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178期 预算法与政府规则约束

2012年10月11日12:50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燕山大讲堂178期 预算法与政府规则约束

燕山大讲堂178期 预算法与政府规则约束

特邀主持人:

冯兴元(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嘉 宾:

张曙光(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

李炜光(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

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

主 办:腾讯燕山大讲堂

时 间:2012年9月15日(周六)下午19:00-21:00

地 点:腾讯希格玛大厦B1小剧场(海淀区知春路49号希格玛大厦地下一层,地铁10号线或13号线知春路地铁站A口往西100米即到))

【要点1】现在的《宪法》和《预算法》有一个根本的问题,即我们现在对于财政过程的理解有问题,政府的行为是取决于财政,而整个财政过程应该是一个公共选择的政治过程,是要纳税人参与讨论决策的过程,而不是政府的行政过程,不是国务院首脑拍板的过程。

【要点2】纳税人参与不光参与收入,而是要问收什么,都有哪些项目,可现在很多东西不清楚。

【要点3】《宪法》里规定了纳税人的义务,纳税人的权利是否要在宪法或者预算法中有所体现?怎么体现?

【要点4】纳税人和政府之间权利义务规定要清楚,整个预算过程能够成为一个公共选择的纳税人能够监督过程。不光是我掏了多少钱,而且知道这个钱用在什么地方。现在要命的是,政府拿钱很多,但钱用在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

【要点5】不仅《预算法》的制定是保密的,制定过程本身也是保密的,让大家看一眼,就让大家提意见,还没回过神来自己就定了,这也是非常大的问题。

【要点6】现在整个财政体制我用四句话概括:强政府,富中央,穷百姓,地方苦乐不均。

【要点7】预算法是公民公款的“看家狗”,把狗当好是最重要的。

冯兴元:感谢子云,感谢大家!今天腾讯燕山大讲堂·政策三人谈以“预算法与政府规则约束”为主题,请来了三位嘉宾:第一位是张曙光老师,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第二位是李炜光教授,天津财经大学财政科学的首席教授,著名的宪政经济学家;第三位是毛寿龙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著名的行政管理学教授,欢迎三位嘉宾,我是冯兴元,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欢迎大家!

刚才子云介绍了《预算法》修订案的征求意见稿,在网上征求意见以后,时间过了,但政府没有总结公布所有33万条的信息,第一没有对这些信息归类,第二没有对信息做出书面、口头的回复,也没有告诉我们怎么把这些信息加总起来反映在将要正式通过的预算法修正案里,所以这里面有什么程序问题?三位嘉宾可以说说,有请李教授!

李炜光:《预算法》修改的整个过程有一个特点:秘密修法、保密。2005年修法过程就开始了,中间经过人大换届,修改的起草班子也换了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2005年那一次还有一个修改稿,征求过意见。但越到后期走的越是秘密修法路数,保密程度相当高。整个修法起草的过程基本上没有学者参与。后期有一些讨论,学者被邀请参加,但这种参加也是要求保密的,不能透露,透露的话是要负责任的。这种秘密修法的过程一直延续到2012年6月,已经成了,预算工委第二次修正案草稿也拿出来了,正式开始上人大常委会讨论的过程,这是法律的程序。这个程序法工委介入,由此不能保密,要征求社会的意见。所以征求意见的时间是7月6日,在这天开始征求意见我本人感觉还是延续了过去秘密修法的习惯,没有大张旗鼓地做宣传和铺垫,我本人十多天后才知道这个消息,然后赶紧看,才看到这个草案。

民间参与包括学者、公众提的33万条意见都是在这十几天内进行的,我称之为“这十天现象”。秘密修法持续了七、八年,但最后征求公众意见的时间只有一个月,而集中提意见只有十几天时间。我觉得《预算法》修法过程中保密工作做得太完善了,是不是应该这样?我认为应该探讨,其中一些问题涉及到亿万纳税人,涉及到政府的施政、预算的公开,这些大问题完全靠秘密修法能否制定出一部好的法律来?我觉得很可疑。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