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穆巴拉克受审 > 正文

清算前总统穆巴拉克在开罗形成风气

2011年04月28日14:19中国新闻网陈君我要评论(0)
字号:T|T

穆巴拉克站在金字塔高处长达30年,却从来没想到过狮身人面像会有坍塌之日。如今,清算穆巴拉克在开罗形成风气。但穆巴拉克的功绩却无法如同铭牌和招贴,轻易抹去

本刊特约撰稿/陈君

位于开罗南郊的托拉监狱是一座由钢筋混凝土修成的两层建筑,灰色墙壁,壁垒森严。穆巴拉克的两个儿子阿拉和贾迈勒在这里的编号是23和24号。他们已经接受过几次质询了。

这里两个犯人分一间房,每个房间配有床、一台没有卫星服务的电视机和一个冰箱。贾迈勒和阿拉住在同一房间里,穿着白色的囚服,每天有固定的放风时间。

相比于阿拉,贾迈勒情绪很不稳定。他经常拒绝进食,体重急剧下降,总是喜欢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一言不发。贾迈勒是穆巴拉克的小儿子,他习惯于抛头露面,被穆巴拉克指定为接班人,他曾是埃及私有化运动和经济自由化运动的设计师,给埃及带来了数十亿外国投资,也被怀疑贪污政府资金并在年初的抗议活动中对示威者使用暴力。阿拉则是一个低调的富商。

4月24日,埃及总检察长阿卜杜勒.马吉德.马哈茂德发表声明称,他已下令要求将穆巴拉克移送至开罗南郊托拉监狱的医院,就涉嫌腐败、滥用职权、下令武力镇压示威者等配合检方调查。埃及中东通讯社的消息说,穆巴拉克可能在48小时内转院至监狱医院。

82岁的穆巴拉克今年2月辞职后把权力移交军方,与家人前往红海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他说至死也不会离开埃及,而两个月后原属于他的国家机器开启了“审穆程序”。

“穆巴拉克见大势已去后曾试图体面下台,退守沙姆沙伊赫意味告老还乡,不至于接到刑事诉讼。然而,形势的发展似乎出人意料。”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

全世界都在好奇,阿拉伯最大的国家埃及到底会如何审判前总统穆巴拉克,还有他的两个儿子。

沙姆沙伊赫不是终点

穆巴拉克已向军方提出请求允许他继续留在沙姆沙伊赫。他甚至采取绝食和拒绝治疗等手段抗议,以打消埃及当局将其转狱的想法。

沙姆沙伊赫与穆巴拉克的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一直重视这座旅游度假城市的发展。在其大力支持下,这座海滨小城蜚声国际,曾主办过1999年巴以和谈等诸多大型国际及地区性会议,成为中东和平的福地。

“沙姆沙伊赫风景如画,气候宜人,穆巴拉克很喜欢在这里接待外国元首,你会看到机场高速路上,有他和多国领导人合影的巨大画像。”半岛电视台报道员伊兹利姆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这一埃及旅游胜地见证过穆巴拉克的辉煌,也是没有出现大规模反穆示威游行的少数城市之一,成为他理想的“国内流亡地”。

半岛电视台报道说,穆巴拉克“住在一处坚固的城堡里,四周戒备森严”。当地报纸《今日埃及》刊登的穆巴拉克“城堡”的6幅照片显示,他住所面积不大但装修豪华,背山面海,除了并排的2座别墅外,四周鲜有其他建筑。

曾有法庭工作人员携带起诉文书到达住所外,希望警卫将文书转交给穆巴拉克。但警卫与内部通电话后,要求该工作人员携文书立即离开。

《纽约邮报》一篇《穆巴拉克流亡之谜》的报道称,躲进城堡的穆巴拉克不会被军方允许住太久。这家报纸发出明确的信息,即沙姆沙伊赫之旅,绝非穆氏“自选动作”。

事态发展很快证明了这篇报道的眼光。穆巴拉克曾说过,他哪里都不去,死也要死在埃及的土地上。但沙姆沙伊赫确实只是他命运的中转站。

穆巴拉克的“落难”也给沙姆沙伊赫带来巨大负面影响。今年1月16日至19日,第二届阿拉伯经济发展峰会在沙姆沙伊赫召开,这是穆巴拉克作为国家元首、主办国主席,最后一次参加阿盟相关会议。此后,沙姆沙伊赫不复此前中东地区国际会议中心的地位,旅游业受到重击。

