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价烟”再现,控烟该如何进行下去

口燕农 时评作者

当“天价烟”再次成为种种“炫”的标签,某种程度上势必从心理上拉高香烟在社会生活中的消费地位,并引来效仿。

据报道,近日有北京市民发现,有烟酒店为迎合消费者,对烟草“限价令”置之不顾,公然贴出“天价烟”标价摆在柜台上售卖。其中有的香烟甚至翻了近10倍,卖出近4000元的高价。而早在2012年,国家烟草专卖局就发布“限价令”,零售商户香烟售价超过千元每条将断供。

调查显示,此番“天价烟”卷土重来,并非生产厂家上调了销售价格,而是一些烟贩子把某些紧俏品牌的香烟,倒卖到另外一个烟少价高的地方从中牟利。甚至有部分商家以“出口特供”、“白皮烟”等为噱头,将某些香烟价格炒作得远远超出“限价令”标准。这样一个市场倒卖和炒作销售的怪圈,让香烟“限价令”和统一指导价名存实亡。

不可否认,“天价烟”在市场上受到青睐,背后有着错综复杂的消费心理和某些畸形的节礼文化做支撑。而反映到小众消费群体并传导到大众环境中,则是负面价值重重,譬如市场消费心理的扭曲和奢靡之风的沉渣泛起。就此而言,“天价烟”重新抬头,极有可能会对冲此前我们控烟行动的种种努力。

从2006年1月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正式生效以来,关于烟草危害的社会宣传教育工作已持续了十年之久;国家层面也曾出台了《烟草控制规划(2012—2015)》等相关政策指引;同时,各地出台了一些地方性法规,甚至有些城市已明确规定公共场所禁烟……十多年的控烟努力虽没有“令行禁止”,却也将我们的控烟行动推入了逐渐达成社会共识的良性轨道。

然而,当“天价烟”再次成为种种“炫”的标签,某种程度上势必从心理上拉高香烟在社会生活中的消费地位,并引来效仿。所以,向“天价烟”说不,其诉求要义不仅在于持续改良追求奢靡的社会风气,也不仅在于持续引导市场健康的消费心理,同时也在于维护十多年的全社会控烟的初步成果,以及降低未来持续控烟的社会成本。很难想象,一边是“天价烟”或柜台上或柜台下热销,一边能够让人们逐渐地放弃香烟。

事实上,在控烟比较有效的发达国家,市场机制加上政府管控,香烟价格差别并不大,更别提会有“天价烟”。某种程度上,只有将“天价烟”价格打回原形,消除香烟种种价值外溢的象征意义,控烟才会变得相对容易。从这个意义来说,肃清市场倒卖和炒作仍需努力。

【更多新闻解读,微信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onner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