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退休年龄 > 正文

专家称退休年龄2020年前难改 控制早退更易操作

2006年11月28日08:09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新网11月28日电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虽然每次出现延迟退休的呼声都非常引人注目,但在现实中很难实现。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在去年11月就表示,调整退休年龄时机尚未成熟,目前应该真正执行好现行退休年龄,严格控制提前退休。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副教授刘钧表示,中国法定退休年龄至少在2020年之前很难改变。

法定退休年龄2020年前难改

提高法定退休年龄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有利于实现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另一方面却对本已严峻的就业环境施加了压力。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副教授刘钧做过一个粗略的计算,如果从现在起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那么因此而导致的劳动人口将增加3000万到4000万人,这对劳动力市场的冲击不容小觑。

报道称,事实上,劳动保障部门也曾对此做过系统的研究,但距离形成决策还有很远。刘钧也表示,中国法定退休年龄至少在2020年之前很难改变。

因此,目前能看到的迹象是高技能人才有望延迟退休,而现阶段最可行的措施还是执行好现行退休年龄,严格控制提前退休。

“早退”的成本

报道指出,具体说来,提前退休有两种,一是符合法律或政策规定的;二是违反政策规定的,比如企业在富余职工安置过程中强迫职工提前退休,大量职工“未老先退”。 据一些城市的典型调查,退休人员退休时的平均年龄只有53岁。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对提前退休给予养老保险基金的影响做过估算:以一个职工提前5年退休为例,按基本养老金450元/月计算(尚未考虑今后养老金的增长),需要多支付基本养老金2.7万元,在加上退休之后不需要再缴的7000元基本养老保险费,这一增一减对养老保险基金的影响就是3.4万元。如果全国有100万名职工提前5年退休,对养老保险基金的影响就是340亿元,这对基金支付造成巨大的压力。

因此可见,如果能够严格控制好“早退”,可以从一定程度上缓解基金支付的压力,但这也并非根本的解决之道。

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

报道说,收支难以平衡是养老保险基金与生俱来的问题,虽然相关部门做了很多努力,提高缴费率或者是扩大覆盖面,但这两种方式却备受专家的诟病。

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研究员高书生更是尖锐地指出,自1991年至今,我国企业养老金制度改革方案以国务院名义下发的就至少超过4个,但每次变更方案,其关注点或兴趣点都是,定多高的费率才能筹措到足够的资金用于发放养老金。

其实中国社保制度费率已经过高,现在五项社会保险的综合缴费率为40.8%,其中企业负担29.8%,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增加费率已经是不可能了。而且高费率也阻碍了覆盖面的扩大,企业为了节省用人成本逃养老保险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提高费率和扩大覆盖面都面临很大困难,这就是目前体制无法突破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李绍光认为,目前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划拨国有资产补充进来,二是继续靠财政的现金补贴。他认为前者比较可行,而后者可持续性差。(郭晋晖)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