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花花公子也当总理 > 正文

解读“花心总理”贝卢斯科尼

2009年07月31日10:27南方网和静钧我要评论(0)
字号:T|T

解读“花心总理”贝卢斯科尼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尽管丑闻绯闻满天飞,但他一直守着一些政治底线——不虚伪。这条线看似简单,但守住它并不是件易事。政治人物的受欢迎程度取决于诚信的基本道德底线的守护度,基本道德底线不是自称不虚伪的人划出来的,是普世自由价值的维度下辅以透明政治和自由舆论后才被大众认可的

特约撰稿 和静钧

贝卢斯科尼注定要成为意大利文化的一个鲜明符号,在他的身上既能找到古代罗马帝王的影子,也能找到娱乐时代花花公子的行事风格,更能找到现代国家CEO式的领导驾驭术。这位集国家总理、亿万富翁、豪门意甲俱乐部老板、媒体舰队舵手于一身的人物,屡次打破意大利政坛纪录,他不仅以外行人的身份突然转入政坛并在极短时间内大获成功而令政坛老将蒙羞,也是近50年来第一个能做满5年任期的意大利总理,更是以三度当选总理彻底打破意大利民主选举政体确立以来的历史纪录。谁也不想过早地断定,性丑闻缠身的贝卢斯科尼三度出任总理就此止步,72岁的贝氏正把眼光望向第四任总理,他根本就没有把“达达里奥性丑闻杀手”看在眼里,他俨然就是现代版的古佛罗伦萨王。

我们有必要全面透视和解读“贝卢斯科尼现象”,以期超越对贝氏“大嘴”或“宽嘴鳄”的简单观察,并能厘清贝氏“性绯闻”背后的政治寓含。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正确地认知贝卢斯科尼,并能正确认知意大利民族特有的文化现象和西方宪政文化中不变的恒定价值。

不凡的商界经历

先来看看贝氏的成长经历,在这张特殊经历表上的关键词是:白手起家,终成大器。

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1936年9月29日出生于米兰一个底层家庭,在银行做普通职员的父母并没有给这位有一头棕黑卷发的少年带来衣食无忧的快乐生活,他在上学后就开始思量着挣钱以支付学费。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类似东方的处世哲学“穷则思变,达则兼善天下”,扎根于贝卢斯科尼身上,很可能就是起因于他少年时代的“经商”经验。与一般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传统挣钱方式不一样,贝卢斯科尼开创性地把“信誉违约互换”大思想与他的小生意挂钩,在他终于成为意大利首富后,他变身为慈善家和政治公众人物,颇有“悬壶济世”之样。

意大利威尼斯水乡是欧洲“商社会”发展的策源地,欧洲“市民社会”的成型就是建立在“契约即法”的契约神圣主义下,与商民阶级相适合的议会民主政体和自由市场理论也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发展出来的。在那个时代,意大利众多城邦诸侯,如米兰、佛罗伦萨等,都是著名的金融商业之城。贝氏从小守约重信,大概与这个古老国家的历史文化有关。

具体来看一下小贝卢斯科尼怎么“营生”的。

一个是帮助后进同学补习功课,如果补习后,同学考试不及格,小贝卢斯科尼承诺分文不取。这样的“经营方式”应属于中档“风险”,因为后进生多半是因主观不努力而挂科的,除非小贝卢斯科尼真的有“点石成金”之奇才,否则他的“风险补课”生意有可能做不下去。然而,小贝卢斯科尼称,他靠“风险补课”居然赚到了不少零花钱,实现了商场“高风险,高回报”定律。

第二个“营生”的事业就是他在上米兰大学法律系时,边学习,边与几位同学一起组织“小乐队”,在校内外演出,赚钱上大学。与中学时个体户式的“风险补课”比较,“小乐队”具备了团队经营向规模化大企业化发展的潜在可能,这或许就是贝卢斯科尼获得其经营灵感来源。

