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中医针灸申遗成功 > 正文

美国临床医学界对针灸的科学评价

2006年10月21日11:09 王澄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王澄 美国康复科医生 纽约市 2006年10月21日

健康报网2006年10月12日转贴《针灸能治多少病?》,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全国针灸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杜元灏博士的回答是,针灸可以治疗461种病。

美国把针灸放在自己的国家里观察了20多年,中国的针灸鼓吹者再也不能用“洋夷不识我大清之宝”的鬼话来欺骗中国百姓了。美国医学界的结论是:针灸不能治病,只有做止痛方面的辅助治疗。我认为,作为临床医学家的美国医生对针灸的基本看法与中国老百姓的实际亲身体会很接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老百姓做针灸治疗只肯付几元钱或十几元钱。

我在这里摘译的是美国2006年第45版的《当代医学诊断和治疗》中《针灸》一章,第1723页到1729页。(Current med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edited by Lawrence M. Tierney, Jr., Stephen J. McPhee, and Maxine A. Papadakis; Lange Medical Books/McGraw-Hill)我曾打电话给出版社,他们说中国有中译本。

先介绍一下这本书。《当代医学诊断和治疗》是美国青年临床医生使用最多的一本书。几乎是人手一册。它包括的面很宽,非常实用,明确,丰富。它每年更新一次,新收进来的内容虽然新但又很确切。十分难得。是所有第一年到第三年美国住院医生打下扎实临床基础的最好的书之一。我曾建议做为中国的“疾病诊疗标准”的蓝本。

第1723页到1729页《针灸》一章评述了美国病人寻求针灸治疗的几个常见病。

包括中风康复,慢性疼痛,腰痛,关节炎,急性牙痛,头痛,哮喘,恶心和呕吐,和尼古丁/海洛因/酒精成瘾的治疗。

要说明一下,这本书没有介绍针灸在其它疾病中的应用,并不是美国医学界故意不扩大针灸的临床应用范围。原因有两个,一是没有美国人做的科学研究证明针灸能用在其它地方,二是美国人认为,上面几个病如用针灸治疗可能比起其它病更为显效。如果这几个病都不能获得准确的效果,针灸的临床应用就不可能扩大了。

本文中针灸对每一种疾病的治疗效果是根据每一篇科学研究论文的结果而定的。这是美国人在美国做的有关针灸的科学研究。结果小结如下:中风康复:一篇论文认为,针灸似乎是对中风康复有帮助。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证实这些发现。另一篇说,对于运动功能的恢复,针灸没有效果。但是对于残障的恢复,针灸有小的正面作用,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确定是不是针灸对残障的效果来自于假治(placebo effect)。慢性疼痛:不能下结论。腰痛:

一篇说不能下结论。另一篇说,针灸比对照组好,但是,分组比较没有发现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有区别。膝关节炎:对于疼痛和功能结合起来观察,有限的证据表明针灸比对照组好。对于疼痛,真针灸比假针灸(sham)好。而对于功能本身,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比,无结论。急性牙痛:定义性的结论是针灸比假针灸(sham)和对照组好。可做为牙痛的辅助治疗。美国国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认为,有证据说明针灸对手术后牙痛有效。复发性头痛:

针灸治疗复发性头痛有帮助。哮喘:一篇说没有足够的证据去建议用针灸来治疗慢性哮喘。另一篇说不能下结论。手术后恶心呕吐:针灸和抗呕吐药效果相同。

但是针灸比假治好。戒烟: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效果相同。美国国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确认:事实证明针灸对戒烟无效。对于戒毒,美国目前认为针灸无效。所以美国建议,如果今后没有严格的科学研究结果支持,针灸不可作为单一戒毒方法。

以上就是2006年美国对针灸的全部临床结论。

我们不知道杜元灏博士说的461种病是哪些病。但是我们知道石学敏院士能用针灸治疗很多病。比如,“醒脑开窍针刺法治疗中风病”。说是“取得辉煌的成绩,形成了一套科学的、系统的、规范的治疗体系。具有广泛的适用范围,证明该针法乃至针刺疗法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实用价值。确立了无可取代的地位。其疗效明显优于中药、西药、及其他针刺法。”此外,石学敏的针灸还能治:中风后应激性溃疡,假性延髓麻痹,中风病复视,老年期痴呆,急性心肌梗塞合并心律失常,复苏导管起搏抢救AMI合并严重心律失常,病态窦房结综合征(SSS),中枢性呼吸衰竭,习惯性便秘,头臂动脉型大动脉炎,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无脉症,支气管哮喘,冠心病,胆石症,高血压,截瘫,颈椎病及腰椎间盘突出症。

刺络疗法可泻余血邪气(1800年北美流行过),治疗支气管哮喘、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周围性面瘫急性期、风湿、类风湿关节炎、诸神经痛、软组织损伤、丹毒、急性乳腺炎、淋巴腺炎、静脉炎带状疱疹等病症。

我们用平常心想一想,在上述的各种疾病的标准现代医学的治疗中,加上针灸和不加针灸,有区别吗?

