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钧:台湾改名字政策的历史变迁

[摘要]1949到1965,十九年了,我也灰心了,麻木了,把别人不能改名的痛苦忘记了。

王鼎钧:台湾改名字政策的历史变迁

图:王鼎钧

改名字

作者:王鼎钧

从前,老百姓想改名字很容易。有人改名字希望转个好运,有人改名字表示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有人改名表示他换了人生观。

后来在台湾,人人要办身份证,你的名字一旦登上户籍,再也不能更改。名字是人的记号,长久固定比中途变易好,但天下事难以用一句话说完,人会有忽然改名字的需要,有些理由很能得到别人同情,例如名字不雅,范统(饭桶)、王伯党(王八旦)、邱季女(妓女),谐音失雅,猪仔、阿屎、番薯、憨牛,字义失雅。那年代重男轻女,台湾风习常常生了女孩叫罔市,意思是勉强养着吧。人有了这样一个名字,简直是终身的痛苦。

那些年,我经常在专栏文章里要求当局放宽限制,准许改名,名字若成了一个人终身的痛苦,不准更改就是苛政。我发现,有些孩子的名字是监护人代取的,我说,孩子当时懵然无知,幼小奉父母之命订婚,成年后尚可自行撤销,即使撤销使对方的心灵受到伤害,法律也未尝禁止,改名于人无损,有何不可?有些人的名字本来很好,可惜当时的户籍员读日文长大,一时还不能充分把握汉字的写法和用法,我的房东太太因此芳名“临盆”,他可以错,你不能教他改,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

台湾省教育厅的官员,年年面对中小学学生名册,读那些附骨之疽一样的名字,有了不忍人之心,主管学校的教育厅长和主管户籍的民政厅长商量好了,主管行政的省主席也同意了,让中学小学的学生更改不雅的名字,公文一步一步走完全程,走进民政厅的户籍部门,出人意外,结果是一律不准!据说治安机关反对,认为改名字对犯罪的人有利,不准改名便于稽查犯罪。这个理由很牵强,即便犯过罪的人改名成功,或者有人改了名字再去犯罪,改名字的人要换领身份证,他的新名字旧名字都在户籍档案里,并不会妨碍侦查。我们再多用一点想象力,如果有人从监狱里出来,他想改个名字重新做人,倒也不是一件坏事。可是那年代治安机关权力最大,台湾第一次改名运动就这样失败了。

1949到1965,十九年了,我也灰心了,麻木了,把别人不能改名的痛苦忘记了。忽然有一天,广播电台播出录音访问,有一个女生叫林睡伴,她申请改名居然成功了!民政厅有位科长叫刘燕夫,负责承办这方面的案子,他能想象一个女孩子终生名叫睡伴是如何坐立不安。他先费尽唇舌说服上司,上司批准之后,他又费尽笔墨说服下级机构,下级机构才如文执行。

刘科长在他任内,还帮助一些家庭复姓归宗。有一户人家姓卢,日本政府的户籍员害得他姓炉,大抗战结束后,台湾回归中国,咱们的户籍员继续强迫他姓炉,他们的族人只能身死之后在墓碑上恢复本姓,于是,打开户籍,这家人个个姓炉,走进墓地,这家人个个姓卢。这个家庭真伟大,他们从1946年起,接连不断向当局申诉,要求让他们仍然姓卢,申请的公文有时反驳不准,有时石沉大海,他们决不放弃,决不停止,直到有一天,案子到了刘燕夫手上。

1965之后,当局不断修改姓名条例,先是小修,后是大修,44年后,到2009,一个人一生可以申请改名两次了,再过6年,2015,一个人一生可以申请改名3次了。违情悖理的事到底不能长久,只是改得很慢,所以中国人都希望长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u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