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中医针灸申遗成功 > 正文

熊印钢:针灸麻醉并不是真正的麻醉

2010年03月18日10:29北方网熊印钢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1958年大跃进敢想敢干的岁月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其中针刺经络穴位疗法简称针麻就是伟大中医的一颗新星,经过十年的摸索与实践,在“文革”时代“一根针,一把草”的特色社会医疗革命中走向高潮。于1971年新华社向全世界正式报导:中国创造成功了针灸麻醉,是针灸发展的一次飞跃,使中国医学大放光彩,将推动中医经络学说的基本理论向前发展。针麻已有40多万例临床成功实践,开展手术种类近百种。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访华,西方政治领袖踏上神秘的中国土地,开始了解这个历史悠久、文明渊源流长的东方大国。西方人对陌生的中国什么都好奇,因此对神奇的中医更是充满兴趣,提出要参观针麻作手术,中国的针麻工作者如愿以偿,给西方众多的记者作了给产妇用针麻做剖腹产术的现场政治表演。一下轰动全球,很快在全世界掀起了中国针灸热,从此中国针灸走向世界。针麻成了能够作为中国医学一种新型麻醉方法在世界上传为佳话。1976年中国邮政发行了四枚一套“医疗卫生科学新成就”的纪念邮票,1979年在全社会公演彩色科教片针灸麻醉,向社会宣传针麻科研成果。全国已先后开展累计用针麻开展各种各类手术200多万例。从此针灸能够麻醉作手术在中国家喻户晓,而且是中医博大精深的资本。

这种社会宣传给民众的主观感觉不仅经络存在无疑,因为如果经络不存在针灸怎么能麻醉,这是一个简单的逆向思维推理。因此有关经络存在的经络敏感人、经络小体等各种传说也出现在社会中广为流传。而且由于宣称针麻具有对患者生理干扰小,术后恢复快,有很多优点优于其他麻醉,又是安全有效的新型麻醉方法。从此也改写了现代医学中的麻醉定义。在此之前麻醉的定义是:用药物使全身或局部暂时失去知觉,使患者在无痛下进行手术。麻醉定义添加了针刺,将定义改写为:用药物或针刺使全身或局部暂时失去知觉。

但是半个世纪过去了,这种安全有效的新型麻醉方法并没有在外科手术中广泛使用,而成为昙花一现的时代新闻,渐渐被社会与民众淡忘。这到底是为什么?因为针麻经受不住时间与科学的考验。更经不起“麻醉”定义的推敲。针麻并不是宣传的那样真正具有麻醉效果,而是为了证实中医中药是伟大的宝库的英明论断和证明中医博大精深,中医政治化的一朵奇芭。

为什么说针麻不是真正的实用麻醉,有以下证据:

一、因为根据针麻推行者自己的结论,针麻至今未能突破以下三关:镇痛不全;肌肉紧张;内脏牵拉反应。

因为麻醉是为满足外科手术患者无痛而又能安全手术的一门分支医学,既然针麻镇痛都不全就不是无痛麻醉效果,因为麻醉的基本条件是阻断手术区的知觉与痛觉。而针麻对肌肉松弛与内脏牵拉反应毫无作用,因此可以说就根本就没有麻醉效果。

二、因为科学成果不仅存在普遍性,而且存在可重复性,中医所谓的针麻并不能普遍在外科手术中广泛应用,也不能重复应用出现满意的麻醉效果。

因为针麻只对某些患者有效,而对有些患者根本无效。在预行针麻手术前给患者作术前思想诱导工作,包括为祖国医学争光的光荣政治任务,向患者灌输其他麻醉的不足和针麻的众多优越性,甚至在手术中在病人感到疼痛时用“排除万难,坚持胜利”的政治口号精神激励。

三、在手术刀片选择上必须要锋利的新刀片,而且要求医生切开皮肤动作要快,操作要轻柔;在切开皮肤前15分钟还必须静脉注射50毫克强镇痛剂杜冷丁,使患者对痛觉反应迟钝。

四、在切口两旁皮下还得扎两根长的切口针,通电不间断刺激作术前诱导使切口皮肤疼痛敏感度迟钝。

五、因为人体皮肤是痛觉神经最敏感的区域,而肌肉、内脏对痛觉并不敏感,用刀割也不会有明显的疼痛感觉,但对牵拉反应却十分敏感。在针麻手术中因牵拉病人内脏病人疼痛时,还要在肤膜或肠系膜上注射局部麻醉药普鲁卡因,以减低内脏牵拉反应出现的疼痛。

