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国际视角 > 正文

苏炜:从“美国梦”到“中国梦”

2011年05月19日09:19解放日报苏炜我要评论(0)
字号:T|T

苏炜 耶鲁大学高级讲师

传统 “美国梦”(American Dream)的意蕴大概是:在北美新大陆,任何人,不管出身来历,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得到 “大房子、大车子、大院子、一大家子”的有产阶级舒适生活。 “那么,有没有传统意义的‘中国梦’呢? ”学生们问我。

“有啊,”我告诉他们,“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以说是传统中国人——主要是读书人、士大夫的‘中国梦’。 ”

“苏老师,今天中国人的‘中国梦’,还是‘修齐治平’吗? ”学生们又纷纷问道。

“让我先问你们:今天的‘美国梦’的内容,有些什么变化?你们各自的‘美国梦’,又是什么? ”我笑咪咪地把问题扔回去。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理论起来。

这是我在耶鲁任教的高年级中文课程——“现代中国文本阅读”课堂上的一个讨论场景。

我告诉学生们:传统上,并没有“中国梦”这样的说法,今天讨论“中国梦”,其实是直接缘自于也参照于“美国梦”的。但是,整个二十世纪迄今的中国现代史,却有一个一以贯之、所有人心照不宣的 “中国梦”——就是:“强国梦”。 “强国梦”是贯穿于近现代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社会变革的主要推动力。

“可是,‘强国梦’只是国家的大梦,难道现代中国人,没有自己个人的梦想吗? ”学生问。

“噢? ”确实有点“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意思。我才发现,确实,几乎整整一个世纪以来,中国人其实是很少谈论个人梦想的。 “强国梦”既是国家大梦,也是个人梦想,或者说,是个人梦想里最主要的内涵;而所谓“美国梦”,其意蕴却是个体化和个人主义的,“大房子,大车子,大院子,一大家子”的个人幸福的实现,就是“美国梦”的实现。

“不对呀,老师,”一位华裔学生提醒我,“我听我爷爷奶奶他们说过: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那也是老辈中国人的梦想呀,那也是非常个人化的呀! ”

我笑了:那是我们从小受的教育里批判的 “小农经济思想”,“小生产者的狭隘观念”,在“以天下为己任”的“强国梦”里,原本是没有“个人幸福”的狭隘位置的。现在看来,所谓“美国梦”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大房子,大车子,大院子”,其实就是“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现代版呀!今天中国,无论都市白领或者进城寻梦的农民工们,每个人的人生梦想,不都是与这“房子,车子”的安适生活相关吗?我对我的学生们说,“‘美国梦’,其实也是今天中国年轻人追求的‘中国梦’,无非就是居有房,出有车,趋利避害、安居乐业的人性共同追求罢了。 ”

“可是,苏老师,你知道吗,”一位中文名字跟我同姓的白人学生忽然狡黠地笑着说,“像我这样的美国年轻人,‘美国梦’的意思早就改变了,现在,在我的美国梦里,有一个中国梦! ”

“哦?! ”这回轮到我吃惊了,“此话怎讲? ”

“苏老师,上回,你不是问过我们一个问题,”小苏对老苏说,“作为学会中文的耶鲁毕业生,我们本来可以很容易就到华尔街的投资银行、金融机构里找到一份人人羡慕的高薪工作,为什么反而要申请‘耶鲁-中国’的项目,到遥远的中国内地去做教英文、社会服务的工作?你知道吗,我认真想了想,我觉得我是想实现自己一种新的美国梦! ”

这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

“那个美国老梦——大房车呀,大院子呀,太老派,太不酷了! ”小苏比划着,“那是老一辈美国人为了证明自己、实现自己的一种梦想;我们现在年轻的美国人呢——就算中文里说的80后、90后吧,要‘证明自己’首先要‘做自己’;要‘实现自己’首先要‘活出自己’——就是要找出一种属于自己的新活法!”他扬着手里的中文课本,“你看,我们用自己学的中文,到今天世界有最多热门话题的地方去闯荡——追求这样的中国梦,不就是实现一个更酷、更有意思的美国梦吗? ”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