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亚健康忽悠十六年 > 正文

世上本无“亚健康” 只因此词有“金砖”

2010年04月20日10:14南方网黄建始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近几年来,国内对于“亚健康”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各式各样打着“亚健康”招牌的公司、机构也多如牛毛。在许多人眼中,“亚健康”已经是一个能脱口而出,不需多加解释的词语。“亚健康”到底是什么?“亚健康”的说法源自何方?“亚健康”的说法科学吗?谁最可能从“亚健康”的说法中得利?

“亚健康”到底是什么?

连“亚健康”的权威也说不清楚“亚健康”到底是什么。我和我的研究生查阅了许多文献也没有找到关于“亚健康”的科学定义。但还算运气好,基本上可以说找到了“亚健康”提法的来源。国内“亚健康”一词的提倡者一般都说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学者布赫曼通过对世界卫生组织健康定义的研究,发现介于健康和疾病之间有一中间状态。90年代中期国内青岛有人提出这种状态叫“亚健康”状态。

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健康的定义是:“一种完整的躯体、精神以及社会适应的美好状态,而不是仅仅没有疾病或身体虚弱。”这是一种理想的健康状态,实际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健康标准。因此,按照“亚健康”倡导者的说法,只要你现在没有生病,您就是“亚健康”。因为怎么做也不可能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健康标准。所以,锻炼也好,平衡饮食也好,戒烟戒酒也好,你做什么都不可能摘掉“亚健康”的坏分子帽子,除非你生病了。既然这样,也就没有必要去科学地维护和管理健康了。因此,一些所谓的“保健品”就大有市场了。

喜欢说“亚健康”的人常引用的一个数据是,“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5%的人真正健康,20%的人有病,75%的人亚健康。”因为不知道这5%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健康定义的人在哪里?我想看看这调查是怎么设计的。结果,查了许多引用这个数据的文章,包括个别院士写的文章,居然没有这个数据的第一手参考文献。

台湾一位哈佛大学训练出来的医生也问我大陆这个数据的引文,他也是查遍文献库找不到这个数据的来源。后来,有一位研究“亚健康”的朋友在饭桌上透露,这个数据是一位什么协会的副秘书长“造”出来的,当然也就不可能找到来源了。

不过饭桌上的话也很难证实来源是否可靠。因此,读者只有自己去判断孰是孰非了。

“亚健康”的说法科学吗?

在我所能找到的国内外所有和“亚健康”相关的资料中,都没有见到“亚健康”的确切定义,也没有见到支持“亚健康”一说的科学依据。国内有人宣称进行了几组“亚健康”的流行病学调查。“亚健康”连定义都没有,如何去界定一个人是否属于“亚健康”状态?科学研究(流行病学调查是其中一种)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可重复性。这种自称的“‘亚健康’的流行病学调查”能重复吗?连调查对象都不清楚,我不知道这流行病学调查是怎么进行的?但我知道其结果肯定是不可能客观重复的。

一个经得起考验的概念和理论的出现应该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的。可重复性是科学的第一要义。最近,诺贝尔奖得主琳达·布克(Linda Buck)因为发现原始数据与文章内容不符,无人能够重复,从《自然》杂志撤回了她7年前发表的文章。同理,一个无法准确重复测量的状态是不能认为是科学的,不管它的理论或者实用意义看上去多么伟大。“亚健康”状态因为没有明确的定义,无法准确重复测量,因此,即使冠上“亚健康学”,即使获得有关机构的科研资助,恐怕也很难被科学界接受。

顺便说一下,查遍医学文献,“亚健康”的说法仅存在于中国人的圈子里,又是一个所谓的“中国特色”。我们知道,目前医学科学的主要成果80%以上是首先在英文文献中发表的。英文医学主流文献中找不到“亚健康”的研究不是也能说明一些问题吗?

有人问:相当多的人,既没有病,在相当高水平的医疗机构经系统检查和单项检查都没有发现有病,而这些人确实感到了躯体和心理上的种种不适,这应该叫什么?这些人是我们健康管理中处于“中危险状态”或“高危险状态”的人群。我们每个人的健康状态,实际上都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些人要做的就是用健康管理的方法,找出自己身上的健康危险因素。然后,用健康管理的方法,尽可能去掉这些健康危险因素,维护和促进自己的健康。不要相信貌似科学,实则经不起推敲的“亚健康”概念。

健康管理的科学基础是:个体从健康到疾病要经历一个完整的发生和发展过程。一般来说,是从处于低危险状态、中危险状态,到高危险状态,再到发生早期改变,出现临床症状。往往在被诊断为疾病之前,有一个时间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通过科学的方法找到健康危险因素,进行有针对性的预防干预,去掉健康危险因素,就有可能成功地阻断、延缓、甚至逆转疾病的发生和发展进程,从而实现维护健康的目的。高血压、吸烟,这些都是健康危险因素,这是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找到的,可以客观重复,大家都可以理解,也能自己采取行动。这就是我们应该提倡的科学的健康管理。

谁最可能从“亚健康”的说法中得利?

关于“亚健康”概念和理论的讨论,作为学术上的争鸣应该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真理不辩不明。但是,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滥用和误导国民,谋取私利,那么,一个明理的人就有权利不袖手旁观。有一次在辽宁讲课,我说现在市面上销售的所谓“纳米保健品”没有科学证据证明有效。课后,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对我说,“黄教授,我早一个星期听您的课就好了。”

我问,“为什么?”

“我刚刚上星期花了5000多元买了一堆纳米保健品。”

“老同志,您每月的退休金是多少?”我问他。

“500元。”

我无言。部分商人利用“亚健康”的说法来误导老百姓购买高价无效的所谓“保健品”,骗走了老百姓本来可以用于更重要地方的宝贵资源。“亚健康”的厉害之处在于,它描述的所有症状几乎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而这些商人推销的保健品则能够“包治”这些症状。

于是,在“亚健康”概念的误导下,有些所谓的“保健品”已经卖到了三五千块钱一盒,甚至更高,这是相当离谱的。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也许“亚健康”的最大得利者就是所谓的保健品公司的老板们。

相关专题:

“亚健康”:忽悠国人十六年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