在的局面,只有少川先生出来与日本谈判才是办法。现在日本不是较以前对华主张缓了一步么? 从前日本是不以蒋政府为对象的,现在日本仅主张不以蒋个人为对象了。只要少川先生出来与日本谈判,蒋的下野是不成问题的。我只要国家有救,甚么牺牲都可以的。”⑥
孔祥熙亦向罗家衡表示,最好由唐个人与日本方面试谈条件。罗回到香港后,遂致信唐绍仪:“中央对我公将来出主和议甚表同意,日方条件程度如何,望由競庵(江天铎)兄向日方先事探知。”⑦与汪、孔搭上线后,唐随即在上海与日本人开启了谈判。
罗家衡书信中的“中央”,代表的只是国民政府内部的“主和派”,并不包括蒋介石在内。事实上,据杨天石教授的研究,孔祥熙此一时期的很多对日外交活动,乃是背着蒋介石秘密进行,其与唐绍仪之间的合作也不例外。蒋获悉孔、唐合作擅自谋和之后,曾于1938年8月10日,致电孔祥熙,严词告诫:
关于少川接洽和议事,弟极端反对。请其于政府未决定整个政策与具体办法以前,切勿再与敌人谈话,以免为敌藉口。又日人近特放一种空气,甚传兄屡提条件交日人,皆为日敌所拒,此种空气作用,影响于我内部心理甚大,而且俄人亦以此相谈,务请兄注意为祷。”⑧

军统斧劈唐绍仪,杀错了吗?

图:左,蒋介石严词告诫孔祥熙,不可令唐绍仪与日方擅自接洽和谈;右,孔回电解释,隐瞒了自己的擅自谋和活动

三、蒋介石和军统杀错人了吗?也未必

自抗战爆发,蒋即反复强调,对日和战,乃国家最高外交决策,“亟需统一,不可各自接洽”。日方提出“不以国民政府为谈判对象”“不以蒋介石为谈判对象”等条件,亦是故意催化“各自接洽”,以分化国民政府。
对1938年的蒋介石而言,汪精卫在国民政府内部串联组织“第三势力”,拟争取龙云、张发奎等地方实力派的支持,在大后方另立政权对日和谈;孔祥熙不受约束,一再背着蒋介石对日谋和;吴佩孚等落魄旧军阀坚持滞留沦陷区待价而沽。三者都是非常头疼的问题。
唐绍仪的活动,与三者俱有关联。其最终被蒋介石下令铲除,原因亦在此——唐的谋和活动(据今井武夫披露,唐曾起草并签名了一份“和平救国宣言”,准备公开发表),已成为国民政府内部的“擅自谋和运动”的前哨杀唐,既是对该运动的阻击,也是对汪精卫、孔祥熙等人的一种震慑。
在军统暗杀唐绍仪之前,1938年9月11日,蒋介石曾以空前严厉的口吻致电孔祥熙,勒令其停止所有对日“擅自谋和”活动:
“贾某事,应严令停止活动,否则即作汉奸通敌论罪。敌想复订停战协定,以亡我国,其计划极毒,请兄负责制止,免误大政方针。千万注意是荷!”
“贾某”,即贾存德,系孔祥熙在上海的亲信。与唐绍仪类似,贾当时亦受孔指示,与日方交涉和谈。蒋介石反对唐绍仪的对日谋和、也反对贾存德的对日谋和——在蒋看来,没有第三国介入压制日本、没有在战场上给予日军相当程度的打击,不可能有平等和谈,而“退让求和”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只会是“和后痛苦更甚于战时”。
蒋拿“汉奸通敌论罪”来恐吓孔祥熙,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效果。贾存德依旧在活动,只是孔不再将这些活动向蒋报告。⑨19天后,9月30日,唐绍仪被军统制裁——“汉奸通敌论罪”,不再止于口头恐吓。

综上:1、没有任何材料能够证实,唐绍仪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或者想投靠日本人去做汉奸。2、蒋介石决策暗杀唐绍仪,与唐会不会投靠日本人无关,核心原因,是唐的活动,与汪精卫、孔祥熙等主和派的“擅自谋和运动”合流。在蒋看来,这种合流,严重威胁到了抗战的前途。

军统斧劈唐绍仪,杀错了吗?

图:根据戴笠的指示,军统抗战期间的制裁行动,常不许用枪,而只能用斧⑨

注释

①(台)“国史馆”藏戴笠档案,数位典藏号:144-010106-0004-001。②《事略稿本·42》,P374。③(台)“国史馆”藏戴笠档案,数位典藏号:144-010113-0003-095。④郑会欣,《唐绍仪被刺的原因》,收录于氏著:《民国权贵的私密档案》,(台)大旗出版社,P238-239。亦可参见:郑会欣,《唐绍仪被日蒋争夺及被刺经过》,收录于《文史资料选辑 第39辑》。⑤胡鄂公致孔令侃密电,1938年2月23日、25日、28日。收录于:《汪伪政权》,中央档案馆等/编,中华书局,2004,P566-569。⑥《南湖致刚父电》(胡鄂公致孔令侃)。1938年6月11日。转引自:杨天石,《蒋介石对孔祥熙谋和活动的阻遏》,《历史研究》2006年第5期。⑦郑会欣,《唐绍仪被刺的原因》,收录于氏著:《民国权贵的私密档案》,(台)大旗出版社,P239。⑧(台)“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 002-010300-00015-043。⑨可参见“国史馆”藏戴笠档案,数位典藏号:144-010106-0001-057;144-010106-0001-068;等。

更多涨姿势的深度历史资讯,请关注“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关注方法:微信内搜索“tengxun_lishi”或“短史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xu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