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用战争换石油? > 正文

中石油豪赌伊拉克

2011年03月22日01:20中国经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2009年12月11日伊拉克第二轮油田对外招标结束之后,中石油集团已经被称为“在伊拉克运营的最大的外国能源公司”。这次招标中,十个待招标油田合同拍出七个。其中,中石油集团和法国道达尔、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组成的联合财团,以每桶1.4美元的服务费回报竞得哈勒法耶(Halfava)油田。

风头胜过中石油的只有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除了与中石油合作,拿下哈勒法耶油田,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还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韩国天然气公司和土耳其石油公司共同赢得伊拉克东部拜德拉(Badra)油田,同时与日本石油勘探公司联合拿下盖拉夫(Garraf)油田,与壳牌联合竞得伊拉克南部马吉努油田。

另三处油田合同的归属分别是: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以每桶1.15美元服务费回报联合拿下西古尔纳-2油田,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获得伊拉克北部的卡雅拉(Qaiyarah)油田和奈季迈(Najmah)油田合同。

不过,早在2009年6月的第一轮招标中,中石油集团和英国石油公司联合拿下了伊拉克最大的油田——鲁迈拉油田的开采权。更早的2008年11月,中石油集团和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合资成立的中国绿洲石油公司,与伊拉克北方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了艾哈代布油田20年期开发服务合同,该油田项目已于2009年3月正式开工。

至此,中石油集团在伊拉克拥有联合或独立开采权的油田总储量超过220亿桶:储量约为41亿桶的哈勒法耶油田、储量约为170亿桶的鲁迈拉油田,和储量约为10亿桶的艾哈代布油田。

在伊拉克政治风险不定的格局下,中国石油公司开始加大在伊拉克的下注。

最后一块石油处女地

作为全球最后一块因战乱而远未充分开发的石油处女地,伊拉克潜力让人眼馋,但它也是全球最危险的投资目的地——根据全球政治风险预测公司英国邑安(Exclusive Analysis)12月发布的全球投资风险排名,伊拉克在“战争风险”、“恐怖主义风险”、“民间动乱(civil unrest)风险”、“政治风险”这四个评估指数中均名列第一。

如果没有十分诱人的投资回报,铤而走险有何价值?伊拉克石油部最近两次招标的合同,都不是传统的产品分成合同,而是桶油报酬压得很低的服务合同——用通俗的话说,中标者不是“包工头”,而只是“承包商”。

这让国际石油公司们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在伊拉克进行的油气项目招标,并非他们期待已久的盛宴,而更像是一场赌博。这场赌博的风险,是伊拉克20年内的政治、经济风险,是伊拉克的巨大潜能能否正常发挥。

在这场赌博中,人们惊讶地发现,美国人只旁观,不下注——此轮竞标拍出的七个项目,没有一家美国公司的身影。

就在2009年年初,还有不少专家预测,美国石油公司将成为伊拉克两轮石油招标的最大赢家。理由很简单,石油利益被认为是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的重要原因,战后美国又在伊拉克经营多年,一手扶植了伊拉克过渡政府和国家机构,并在法律政策制定的台前幕后扮演了重要角色,而美国大石油公司不仅实力雄厚、技术先进,还在伊拉克油气工业重建中抢占了先机。很难想象,他们会眼睁睁地看着来自亚洲和欧洲的石油公司从眼皮底下拿走势力范围内的利益。

但是,这些美国的大公司也有他们的软肋。一方面,作为上市公司,他们对投资回报率的要求比较高,譬如,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向来以投资保守、财务稳健出名,风险偏好相对较小。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发动了伊战,因而持有美国护照的石油工人受到攻击的几率更大,而美国公司对其国内的政治气候也更为敏感,一旦遇到员工绑架或伤亡事件,整个运营团队都有可能被迫撤出,如果项目由此暂停和拖延,将造成难以挽回的商业损失。

由此可见,伊拉克目前真正需要的,是既精通专业,又敢冒险的石油公司。只有迫切需要石油资源的发展中国家,才具备这样的条件。中石油总裁、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周吉平2009年8月曾在香港举行的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透露,不少国际石油公司都在积极“追求”中石油,希望与之联手在伊拉克竞标。没有人质疑他在说大话。

赌注越押越大

在鲁迈拉项目中,中石油集团持股37%,几乎与持股38%的BP平起平坐。在哈勒法耶竞标财团中,中石油持股50%,法国道达尔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只分别持有25%。中石油的地位可见一斑。

6月底第一轮招标以来,中石油集团也越来越充分地意识到自己在伊拉克的独特优势。中石油集团一位高管在2009年年7月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还表示不一定参与第二轮招标,因为“当务之急是消化已有的艾哈代布项目和鲁迈拉项目”。

据其透露,在第一轮招标中,中石油本有机会拿下西古尔纳 -1(West Qurna Phase-1)油田,但考虑到中石油已经中标鲁迈拉,而且是当天招标中唯一成功的竞标,如果中石油再中一个,舆论压力太大。“我们当时商量了半个小时,最后决定放弃。”

但是,在12月11日至12日的第二轮招标中,中石油明显更有底气,拿出当仁不让的架势。

除了哈勒法耶油田,中石油还参与了另外两个项目的竞标,分别是与法国道达尔联合竞标储量高达126亿桶马吉努(Majnoon)油田——道达尔占股57%,中石油占股43%,与英国BP联合竞标储量高达129亿桶的西古尔纳-2(West Qurna Phase-2)油田——BP占股51%,中石油占股49%。这两项竞标都以失败告终。

“很明显,中石油把伊拉克当做它的一个海外产油基地。”一位不便具名的国际石油咨询公司分析师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从最近两次竞标状况看,中石油在伊拉克的投资思路越来越清晰——它青睐的是位于伊拉克南部的大油田。

伴随着中国石油公司走出去的步伐,一个质疑总是如影相伴——为何哪里不稳定往哪里钻?中石油目前在海外的重要产油基地,无论是南美的委内瑞拉,还是非洲的苏丹,都被业界看做是风险系数很高的投资。中石油集团很清楚伊拉克之行的巨大风险,但是更愿意视之为百年不遇的机遇。

这种选择多少也是无奈之举。中国石油公司处在国际能源体系金字塔一个颇为尴尬的中间层级——已经具有一定的规模、技术和市场,但要进入充满能源民族主义气氛的国际上游市场,同老牌能源巨头们竞争,就只能吃巨头们吃剩下的骨头,或者承受巨头们不愿承受的风险。

作为中国最大的国有上游公司,中石油常常感到国家能源安全的压力,更现实的是集团近170万职工的福祉。随着国内东部老油田的逐渐衰竭,冗员如何安置成了亟待解决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

除了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中化集团也有意参与伊拉克第二轮竞标。但是,中石化由于今年8月收购了在伊拉克半自治地区库尔德拥有资产的Addax公司,惹恼伊拉克中央政府,临时被剥夺了参与竞标的资格。中海油虽然参与了对哈勒法耶油田的竞争,但其所在财团提出的桶油报酬十分之高,为12.9美元,是中石油领队财团报价的9.2倍,几乎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中化集团的表现则更为沉寂。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用战争换石油?
订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