大学毕业后,贝卢斯科尼开始涉足建筑业,第一个注册的公司名头很大,叫“米兰联合建筑公司”。贝卢斯科尼成为知名建筑商,并以此获得意大利共和国“劳动骑士”称号,这个光荣称号相当我们的“国家级劳动模范”,是个不俗的名誉。那时贝卢斯科尼才30岁左右,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1978年,贝卢斯科尼开始从萧条的建筑业中撤退,转攻传媒业和电讯业,创建家族企业费宁韦斯特集团,80年代创建意大利第一家全国性私人电视台“5频道”,后又购买了“意大利1”电视台和“电视4台”,成为拥有3家电视台的“电视大王”。这位个子中等偏矮的米兰“穷小子”,开始进入了成为意大利首富的快车道。他的媒体业做得越来越大,不仅控股了意大利著名媒体《今日报》,又购买了意大利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微笑与电视音乐》周刊,他的媒体帝国发展为意大利最大的书刊出版集团。上世纪80年代,他买下著名足球俱乐部AC米兰,他的财富曾被《福布斯》排名在全球第13、欧洲第3、意大利第1,一个穷小子终成令人瞠目结舌的亿万富翁。

贝卢斯科尼在商界和媒体业等领域的成功,不能光说其抓住了“机遇”,商界的成功展露了贝卢斯科尼惊人的管理能力和不懈的奋斗精神。光是其在商界持续成功这一点来看,贝卢斯科尼决非等闲之辈,也不是登徒子式的“失落一代”的代表。

现在还有些政敌暗指贝卢斯科尼不可思议的成功,是背后有“黑手党”的支持。“黑手党”以西西里岛为大本营,借靠合法公司外壳,从事贩毒、贩卖军火、走私、色情业、绑架、暗杀、洗钱等活动。一些社会上迅速崛起的公司,事后被检察官调查为黑手党控制或资助的公司。

“半人半兽”的领导术

“全国劳动模范”贝卢斯科尼直到年近60岁时才急转身,一头扎入政治江湖,创建意大利力量党,联合中右政党,一举夺得第12届议会选举胜利。从组党到获胜,时间不超过3个月,从企业CEO到出任总理,时间间隔不超过4个月,堪称为亚平宁半岛一绝。那年是1994年,右翼政党风靡欧洲大陆政坛之时。

当时意大利媒体这样评论道:“贝卢斯科尼是谁呀?他从地底下突然冒将出来,然后一伸手便抓住了打开通向意大利最高权力之门的钥匙。”也有媒体评论说,AC米兰老板的角色,吸走了意大利球迷的选票,而意大利国民没有一个不说自己不是球迷。

关于AC米兰老板的角色有助于他吸引人气一事,事隔15年后的2009年6月欧洲议会选举时得到了初步证明,由于AC米兰执意卖掉球星卡卡,惹怒了他们的铁杆球迷,结果贝卢斯科尼推出的欧洲议会议员候选人近乎全军覆没。

进入角色转换期的贝卢斯科尼做“总理”并不成功,因改革养老金等政策受阻,次年就被迫下台,初尝做“好人”的苦处。这之后,一直担任反对党领袖。2001年与北方联盟结盟,再次出战,大获全胜,第二度出任总理。这一回他一干就是5年,相当于一个总理任期。2006年败给了中左联盟的普罗迪,但普罗迪政府很快就垮台,2008年,贝卢斯科尼率领的政党联盟夺得议会选举胜利,贝氏第三度出任总理,这时,他已经是70岁的“古稀老人”了。

阿拉伯有句格言:假如统治者是公正的话,他必然会受到一半居民的反对。“君子型”的领袖难当,这几乎是全人类的一个通病,正如在南非,“君子”姆贝基不敌草莽英雄祖马,明显偏离公正,搞民粹主义的领袖倒坐稳江山。

意大利著名政治思想家马基雅维利在《论君主》宏著中说:“君主必须既懂得采用动物的方式又懂得采用人类的方式。一个君主要善于运用人与兽这两者的天性,如果只会运用其中一种天性,他的统治就不会长久。”

这位500年前的意大利政治思想家的判断,对大多数执行暴政的领导人也是站得住脚的。只有“兽性”,没有丝毫“人性”的暴政者,不论有多大的能力在维护其统治,还是很快被历史潮流所淹没,意大利的独裁者默索里尼就是一例。

