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166期 笑蜀:平民视角的平权台湾

2012年06月25日11:53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燕山大讲堂166期 笑蜀:平民视角的平权台湾

笑蜀 《南方周末》著名评论员

燕山大讲堂166期 平民视角的平权台湾

嘉 宾:笑蜀(《南方周末》著名评论员)

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承办:腾讯燕山大讲堂

时间:2012年6月10日(周日)下午15:00-18:00

地点:希格玛大厦B1小剧场

主持人:傅剑峰

精彩选摘

【要点一】 平权首先是人权上的平权,没有人权上的平等,其它的一切平等都无所依托。我认为这是台湾最重要的特点,我们过去老是讲它的民主,它的法治,它的社会保障,这都没有问题。但在我个人眼里,还有一个最根本、最高的特点,就是人权上的平等。

人权立国首先要通过教育实现,首先需要庞大的人权教育系统来支撑,没有人权教育也就无所谓人权立国。这次台湾之行给我最重要的另外一个印象就是:人权教育普及、持久,真正实现了从娃娃抓起。

【要点二】 我对当官本来毫无兴趣,在威权时代当官扭曲自己的人格,在民主时代当官也不愿意,因为太累,那不是当官,是当孙子。但去台湾之前我有个假想:不当官,当个议员总可以吧。但去了台湾后,这个想法也打消了,我没想到当个议员也那么累。

我在大陆碰到无数有教主气派的人,但在台湾我没见到一个,而我在台湾遇到了很多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他们很精英但同时很谦卑很低调,都夹着尾巴做人。在台湾,哪个精英敢放肆,马上会成为众矢之的,他们要放肆只能跑到大陆放肆,在台湾是绝不敢的。

【要点三】 这几个人权景点所浓缩的历史,能够概括性地代表台湾的民主进程、人权进程,这是充满着血和泪,充满着冤案和苦难的进程。蒋经国1987年宣布解除戒严,当然需要远见卓识,需要决断,但更重要的,是这三十多年要求政治改革、要求民主、要求人权的民间压力倒逼促成的。

【要点四】 台湾民主已经走向规范,走向成熟,但最重要的不在这儿,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台湾今天的民主多么成功,而是它的转型多么成功,它的转型成功世上少有,最值得华人社会骄傲。

【要点五】 为什么经济低迷收入下降并未影响社会稳定? 第一,有社会公平支撑。第二,有社会保障支撑。第三,有藏富于民支撑。台湾的一个特点,是人们的心态都很从容、平和、平静,原因就在这里。从这意义上可以说,经济平权、消费平权是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的缓冲带,能极大降低社会的风险指数,能极大支撑社会理性。

【要点六】 现代文明最根本的含义是尊重人,对异端最大限度的尊重是尊重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这点今天的台湾已经做到,他们已经走过这个阶段,已经告别了不同理念之间互不相容、你死我活的状态。在这个意义上已经跨入了现代文明。跟欧美那些国家,在文明程度上没有多大落差。我们经常讲美国的南北战争,胜利一方对过去敌对的一方,对以李将军为代表的南军将士怎样尊重、怎样善待,没有清算,没有报复,而是充分保障他们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当年美国做到了,现在的台湾也做到了。

很多大陆人去台湾观光,觉得台湾没什么了不起,没看到这一点,没看到台湾的人好,而这,才是我们最应该追求的。

主持人:大家好!我是腾讯新闻中心的副总监傅剑峰,今天燕山大讲堂由我来主持。先介绍一下我们的主讲者笑蜀老师,笑蜀老师是我在《南方周末》时的老师、同事,笑老师当年在《南方周末》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观察互联网的文章——《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

笑老在前两个月去了台湾做学术考察,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很多交流,他对台湾的很多感悟写在他的腾讯微博上,微博里的内容让大家觉得很新奇,因为我们印象中台湾跟他所看到的台湾不一样,他给我们呈现了更真实、更有意思的台湾,微博上都是比较碎片化的东西,今天能够跟大家分享一个系统的台湾。