杜元灏博士和石学敏院士,希望你们提供科学论文来支持你们说的针灸的这么多疗效。你们的实验结果要在世界不同的地理位置的不同的实验室,由不同的小组去做,如果都能重复出来你们的结果,那才是真的。这不是刁难你们,这就是现代国际标准。一个医疗方法有效,就是对全世界的人类都有效,而不是只对杜元灏博士和石学敏院士的病人有效。

如果中国的医生和百姓认为美国医生说的是真话,是科学结论,那么中医还剩下啥了?

————————————————————————————

(较详细的翻译)。

中风康复

作者:Park, 2001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各种类型的中风)。9个研究结果共538个病人。观察指标:斯坎地那维亚和中国中风标准,Barthel指数,Nottingham健康指标,运动功能,和住院天数。

结果:总的来说,针灸似乎是对中风康复有帮助。9个研究结果中6个显示出针灸比对照组好。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证实这些发现。

作者:Sze等,2002年。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中风后6个月内的观察。14个研究结果共1213个病人。观察指标:斯坎地那维亚和中国中风标准,Rivermead活动指标,Brunnstom分级,Fugl-Meyer运动指数,Barthel指数,功能性独立(自我料理)测量,Sunnaas日产活动指标。

结果:对于运动功能的恢复,针灸没有效果。但是对于残障的恢复,针灸有小的正面作用。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确定是不是针灸对残障的效果来自于假治(placebo effect)。

慢性疼痛

作者:Ezzo,?? 2000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病人的疼痛超过3个月。47个研究结果。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不能下结论。

腰痛

作者:van Tulder,?? 1999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急性和慢性腰痛。11个研究结果542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不能下结论。

作者:Ernst,?? 1998年。??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各种腰痛。9个研究结果377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总的来说,针灸比对照组好。但是,分组比较没有发现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有区别。

膝关节炎

作者:Ezzo,?? 2001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7个研究结果393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功能,整体改善。。

结果:对于疼痛和功能结合观察,有限的证据表明针灸比对照组好。对于疼痛,真针灸比假针灸(sham)好。而对于功能本身,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比,无结论。

急性牙痛

作者:Ernst,?? 1998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对照实验。16个研究结果941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定义性的结论是针灸比假针灸(sham)和对照组好。可做为牙痛的辅助治疗。美国国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认为,有证据说明针灸对手术后牙痛有效。

复发性头痛

作者:Melchart,?? 2002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

26个研究结果1151个病人。观察指标:任何头痛。

结果:总的来说,针灸治疗复发性头痛有帮助。16个研究中8个显示真针灸比假针灸(sham)好。16个研究中4个显示好的趋势。

哮喘

作者:Linda,?? 2000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实验。7个研究结果174个病人。观察指标:所有主观和客观的表现。

结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去建议用针灸来治疗慢性哮喘。

作者:Martin,?? 2002年。??研究方式:系统评估和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11个研究结果。观察指标:肺功能。

结果:不能下结论。

手术后恶心呕吐

作者:Lee,?? 1999年。??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19个研究结果。观察指标:手术后6小时内和48小时内恶心呕吐发生的次数。

结果:针灸和抗呕吐药效果相同。但是针灸比假治好。

戒烟

作者:White,?? 2002年。??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22个研究结果4608个病人。观察指标:戒断。

结果:6个星期,6个月和12个月的观察,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效果相同。

美国国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确认:事实证明针灸对戒烟无效。

对于戒毒,美国目前认为针灸无效。所以美国建议,如果没有严格的科学研究结果支持,针灸不可作为单一戒毒方法。

Park J et al: Effectiveness of acupuncture for stroke: a systematic review. J Neurol 2001;248:558.

Sze FK et al: Does acupuncture improve motor recovery after stroke?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Stroke 2002;33:2604.

Ezzo J: Is acupuncture effective for the treatment of chronic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 Pain 200;86:217.

Van Tulder MW et al: Acupuncture for low back pai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CD001351.

Ernst E et al: Acupuncture for back pain: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Arch Intern Med 1998;158:2235.

Ezzo J etal: Acupuncture for osteoarthritis of the knee: a systematic review. Arthritis Rheum 2001;44: 819.

Ernst E et al: The effectiveness of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acute dental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 Br Dent J 1998;184:443.

Melchart D et al: Acupuncture for idiopathic headache.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1): CDD001218.

Linde K et al: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asthma.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0;(2):CD000008.

Martin J et al: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in asthm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data from 11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Eur Respir J 2002;20:846.

Lee A et al: The use of nonpharmacologic techniques to prevent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 a meta-analysis. Anesth Analg 1999;88:1362.

White A et al: Acupuncture for smoking cessatio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2):CD000009.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