回溯意大利古罗马帝国时期以来的各类皇帝或君主,他们一面创立丰功伟绩,一面又摧毁家园,一面生活糜烂,一面又是艺术高雅,如古罗马皇帝尼禄。“双面”不仅没有让他们失去威信,反而比“一面”的君主过得更滋润,在位执政时间更长。

贝卢斯科尼完美地体现了意大利先贤的政治哲学理念,他虽涉足政坛较晚,是在自己成就为意大利首富、媒体巨头、知名足球俱乐部老板之后,才转身冲进政治舞台,带着一身“兽”气,冲上意大利政坛最高峰,他没有打算把自己重新打包,变成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民好总理”。

具体落实古代思想家的“半人半兽”论,其实指的就是一半“理性”一半“非理性”,一半“理智”,一半“野蛮”。何时人何时兽,则就看自己的把握,没有任何现成的公式可套。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贝卢斯科尼的“半人半兽”,是不可复制的。

从商界领袖转型为政界领袖的商界巨子,都没有能做得贝卢斯科尼一样好。如泰国的他信,现在沦到流亡他乡,有家不能回的地步;俄罗斯首富别列佐夫也想回国从政,竞选总统,但他基本上还是流亡身份;美国传媒大亨彭博一度也做起总统梦,但还是知难而退。

好了,现在到了该举几个贝氏的“兽性”例子了。

在欧洲议会演讲时,贝卢斯科尼大放厥词,嘲笑一名对其持有异议的德国籍议员适合在电影中出演“纳粹”,顿时引发众怒,会议因此被迫中断。德国总理施罗德要求贝氏道歉。贝氏拒不道歉,反称“这是一个富有讽刺意味的笑话”。假如事件主角是奥巴马,情况就不一样了,奥巴马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戏称不会像美国前总统遗孀南希一样通过“降神会”与死去总统会话,伤害了南希的思亡夫之情。奥巴马新闻发布会一完,立马抓电话向南希真诚道歉。

2003年9月12日,贝卢斯科尼在接受意大利和英国记者采访时称:“墨索里尼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这种公然为战犯开脱的言论自然被人们口诛笔伐。贝卢斯科尼在罗马为自己竞选欧洲议员举行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口无遮拦鼓励民众逃税:“如果税率达到了50%,那么,公众拒绝纳税或者逃税在道义上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北欧很多国家执行高福利高税收政策,丹麦个人所得税曾高达70%,瑞典等国所得税普遍在60%水平线上。

在一次探讨欧盟食品安全署到底选址在芬兰还是意大利的欧盟峰会上,贝卢斯科尼连发奇论和怪招,一度把峰会领袖逼到精神崩溃地步。贝卢斯科尼说:“(意大利)帕尔马是美食的同义词,而芬兰人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意大利熏火腿。我不能接受将芬兰作为这个机构的所在地。”“我最后说一个字——不!”

贝卢斯科尼政治元素中的“半人半兽”成分,使他虽处于富豪阶层“庙堂之高”,但他的形象却也能让他深入到“江湖之远”。意大利民众普遍认为,贝卢斯科尼并不令人陌生,他活生生的,仿佛就是芸芸众生的你我。

“性感政治”并非全是毒药

“性感政治”和“性感政治家”是两回事。前者泛指政治艺术,而后者则指政治家本人的性感度。

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年逾70、身材矮胖、靠美容和头皮植发维持“萌”形象的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划入“性感政治家”的行列。他既没有普京敦实的肌肉,也没有布莱尔那样魔鬼般身材。贝氏虽然拥有全球最杰出的足球俱乐部,但他绝没有能力像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总统一样能在雪山高原大秀脚下功夫。如果硬是把贝卢斯科尼往“性感政治家”上靠,顶多只能算小儿科级的“性感政治家”。

