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战地记者在叙身亡 > 正文

叙利亚危局何去何从?

2012年02月10日13:56湖北日报赵良英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四面楚歌

巴沙尔苦撑危局

记者:最近,叙利亚国内冲突加剧,暴力事件激增。巴沙尔总统还能稳住大局吗?利比亚的一幕会否在叙利亚重演?

刘胜湘:要看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西方力量在多大程度上介入叙利亚?如果西方大幅度支持叙利亚国内反对派,尤其是放开对“自由叙利亚军”的武器支援,甚至直接以武力方式介入,巴沙尔恐怕难以稳住国内局势,利比亚的一幕会有可能在叙利亚重演。二是俄罗斯支持巴沙尔政府的决心有多大?如果俄罗斯不惜以武力反对西方军事介入,巴沙尔也有可能稳住国内局势,利比亚的一幕也难以重演。三是叙利亚局势能够持续多久?持续的时间越长,越有可能发生不可控事情,对巴沙尔政府越不利。叙利亚局势是各方力量博弈的结果。

阮建平:从近20年来类似事件的经验看,反对派至多只会暂缓对抗行动,但不会停止推翻巴沙尔的斗争。因为在西方的大力支持下,他们的目标已不是最初的分权,而是要夺权,不达目的不会罢休。即使叙利亚国内对立双方暂时达成停火协议,西方也不会放弃对巴沙尔政府的敌视,将继续对其实施政治压力和经济制裁。在这种情况下,巴沙尔政府如果不能争取到足够的国际支持,随着国内经济形势恶化,内部矛盾会越聚越多,更难抵御内外夹攻。

从目前来看,利比亚模式暂时还不大可能在叙利亚重演。在利比亚,反对派几乎完全是靠西方的资金、技术、组织和武装帮助取得战争胜利的。但在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比卡扎菲政府力量更大,动员和组织能力更强。更重要的是,巴沙尔政府有俄罗斯的大力支持。虽然西方可以通过向反对派提供资金技术来增强其实力,但仅凭这些并不能马上取得胜利。同样地,俄罗斯也在向叙利亚提供武器装备,以期给西方军事干预造成尽可能大的代价,从而促使其放弃强硬计划。

积极斡旋

对话空间仍存

记者:中俄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俄外长旋即访叙磋商,阿盟也表示不会停止调解努力。那么,通过政治对话解决叙利亚危机的空间还有多大?

刘胜湘:政治对话解决危机的空间还是存在的。中俄两国坚决主张通过政治对话方式解决叙利亚问题,美国等西方国家也没有放弃政治解决的方法。在中俄投否决票后,美欧开始寻求联合国框架外解决,这一行径有可能是对中俄施加压力。估计短期内,西方国家会采取除军事以外的一切手段对巴沙尔政府施压,要求巴沙尔下台。叙利亚问题能否政治解决?关键是巴沙尔政府和反对派能否达成谅解和妥协,双方是否会作出让步。同时,俄罗斯和中国将起到很大作用。俄外长已于7日访问叙利亚,中国表示要派员访问亚非地区有关国家,巴沙尔也表示近期将宣布新宪法全民公投时间表,这些为政治解决带来了曙光。

阮建平:政治对话能否解决叙利亚当前的危机,关键取决于西方的态度。一般而言,政治诉求会随着自身支持力量的增强而不断提升。在西方的支持下,反对派的目标已不再是分权,而是要夺权。但为了不过分刺激俄罗斯,西方可能会让反对派改变夺权策略,先进入现有的权力体系,再逐步取代巴沙尔政府。在这一过程中,西方会继续对巴沙尔政府施加压力,配合反对派的夺权斗争。因此,叙利亚政府即使能渡过当前危机,也仍将面临长期挑战。

叙伊关联

中东局势堪忧

记者:叙利亚问题与伊朗核危机之间有何联系?西方国家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对整个中东局势有何影响?

刘胜湘:叙利亚问题是由于叙利亚内政不稳和外部势力干涉而引起的国家动荡问题,属于“阿拉伯之春”;伊朗核问题是伊朗和外国,尤其是与西方国家关于伊朗是否在生产核武器的问题,与朝鲜核问题类似。但二者也不是完全没有联系,叙利亚和伊朗具有类似的政治制度,两国在政治上都高度集权,美国等西方国家之所以对叙利亚和伊朗施压,有一个共同的意图,是希望通过施压改变两国政治制度。

阮建平:表面看这是两个相对孤立的问题,实际上西方在处理这两个问题时有着统一的地缘战略考虑。叙利亚和伊朗是中东地区仅有的两个不受西方控制的伊斯兰国家,都反对以色列的占领,强调独立自主。而且,这两个国家关系密切,经常相互支持,被西方称为中东地区的“伊朗-叙利亚轴心”。一旦完成对叙利亚的“政权更迭”,西方的“大中东”改变计划就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唯一目标就是伊朗。反之亦然,借助伊朗核问题孤立制裁伊朗,即使暂时不会压垮其政权,也会大大削弱其支持叙利亚等中东盟友的能力。现在的问题是,那些发生变化的国家能否迅速恢复国内秩序、实现经济繁荣,这需要西方拥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并投入巨大的经济资源。否则,要么是持续动荡和无政府状态,要么是当越来越多的民众感到失望后,各种极端思想再次泛滥或强人政权重现,对西方构成新的挑战。

叙利亚冲突背景

世界小国中的大国:作为连接亚欧非三大洲的桥梁,叙利亚自古就有世界心脏之称,到了现代更是被冠以“世界小国中的大国”。只有18.5万平方公里的它,虽没有令人垂涎的石油资源,但却拥有令人侧目的战略地理位置。叙利亚周边都是非常敏感的国家,中东地区几大热点问题无不与叙相关。

强人政治下的民意失衡:1971年3月,阿萨德当选总统,任至2000年去世,其次子现任总统巴沙尔于同年继任总统。军队、复兴党和官僚机构曾共同巩固了阿萨德政权。自去年初突尼斯发生危机以来,“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也波及到叙。面对民意波涛,阿萨德的判断出现了偏差。

经济困局难解:叙利亚原本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但随着国内石油资源的枯竭,经济每况愈下。目前,叙利亚的失业率约20%,大部分是年轻人。尽管政府一再强调解决失业的重要性,但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叙利亚政府束手无策。

中东文化冲突集中体现:叙利亚冲突实际上是整个中东问题的缩影。叙利亚人口2369.5万,85%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14%信奉基督教。但仅占全国人口11.5%的什叶派中的阿拉维派却掌握着国家的统治大权。人口数量与权力的倒挂,造成了叙利亚的权力冲突。

相关专题:

叙利亚真对记者格杀勿论?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