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养老金空帐如何补 > 正文

秦晖:关于福利国家的问答

2007年07月15日09:39中国经济网秦晖我要评论(0)
字号:T|T

暗夜精灵-赵同学:想听听秦先生对两个问题的看法,1,如何能让低保最大限度地发挥效力?2,民主国家和民主转型国家,如何能处理好福利与发展间的关系,尤其是我们这类以低附加值经济为主的国家。

秦晖:第一个问题:其实无论是低保还是别的,整个所谓社会福利,我已经讲的很清楚,它要能够成为一种正福利而不是负福利,两个基本的条件:就是征收必须有一个民主的基础,支付的时候也必须要有民主的基础。“无代表不纳税”,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讲“无代表不支付”。这个钱你拿去干什么,你也得问问大家。公费医疗,大家都知道那个是基本福利,但是据前卫生部官员殷大魁说我们国家的公费医疗资金很多都是用在了领导干部身上,官员与百姓一次分配的差距如果还不是很大,加上“特权化福利”后二次分配的差距就更大了,这就是我讲的负福利。

第二个问题:民主国家在转型期的确会出现一个问题。无论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都可以转轨到市场经济,但是民主国家转型的过程中,容易出现的问题是老百姓既要求得到自由,但是又不愿意失去福利。相应地就导致政府的权力被削减的非常厉害,但是责任推不掉,导致公共财政困境等等一系列问题。但是专制转型国家则正好相反,转型过程当中政府的权力很难被限制,但责任特别好推卸。老百姓福利损失很容易,但是自由增加就很难。因此我觉得,与转型期的民主国家相比,很可能我们需要做的是相反的。也就是说对于我们来讲,努力的方向是既能够对政府问责,又能够对政府限权。而对于他们来讲,最重要的就是你老百姓既然已经限制了政府的权力,当然不能再要求政府承担太大的责任。

但是这两点可以归结为一点:在转型期我们需要实现的目标说到底,不管是东欧民主转型期国家,还是我们中国这样的国家,其实归根到底就是做到权责对应。我们可以在权大责也大的国家和权小责也小的国家两者中进行选择。但权大责小、有权无责的国家是不好、不可欲的,专制国家转轨难就难在人们难以摆脱这种状态。而权小责大、有责无权的国家是不可能的,虽然好但求不到,“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怎么可能?民主国家转轨难就难在人们喜欢追求这种状态。但是,克服这两种困难的最终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寻求权责对应的国家。等到建立起权责对应的制度,那时我们就有可能来争论到底是权责都大一点好,还是权责都小一点好。没有这种制度,这种争论能有意义吗?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