但是,今天世界政要中,能把“性感政治”玩出味来的恐怕只有贝卢斯科尼一人;能在性幽默、性挑逗、性绯闻的“性”环境中逢场作戏,“零阻碍”地贯彻政府政策的,也恐怕只有贝卢斯科尼所领导的中右翼联盟政府;在向身边美女大献殷勤的甜言蜜语中,却罗织了一群忠心耿耿的男性部下的,也恐怕只有贝卢斯科尼才做得到。到今天为止,没有听说部下的娇妻或美女情人,被贝卢斯科尼“横刀夺爱”的,甚至前不久与18岁女模特绯闻中的女孩男友也称贝氏没有做过什么,反而是贝卢斯科尼称,他的妻子对其不忠。贝卢斯科尼居然是个“受害者”!贝氏曾说过,丹麦首相实在长得太帅了,他要建议首相与她妻子来场外遇。另一个言下之意就是,贝氏的妻子常给丈夫戴“绿帽”。

在我们还在认为严肃与正经是政治家的面孔之时,贝卢斯科尼或许发现,政治家真正的严肃与正经是铭刻于内心,而不是漂浮在行动的表面上。从这个意义上说,贝卢斯科尼玩性感政治,也是其“半人半兽”领袖风格的延续。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一书中评价了马基雅维利的“半人半兽君主论”政治哲学思想,认为马基雅维利思想虽然“真正需要批评的地方还是很多”,“尽管有时候的确荒谬惊人”,但是他的政治哲学是“科学性的经验学问”,是“政治中的不诚实”与“思想上的诚实”的结合体。

一直跟踪研究贝卢斯科尼领导风格的俄罗斯著名记者阿纳托利·瓦谢尔曼发现,贝氏之成功,是他善于把自己的领导人个性延伸到意大利人的公众性格土壤里,迎合了意大利的传统文化。意大利人热情爽直,喜爱美女,而且意大利也盛产美女。瓦谢尔曼的发现表明,贝卢斯科尼玩“性感政治”,看似滑稽,实则理性。一个72岁的领导人对年轻美女的“力比多”保持高水平,反证了他们的领袖是个懂得生活情趣又是心态年轻的活生生的人。

“艳照门”的杀伤力与领导人的政治底线

至少,在没有“艳照门”一事之前,以及与“艳照门”有关的高级妓女达达里奥的淫秽录音带出现之前,我们对贝氏“性感政治”的整体评价是正面的。

例如,为了贯彻“性感政治”的思路,贝氏指示部下将总理新闻发布室的背景改为意大利著名画家所作的《时间揭开真相》油画,从正面上看,站在讲坛上的贝卢斯科尼的头部,刚好枕在了画面中一位少女裸露的乳房和肚脐眼上。贝氏说道:“今后我要保证自己的讲话有足够的吸引力。当大家都在注意听我在说什么而忘记了我身后的裸女,我想到那时,政府的执政理念应该就深入人心了。”

还有他在拉奎拉地震视察时,对一名漂亮的志愿者说,他愿意接受她的人工呼吸。问他为什么开这般低级玩笑,他说是为了鼓舞灾区士气。

甚至在国际关系舞台上,他把性感政治当成不二法则,只要有机会,就施展“性感政治”手段。他敢于宣称用男性的魅力“征服”了德国等国家的女性领导人,他甚至对萨科齐说,他那个漂亮的新婚妻子是我贝卢斯科尼送出来的。有哪一国领导人敢于这般以“情敌”姿态挑战他国?

6月5日,西班牙《国家报》刊登了5张贝卢斯科尼位于撒丁岛的别墅的照片,画面上有的男子赤裸,下体隐约可见,同在画面上的是衣着暴露的女子。其中一张是,也是唯一没有把照片当事人的头部蒙去的,是贝氏,他正与两名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亲昵地走在一起。

事后证实,那名在泳池边光着身子的,就是捷克前总理托波拉内克。

据说,这些照片是一个名叫安东内洛·扎帕杜的摄影师拍摄的,一共有700张,其中大部分被意大利法院没收了。但据这名摄影师说,他手上还有贝卢斯科尼在别墅派对时与一名年轻女子搞假结婚的活动场面照片。当时贝氏与一名年轻女孩被花束和小姑娘围绕,众人都在拍手。由于摄影师和左派控制的媒体扬言要在G8峰会期间公布更多令贝卢斯科尼难堪的照片,7月8日到10日举行的拉奎拉G8峰会期间,意大利媒体大幅报道的居然还是贝卢斯科尼的性丑闻。