时至今日,本是红海旅游旺季的4月,沙姆沙伊赫的市中心街道冷冷清清,路边咖啡馆及饭店大多只有三三两两的游人。

尽管如此,当地人并没有强烈要求撤下仍竖立在机场附近的那幅巨大画像,“他对这里毕竟是友善的。虽然无法接近他,但从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他在我们这里考察、发表讲话。他说话很有力,也很亲切。”出租车司机沙斯利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但当地很多人也和解放广场上的人群一样,痛恨穆巴拉克家族臭名远扬的贪腐。

命运已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因公开批评穆巴拉克而被监禁14年的埃及人阿尔.卡丹对《时代》周刊说,“现时最重要的,是要审判穆巴拉克和前政权的官员”,“这将是个世纪审判”。

而穆巴拉克则要求国家还他一个“公道”。

“我和家人遭到不公抗议和不真实指控,我感到极度痛心和难过。他们的目的是损毁我的名誉,破坏我的廉政形象,污蔑我在政治和军事上的功绩。”这是阿拉伯电视台4月10日播放的穆巴拉克的讲话,也是他宣布辞职以来首次公开露面。

在时长不过5分钟的录像中,穆巴拉克强调自己是“谣言的受害者”,否认腐败指控。他说,自己和夫人只在埃及的银行有账户,在海外没有任何存款,也没有任何不动产。为此,他愿意与埃及总检察长等合作,接受任何司法调查,还以清白。

不过,这一讲话播发当天,埃及总检察长马哈茂德就宣布,他已下令传唤穆巴拉克和他的两个儿子接受贪污、滥用职权等调查问讯。

4月8日,至少有几十万人在开罗市中心解放广场集会,要求审判穆巴拉克。军方在9日凌晨驱散在解放广场的抗议者时采取武力行动,造成2人死亡、十几人受伤。

殷罡认为,面对愤怒的示威者,“穆巴拉克先站出来说话,然后检方又传讯,这个显然都是军方的刻意安排。埃及的军事集团实际上都是穆巴拉克的老部下,他们之间有盘根错节的关系。”而埃及军队在社会上的威信以及在百姓心中的口碑,都是不错的。

此外,下达多道“金牌”的总检察长等当权者的职务,都是穆巴拉克亲自任命的。

“埃及内部权力暗斗多年,终于在民众的拳头中分出胜负。老迈而恋权的穆巴拉克让自己人打败了。他们是政治对手,但不是仇敌。”《华尔街日报》说。

也有分析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穆巴拉克与军方和现政权保持“默契”,只是众多推断中的一种,这位昔日的法老毕竟身处困局,命运已不掌握自己在手中,“但他的最终结局目前仍不清楚”。

4月12日下午,穆巴拉克在沙姆沙伊赫首次接受司法机关质询时突发心脏病,被送至该市国际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至少8名便衣看守穆巴拉克,不少警察在医院附近执勤。

这一重大消息暂时把人们的目光从利比亚战场牵回埃及。英国天空电视台将此次紧急入院称作穆巴拉克的“心脏危机”。也有反对派人士和西方舆论担忧,这是不是埃及军方与穆巴拉克合演的苦肉计。

很快,担忧随着穆巴拉克两个儿子阿拉和贾迈勒被检方拘禁的消息而逐渐消除。

一天后,埃及尼罗河电视台传出消息,埃及总检察长办公室通过“脸谱”发表声明称,已对穆巴拉克发布15天拘禁令。

“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总检察长马哈茂德的这句话被《金字塔报》放进报道“穆巴拉克受审”的头版头条中。

3天后,总检察长下令将穆巴拉克转移至一家军队医院,待其身体状况好转后再重新羁押。埃及安全部门一位高级官员透露,穆巴拉克被转移到距离开罗不远的国际医疗中心,“那里是埃及最好的医院之一,也是一所军队医院,距开罗只有数小时车程,他将得到所需要的特殊医疗护理”。据埃及记者观察,该医院的安保人员比平时明显多出很多。

4月22日, 穆巴拉克父子的拘押期被延长15天。24日,穆巴拉克又接到被转移至托拉监狱附属医院的命令。不过,马哈茂德并未要求立即实施转狱,称医院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为重症监护室配备必要设施。

埃及法医局负责人艾哈迈德.西巴伊多次探视穆巴拉克,是他身体状况的把关人。他对媒体说,这位前总统的健康“不稳定”,能承受短途旅行,但心脏“随时”可能停搏,需接受不间断医疗看护。

穆巴拉克的健康状况一直是禁忌话题。他曾在德国做过胆囊摘除手术。去年3月,《耶路撒冷邮报》报道穆巴拉克“癌症已到晚期”。下台后,这位空军英雄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甚至有传言说,他多次昏厥,无法自己行走。

相关专题:

“和平交权”的穆巴拉克为何还受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