因此根据麻醉定义和针麻全过程所采取的综合镇痛措施,无论有几十或上百万病例都找不出任何证据能证明针麻具有独立的真实麻醉作用。仅仅存在一定的镇痛效果。

本来麻醉是为外科手术服务,通过麻醉措施一是满足患者手术无痛,二是满足医生手术切口肌肉松弛和牵拉内脏病人不燥动,使手术野暴露充分有利于手术操作,而针麻反其道而行之,用手术去为针麻成功服务。比如,要求医生操作轻柔,动作敏捷去满足针麻镇痛不全,在切皮前静脉注射强镇痛药杜冷丁和用锋利的新刀片,并且切皮要快以减低切开皮肤引起的疼痛,在术中加用局部麻药去抵消内脏牵拉的疼痛,采取多种镇痛措施能够把手术维持下来,去为针麻成功服务,以证明针麻是中医伟大的科学创举。

因此针麻是中医政治化的典范。也是1958年大跃进中人有多大的胆,地有多高的产思维的产物。凡作过针麻手术完成一次政治任务的患者遇第二次手术大多拒绝再次使用针麻作手术。

用求实认真的科学态度去回顾我们走过的这段意识形态峥嵘岁月,如果说针麻是中医的伟大的科学创举,不如说针麻是为了证明中医博大精深的两百多万人次未经证实针刺有麻醉效果的人体实验,最后还是以针刺不能出现有效麻醉效果,经受不住时间与科学的考验以失败告终。

但是在这次中西医辩论中由于过去不实宣传影响,有人根本不了解针麻是如何进行麻醉手术,竟然把这名燥一时的针麻作为中医不仅是科学,而且作为支持经络理论与中医博大精深的证据。其实经络理论是古人无法解释针感现像的一种超物质、超生理的猜想与假说。在科技社会的今天仍然把这种没有物质基础和验证结果的经络理论作为真理是十分荒缪的。

孤且不论针麻是否真的有麻醉效果,退一步说即或针麻确有麻醉效果也与经络存不存在否毫不相干。正如古代巫医治好了疟疾,不求验证的逆向推理说,疟疾的病因是魔鬼同出一辙。

而且在几十年的针麻实践中已经证实,循经取穴与不循经取穴,镇痛效果并没有差别;还有不同的穴位组合也能够出现相同的镇痛效果。也就是说与经络存不存在没有联系。而且现代医学证明麻醉效果完取决于对神经功能的传导能不能阻断。况且生物学已证明不仅是人类,所有的动物感觉和运动功能都是神经功能。因此在针麻出世之后中医自称针灸具有特殊的独立学科体系,是没有任何实验依据与科学依据的。实际上仍然是用假说去证明古人的猜想。

针灸仅仅是古代发明的一种实用治疗技术。通过针刺神经感受器对某些人群,某些痛症有一定的效果,根本谈不上麻醉功能。在“文革”中授予针麻的麻醉功能是为了证明中医药是伟大的宝库英明论断和中医博大精深当时的政治需要。其实是采取多种镇痛措施对针麻的镇痛作用注水拔高和扩大。严格的说也是科学造假。

关于针灸镇痛的机理与两种因素有关:

一、有学者认为通过针刺神经感受器,神经系统分泌一种类啡肽类似于吗啡的神经体液介质,有镇痛作用;

二、暗示是针麻镇痛的重要因素。因为根本不相信针麻的病人不会出现镇痛效果。只有相信针麻的人自我暗示和为祖国医学争光的精神激励,才会有较好的镇痛效果。

疼痛是人体对组织损伤刺激的主观感受与情感反应。而人群个体对疼痛的主观感受差别很大,也就是对疼痛的耐受阈不同。而情感反应的敏感度个体差别同样很大。因此在术前常规要测定病人疼痛阈和了解病人心理状态。都充分说明病人的精神心理对疼痛感受与反应存在直接关系,而不是针刺在起麻醉主导作用。因此在选择针麻手术表演时必须选择对疼痛阈值高,心理素质稳定和政治信念坚定的患者,因为推行针麻手术包涵着病人与医生配合共同去完成为祖国医学争光的政治任务。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