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东南亚的“秘密战”

最新文章澎湃新闻李聪慧2017-03-27 08:32
0

[摘要]如果不是朝鲜战争,想必这支军队根本不会进入美国政府的视线。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东南亚的“秘密战”

秘密战的缘起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苏两大阵营间的对抗日益加剧。为了应对冷战的需要,杜鲁门政府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开始大规模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体系,先后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情报局等机构。

1948年5月,国务院政策设计委员会主任乔治·凯南提议:为了对苏联开展心理战,美国应当加强在国外从事秘密政治活动的能力。6月18日,杜鲁门签署了NSC/2号文件,下令对苏展开秘密战的相关活动。该文件指出:“美国政府公开的对外活动必须由不公开的活动来补充。”同时,该文件还对秘密战的具体内容进行了规定:“(秘密)行动应该包括各种有关的不公开活动;宣传、经济战;先发制人的直接行动,包括破坏与反破坏、爆炸和撤退措施;针对敌对国家的颠覆,包括援助地下抵抗组织,及支持自由世界国家中当地的反共分子。”根据这一文件,中央情报局成立了一个专门从事秘密行动的部门——政策协调局,并且规定该部门的负责人由国务院任命。

“秘密战”由此成为美国对外活动中一种极为重要的形式,并且这种“秘密战”不局限于宣传攻势和心理攻势等“文”的活动,还包括各种使用暴力的活动。欧洲在战后已经形成了一条稳定的东西方分界线,两大军事集团对峙,战争一触即发。因此,中情局不敢在欧洲贸然采取行动。相比之下的远东地区则是另一番景象:许多国家动荡不安,局面十分混乱。这就为中情局采取“秘密战”提供了“用武之地”。

退入缅甸的李弥部队

1949年下半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横扫中国大陆,国民党的垮台指日可待。12月9日,云南省主席卢汉宣布起义,并借开会之机软禁了国民党政府中央派驻云南的第26军军长余程万和第8军军长李弥。这两支部队随即向昆明发动进攻,卢汉一时招架不住,被迫释放了余程万和李弥。余程万丧失斗志,决定让第26军全体撤退,第8军也不敢单独贸然攻城,只好一同撤退,随后两军向滇南转进。

12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入滇作战,当得知第26军和第8军向滇南撤退的消息后,刘邓部第94师开始追击。12月29日,正在莫斯科访苏的毛泽东电告刘少奇,让他转告正在中国西南作战的刘伯承和邓小平:“转知卢汉及云南我军,只可在李弥、余程万之先头阻止其向越、缅前进,不可向其后威胁或追击,以免该敌过早退入云南。卢汉及我军均应向该敌进行政治工作,策动该敌起义。”随即第94师被命令暂停推进,以麻痹国民党军主力。另一方面,陈赓率领第四兵团和四野三十八军的两个师开始进军云南,破坏滇缅公路以阻止国民党军向越南和缅甸逃窜。

蒋介石原本打算将第26军从蒙自机场空运至海南岛,第8军留在云南建立反共军事基地。但到了次年1月中旬第26军准备撤退时,人民解放军占领了蒙自机场,截断了第26军撤退的空中之路,于是国共两军在滇南展开厮杀,国民党军大部分被歼灭,仅有少数部队逃亡缅甸和越南,其中逃亡缅甸的部队是国民党第26军93师278团和第8军237师709团的残余军队。2月下旬,这批部队先后抵达了泰缅边境大其力附近的孟捧地区。后来,二战期间参加过缅甸远征且留在滇南的一些国民党复员军人也加入其中,这三支部队联合组成了一个统一的临时指挥部,并自行命名为“复兴部队”,人数在2200人左右。由于这批部队后来由李弥领导,因此又被称为“李弥部队”。刚刚退入缅甸的李弥部队,补给完全断绝,部队只能变卖一切值钱的东西以购买粮食,不足的就向村民赊借。到3月底,除台湾汇来5万泰铢外,主要依靠当地华侨。4月份,李弥来到泰国并带来个人的储蓄10万美金暂为救急。

中情局第一次“秘密战”

如果不是朝鲜战争,想必这支军队根本不会进入美国政府的视线。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9月15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一举改变了朝鲜战争的局势,朝鲜人民军一路败退,美军得以越过三八线;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陷入朝鲜战争泥潭的美国政府一方面想取得朝鲜战争的胜利;另一方面又实行“战争局部化”政策,不想将朝鲜战争扩大到朝鲜半岛以外的地区。因此,利用李弥部队牵制中国兵力成为了美国政府的一个选择。早在1950年9月美国海军少将厄斯金率领“东南亚军援顾问团”访问泰国期间,李弥就想方设法和厄斯金取得了联系,并进行了三次会谈。李弥希望能够得到美国政府的军事援助以“反攻大陆”,厄斯金也表示当李弥部队进入中国境内后美国可以向其进行空投补给。

