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用战争换石油? > 正文

失算伊拉克(节选)

2010年01月18日00:22中国经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伊战之目标

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和哈佛大学教授琳达·比尔姆斯共同撰写的《3万亿美元战争:伊拉克冲突的真正代价》,在2008年,美国平均每月要为伊拉克战争埋单120亿美元。

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个借口破灭之后,要让人相信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与石油利益无关,似乎很难——石油占伊拉克国民经济的95%。战后伊拉克处于“临管会”时期,由美国扶持的伊拉克临时政府机构,不仅直接控制石油资源及销售收入,还将“重建伊拉克石油”(RIO)合同授予有政治背景的美国公司或者美国的“盟友”。2003年7月,美军工程部以非竞标方式将13亿美元和11亿美元的两个重建合同授予石油服务公司哈里伯顿(Hal-liburton)和贝科特(Bechtel)。2004年1月,哈里伯顿和美国帕森斯(Parsons)公司与澳大利亚威利(Worley)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又分别获得了12亿美元和8亿美元的RIO项目。

此外,伊拉克石油部的美国能源顾问直接参与了伊拉克《石油法》的起草,并向伊拉克石油部施加压力,要求采取有利于境外投资者的产品分成合同模式。

但是,伊拉克形势的复杂超出了美国的预计,军事计划越来越被证明是失败的,美军不得不开始全面撤退。更糟糕的是,新《石油法》在伊拉克议会没有通过。由于安全问题,美国石油服务公司先前获得的RIO项目合同也几乎没有得到具体执行。随着“改变”(Change)总统奥巴马上台,美国政府不仅缺乏意愿,也缺乏能力,来帮助美国石油公司在伊拉克油田竞标上获胜。

“我相信美国和伊拉克政府都致力于实现伊拉克油田的自由市场化竞标。增加伊拉克的石油储备,符合两国政府的利益,而自由竞标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好方式。我不认为美国政府会介入干涉,帮助美国公司中标。”美国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康艾黎(Eliot Cutler)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西亚非洲所副所长唐志超则认为,“国家的石油利益不等于该国企业的石油利益。”在他看来,美国之所以强调对伊拉克石油的控制力,主要因为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费国,要确保国家能源安全,就要确保世界范围内稳定的石油供应和相对平稳的价格,防止石油被萨达姆等敌对政权控制。因此,美国政府积极促成伊拉克向国际市场开放,向私人公司和投资者开放。在此前提下,美国政府并不那么在乎获得具体合同的是一家美国公司,还是欧洲公司。

英国邓迪大学能源、石油和矿业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菲利浦·安德鲁-斯必德(Philip Andrews-Speed)的看法类似:“即使你相信战争是为了石油,那么也不是帮助美国公司进入伊拉克,而是让伊拉克石油进入国际贸易市场,减少对沙特阿拉伯的过分依赖,减少油价上涨压力。”

实际上,倘若美国公司当真在这两轮招标中得心应手,频频中标,反而会强化外界对于“美军发动伊战是为了石油”的印象,不仅会破坏美国政府在中东经营多年的威信,也在客观上增加了美国石油公司在伊拉克遭到袭击的几率。在这一点上,美国政界和企业界心有灵犀。

此外,埃克森-美孚等石油巨头不过是籍贯填着“美国”的国际公民,其业务和投资者早已遍布世界各地,政府没有理由以自己的名声为赌注,换取跨国石油公司的利益。“这些石油公司已经很难辨别国籍,譬如,英国BP的50%的所有者,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上的美国股东。”菲利浦·安德鲁-斯必德说。

被束住手脚

没有了政府干预,美国的石油巨头们不得不看投资者的脸色行事。

在海外投资项目上,上市石油公司通常最看重两个指标,一是购入资产对“可采储量”的贡献;二是投资回报率。伊拉克石油部最近两轮招标都是服务合同,而非“产品分成合同”。这意味着竞得油田的储量再高,都“不是自己的”,无法给公司财报的可采储量数据增色。

在投资回报率上,伊拉克项目也毫无优势可言。即使是那些最有野心的公司,也承认它们并不指望靠项目挣钱,它们看中的是“准入权”,买的是长期机遇。从目前的状况看,伊拉克两轮竞标中胃口最大的中石油、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等,大多有强大的政府背景。美国石油公司却不得不慎重考虑:投资者是否会为伊拉克远景图所打动。

另一方面,由于美国主导发动了伊战,因而美资项目受到攻击、美籍人员受到绑架的几率更大;而美国公司对国内的政治气候也更为敏感,一旦遇到重大突发 事件,整个运营团队都有可能被迫撤出,造成难以挽回的商业损失。

一位中国石油公司的高管承认,中国公司对投资回报率的要求不及美国公司。“埃克森-美孚的财务报表向来是最完美的,它以投资保守、财务稳健闻名,风险偏好较小。”

“在我看来,美国公司的谨慎是十分正常、十分符合逻辑的。反倒是欧洲石油公司那么积极,让我看不透。”总部位于美国的一家能源咨询公司的驻中国代表说。这家咨询公司的分析报告认为,国际石油公司在伊拉克的测试运营存在很多现实障碍,包括基础设施、人力、供给和安全威胁,很多因素都能导致现行政策脱轨。

这份报告称,在漫长的战争和制裁中,伊拉克石油专业人士陆续移民海外,不仅伊拉克石油部和国有的南方石油公司缺乏具有国际化经验的人才,在油田一线,技术工人也严重匮乏。在南方石油公司内部,多少还存在着资源民族主义情绪,不愿把项目给外国人,担心外国公司抢走了国家财富。这种情绪将不可避免地在合资公司的共同管理中造成摩擦和分歧,而伊拉克作为资源所有国,又不可避免地握有最终话语权,尽管它只占25%的股份。

从投资环境看,虽然伊拉克石油部提出宏伟的增产计划,但配套工程没有跟进——它既没有管道又没有油库来运输和储存即将大量增产的石油,尤其是在南部地区。目前,巴士拉石油终端的五条管道以及南部港Khor al-Amaya的设计总储量仅为345万桶/天,远远不能承载增产负荷。根据基建公司Foster Wheeler的报告,以上设施由于缺乏维护,管道的腐蚀情况严重,整个系统都有崩溃风险。虽然该公司提出了三至五年的维修建议,但伊拉克石油部尚未出台任何措施。

就连水的供给,也是一个大挑战。由于近年来雨量减少,邻国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又筑坝将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的河水引入自家,伊拉克正处于前所未见的干旱之中。在南部地区,河水水位的下降对农业和渔业造成严重损害,一旦国际石油招标项目大规模入驻,对稀缺水资源的争夺将激化外资与地方利益的冲突,造成政治和安全风险。

眼下,随着美军的撤退和伊拉克大选的临近,伊拉克的危险指数直线上升。就在伊拉克第二轮招标开始几天前,首都巴格达的一连串大爆炸,造成了至少112人死亡,425人受伤。2009年12月30日,伊拉克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又遭连环爆炸袭击,导致至少23人死亡,安巴尔省省长也在爆炸中负伤。

一连串的不确定性,束住了美国石油公司的手脚。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用战争换石油?
订阅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