当一个人,特别是在大陆有声望的思想者、学者带着大陆的问题去看台湾就不一样。我有一个比喻,当然这个比喻不一定恰当,托克维尔就带着法国的问题看美国,写了《论美国的民主》,用不一样的视角看问题。今天的题目是“平民视角的平权台湾”,我跟笑老聊这个题目时,很多问题他没回答,我很有兴趣,比如平权,台湾以前不平权,现在平权,从不平权到平权就是一个转型,这个转型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当年唐德刚提出中国一定要走出历史的三峡,也许是50年,也许是100年。台湾“轻舟过三峡”,但大陆的这艘巨轮还没有过,这艘巨轮怎么样经过三峡?小舟经过的路是很不安全、很危险的,它给大船开了道,台湾给中国的发展提供了另外的视角和可能性,这是我今天想要听笑老讲一讲的。

平权中的核心问题是政治权利的平权和人权的平权,其中还有历史包袱的问题,即怎么解决转型正义的问题。这些问题是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诸位可能跟我一样感兴趣。具体就不多说了,热烈欢迎笑蜀老师的讲演。

笑蜀:首先谢谢大家周末不休息来跟我分享我在台湾的见闻,我先说两点,大家不要抱较高的期待,因为第一我不是研究台湾问题的专家,刚才剑峰给了我很多问题,这些问题要经过研究才能回答。另外我之前不关心台湾,主要是觉得台湾体量太小,跟大陆完全不成比例,自己觉得台湾没那么重要,这是我去台湾之前的心态。这是第一。

第二,今天的演讲主要是看图说话,大家分享我的镜头所捕捉到的一个一个画面。但因为我的摄影不专业,而且是Iphone4拍的,所以照片的品质无法保证。

今天的主题是“平民视角的平权台湾”。平民视角是指我的视角,我是一个平民,在公开场合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以这样普通的眼光打量台湾。在我的眼里台湾是什么样的?我认为最重要的台湾定位是——平权的台湾,这是我对台湾的最大定位。

一个平权的台湾其实是一个普通人的台湾,台湾属于普通人。这个社会的社会资源、文化资源、政治资源都最大限度的向普通人也就是向平民倾斜,这叫做平权。我眼中的台湾就是这样的平权台湾,即平民的台湾,普通人的台湾。这个定位可能跟去台湾旅游的很多陆客的观察冲突,他们视角的台湾可能不一样,比如说你从桃园机场走出去,从机场高速慢慢进入市区,首先映入你眼帘的台北再平常不过、普通不过。这种平常、这种普通主要是指硬件上的平常和普通,没我们那么豪华和大气,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从城市的景观上讲,台北以及台湾的几乎所有城市都没有办法比,因此很多陆客眼里的台湾没什么了不起,比大陆好不到哪儿去。这是另一个视角的台湾,我认为是一种物质主义的视角、消费主义的视角,从这个视角看台湾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刚才剑锋讲的平权我高度赞成,这是我讲台湾平权的第一个概念。即平权首先是人权上的平权,没有人权上的平等,其它的一切平等都无所依托。我认为这是台湾最重要的特点,我们过去老是讲它的民主,它的法治,它的社会保障,这都没有问题。但在我个人眼里,还有一个最根本、最高的特点,就是人权上的平等。

台湾人权上的平权我感触最深的一个地方,是台北市的马场町纪念公园,这对我冲击很大。马场町是1950年代,也就是台湾白色恐怖最厉害时的一个主要刑场,即杀人的地方。大陆知道马场町的人可能不多,但若我提到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也就是电视连续剧《潜伏》余则成的原型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中共在台湾最重要的女间谍朱枫,包括同样是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第四兵站的陈宝仓中将,大家就不陌生了,他们都是在马场町被枪毙的。还有台湾省政府主席陈仪上将,也是在马场町被枪毙的。在马场町被枪毙的绝大多数人犯,都属于不折不扣的中共地下党员或左翼人士,尤其是不折不扣的中共谍报人员。也就是说马场町在台湾的意义,类似耶路撒冷的哭墙之于犹太人的意义,马场町是台湾左翼的一块圣地。台湾的制度架构用大陆当局的定义是“资本主义”,用我们的话说是一个“自由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左翼或者共产主义的理想非常异端和边缘。在白色恐怖时期、冷战时期更属于一种敌对的思潮和力量。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