后来,美国中央情报局下属的政策协调办公室,根据厄斯金的建议于11月5日向杜鲁门提出了“白纸方案”(Operation Paper),这一方案的主要内容就是向李弥部队提供援助,让这批部队进攻中国西南地区从而牵制中国兵力,以缓解美国军队在朝鲜半岛的压力。在讨论这个方案时,当时的中情局局长史密斯将军认为中国军队兵力充足,这个冒险行动不可能让中国军队撤出朝鲜战场,因此极力反对这个方案。但是杜鲁门却认同并批准了这个方案。

从1951年2月开始,中情局开始通过曼谷的情报站,并在泰国政府的协助下向李弥部队提供军事援助。据后来升任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理查德·赫尔姆斯的回忆,这是当时美国发动的最大规模的秘密行动。而这场秘密行动却因为不久后一个记者的揭露而进入了公众视野。

“秘密战”不再秘密

1951年夏,中央情报局没有标志的大型飞机在西贡、曼谷的频繁起降,为敏锐的记者所注意。美联社记者西摩·托平通过在泰国和缅甸的跟踪调查,对事情的经过有了大致的掌握。为了避免缅甸政府的新闻封锁,托平从新加坡发出了这一消息。据他个人的说法,这则电讯“在全世界激起了同情缅甸人的抗议大合唱,但是却没有实际效果”。不过他的消息却在中情局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而对于卷入李弥部队在缅甸军事活动的报道,美国政府却矢口否认。美国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腊斯克要求美国驻缅大使大卫·凯伊坚决否认美国与此事有关联。结果,这位美国大使最终只能以辞职来表达对该政策的不满。

媒体对此事的揭露并未使中央情报局放弃这个秘密战计划,相反,中央情报局答应李弥,每月向他提供7.5万美元的援助,并指示他“潜伏下来,进行训练”。直到1952年秋,中央情报局仍在为李弥部队空投物资,并派遣专家准备在孟萨修建飞机跑道。与此同时,李弥部队和缅甸政府军发生大规模冲突,他们与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合作一同对抗政府军,并且抢劫当地百姓、种植并贩卖鸦片以弥补开支。这一系列行为对缅甸的主权和安全构成了越来越大的威胁,而美国对李弥部队的援助也引起了缅甸政府的极大不满。

“秘密战”的失败

为了彻底打击李弥部队和反政府武装的势力,缅甸军方于1952年11月在掸邦各地区实施军事戒严,并于12月取消了掸邦土司制度,直接施行军政管理,以断绝李弥部队的后援力量。1953年1月8日缅甸军方见时机已然成熟,遂决定向克伦族武装力量发动军事攻击,由于李弥和克伦族、蒙族签订了军事合作计划,因此李弥于2月4日下令全军策应克伦族武装作战。这次驱逐李弥部队的战役再次以缅甸军方失败而告终。

对美方失去信心的缅甸政府在3月17日告知美方:缅方决定自本年(1953年)的6月30日起,停止接受所有来自美方的援助,直至缅甸政府成功驱逐国民党军为止。美缅关系随之降到冰点。3月25日,缅甸外长藻昆卓正式向联合国秘书长提出控诉台方侵略之案,案名为:缅甸联邦所提关于台湾国民党政府侵略缅甸之控诉。缅甸政府希望联合国安理会能够宣布李弥部队侵犯缅甸领土主权、危害国际和平的行径是非法的,并且立即采取措施停止这种侵略行为,要求有关各方尊重缅甸的主权和政治独立,遵守联合国宪章。

4月23日,联大通过决议,谴责外国军队对缅甸领土主权的侵犯,要求其必须放下武器接受收容或立刻离开缅境,呼吁所有国家尊重缅甸的领土主权和独立,建议目前的谈判继续进行,要求所有的国家协助这些军队和平撤离缅甸而不要支援他们。10月24日,台湾当局签署了撤军协定。从1953年11月7日到1954年5月9日,李弥部队共撤退6572人,其中官兵5699人,家属873人。

这次撤军标志着中央情报局在东南亚第一次“秘密战”的失败,而这次“秘密战”的失败对于美国的影响是灾难性的。美国非但没有对新中国的安全构成重大挑战,反而使得美国同缅甸的关系受到极大损害,美国这一时期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也明显下降。

参考文献

陶文钊、梁碧莹主编:《美国与近现代中国》,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

覃怡辉:《李弥部队退入缅甸期间(1950-1954)所引起的几项国际事件》,《人文及社会科学集刊》2002年第4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