贝卢斯科尼表示:“这些照片都是无辜的,这里没有丑闻。这是对隐私的侵犯。”

然而,不幸的是,7月23日,意大利《新闻周刊》再次曝光贝卢斯科尼和达达里奥的两段音频,音频显示,贝氏与达达里奥正在上演“床上大戏”。7月26日,达达里奥再次抖落内幕,说贝卢斯科尼一度要以欧洲议会议员席位想与达达里奥进行性交易。

达达里奥已经超越别墅摄影师,成为贝氏的“政治杀手”。受其影响及意大利低迷经济走势,贝氏在5月份还一度以70%雄居大国领袖之首的支持率,到7月已经跌到50%,已经给贝氏亮起红灯。显然,玩性感政治玩过火,“兽性”成分盖过“人性”,领袖形象就变形。

贝氏将会诉诸法律来解决目前的危机。如果他像历次遇险时一样走运,那么,法庭也许会还他一个清白。达达里奥背后显然有左派反对党的影子,达达里奥发起的战争估计是场政治化的战争,这对贝氏有利。

意大利左派学者,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旅居西班牙的葡萄牙作家若泽·萨拉马戈抨击贝氏是“病毒和罪犯”,认为贝氏根本“不配做人”。他说,意大利曾经是19世纪欧洲国家的道德榜样,贝氏这一艳照门事件,将使这一荣誉丧失殆尽。萨拉马戈愤怒地表示,“罪犯”就是贝卢斯科尼的“第二张脸”。意大利左翼政党价值党的议会领导人马西莫·多纳迪称,贝卢斯科尼的行为应该受到“道德谴责”。主要反对党中左翼领袖达里奥·弗兰切斯基尼说,贝卢斯科尼已经陷入自己的真人秀中。弗兰切斯基尼说:“许多领导人,包括一些中右翼领导人,都喜欢将他们的私生活与政治清楚分开。而贝卢斯科尼从一开始就选择将两者混为一谈。他现在依然是同一场真人秀中的囚犯。”谴责贝氏本来就是反对党的“天职”,他们的攻击不会让习惯了政党攻讦的意大利民众受到迷惑。

令人称奇的是,不论在贝卢斯科尼身边刮起多么大的狂风暴雨,贝卢斯科尼政府内阁大员却在埋头做事,一副事主尽忠的样子。获得手下人的忠心耿耿,这或许才是贝卢斯科尼在意大利政坛上呼风唤雨的真正秘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国布朗陷入下属人员反叛的痛苦中。贝卢斯科尼拉入内阁的那些美女部长们,事后都证明是称职敬业的,这些美女部长的表现好过法国萨科齐身边的美女部长,也好过西班牙萨帕特罗的女部长们,至少她们任职以来一直没有受到主人的炒鱿鱼威胁。

现在,“贝卢斯科尼现象”至少有了溢价效应。立志连任的法国总统萨科齐承认:“贝卢斯科尼是我青睐的一位领导人。在民主国家,关键是连选连任。看看贝卢斯科尼。他已经连任3次了。”从萨科齐G8峰会上专盯美女屁股和在美国访问时慢跑至昏厥中可以看出,萨科齐在效仿贝卢斯科尼模式,表现得“野”一点,“兽性”一点。不过,贝卢斯科尼有什么说什么,家中财物也经常拿出来天下共用,贝氏至少守着一些政治底线——不虚伪。这条线看似简单,但守住它并不是件易事。政治人物的受欢迎程度取决于诚信的基本道德底线的守护度,基本道德底线不是自称不虚伪的人划出来的,是普世自由价值的维度下辅以透明政治和自由舆论后才被大众认可的。在没有这些维度限制的环境下,如果某个领袖想玩“贝卢斯科尼式的性感政治”,那绝对是件令人恐怖的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