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等地震 > 正文

大灾中 谣言像风一样传播

2010年02月21日18:47中国经济网李迎春 刘建辉我要评论(0)
字号:T|T

每当大的灾难发生,谣言总是相伴而生。灾难摧毁人的身体,谣言动摇人的精神。有意思的是,四川汶川发生里氏7.8级大地震后的两个小时,谣言却首先是从 距离震中千里之外的北京传播开来。当天,北京盛传当晚10点到12点京西地区可能有6级地震。有市民已经打算“逃离”北京。很快,国家地震局的官员针对北 京晚上还有地震的传言专门辟谣。但网上的传言逐渐多起来,“湖北黄石市发生6.3级地震”,“浙江嘉兴等地发生5.7级地震”……

俗话说,三人成虎。谣言,会以各种方式产生、存在和传播,会有1000个“理由”让人相信,但是只要政府对事实真相进行及时披露,谣言便会不攻自破。

橡胶厂火灾变成“化工厂爆炸”之谣言

橡胶厂火灾——产生刺鼻气味——震后人们心理脆弱——臆想化工厂爆炸——小部分人逃离——带动上万人跟进——政府辟谣——谣言破灭

5月13日,成都市内基本恢复了正常秩序,市内道路畅通,电话的通畅率也提高了,12日的惊恐似乎已经慢慢散去。人们开始相互交流彼此所掌握的地震知识,一些关于余震的信息在小范围传播。很多人也不知道这些信息从哪里来,但大多数人宁可信其有,提前准备着。

一些人干脆一直待在空旷地带,通过聊天、打牌、睡觉、发呆来打发时间。然而,刚刚恢复的平静很快被打破。

14日凌晨,四川郫县政府陆续收到安德、唐昌、花园、友爱、红光、团结等镇的报警电话。这些镇均分布在受灾严重的都江堰通往郫县的公路一线。

报警电话说,一支数量高达万人的灾民队伍正潮水般向郫县方向行进。而且大多数人要么戴着口罩,要么裹着毛巾。

队伍中的很多人是在凌晨6点左右,被门外的嘈杂声惊醒的,他们从惊恐中醒来,随即加入了逃离的人流。逃离的队伍中,人们带着家眷,神情紧张,骑摩托的、徒步的、骑自行车的、还有开着车的……

化工厂爆炸了”,“有毒气体泄漏了”,传言飞速在人群中口耳相传。随着人潮的推进,公路周边的人也纷纷加入进来,人群越来越大。

而就在此前,都江堰市蒲阳镇一家橡胶厂发生了火灾,当地居民闻到刺鼻气味。加上地震后人们脆弱的心里,一场普通的火灾,被人们传成化工厂爆炸的严重污染事故。于是有人开始逃离,一小部分人的恐慌,带动了上万人的跟进。

了解了来龙去脉后,郫县县委书记、县长带队,上千干部紧急上街辟谣,沿街宣传,张贴告市民书。

人们开始平静下来,上午9时,避灾人潮慢慢散去时,然而“化工厂爆炸”传言却以另外的版本在10多公里外的成都迅速传播。

“化工厂爆炸”引发“水污染”之谣言

橡胶厂火灾——产生刺鼻气味——震后人们心理脆弱——臆想化工厂爆炸——猜测水源被污染——推断成都市要断水——小部分人屯水抢购饮用水——更多的人相信谣言并加入——政府辟谣和公布检测数据——谣言破灭——公安机关抓获谣言传播者

都江堰和郫县在成都的西北方向,上风上水。由都江堰流经郫县的柏条河是成都自来水的取水地。

“都江堰化工厂爆炸,污染了水源,成都市要断水。”14日的上午9点多,当郫县那边的谣言已经澄清,谣言的变种却以新的版本在成都流传开了。

当时,很多成都市民并没有当回事。但其他人的行为影响了人们的判断。

街上开始有很多人匆匆忙忙地去买水。上午10点到11点30分,在成都一环路南三段的好又多超市,陆续涌进4000人。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成箱成件地买水。在这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这家超市内3000箱饮品被抢购一空。

抢购潮除了发生在大型超市外,连锁超市、小卖铺也在上演。而且愈演愈烈。很多超市排起了长队,甚至有人从上午10点多,一直排到下午两点。在11点半左右,抢水几乎进入疯狂阶段,街上的人,要么满头大汗拎着水往家走,要么快步加小跑赶去买水。

而就在这一、两个小时,另外一件事,让不信这条谣言的市民,也将信将疑了。成都一环路边上的一些小区,物管开始通知,成都市将局部停水,请小区业主提前蓄水,以备后用。

居民很自然地将它和化工厂谣言联系在了一起。一些人再也坐不住了,冲出小区开始抢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发现,原来水已经买不到了。

还有一些小区居民开始在家中储存自来水。盆子、罐子、空瓶、洗衣机,几乎所有的容器都派上了用场。人们却发现水龙头流量很小。这个细节似乎又强化了那条谣言。事后,人们才知道,原来这是太多的人都在同时放水,水压降低导致的。

到中午12点,中心城区已经基本上买不到矿泉水了。有人驾车从一环路、二环路,直到三环路,还是一无所获。

这场抢水风潮,不仅是市民参与,一些公司、事业单位也“有组织”地参与其中。

事情的发展,让成都市政府意识到有必要进行正式的辟谣。下午2点30分,成都市政府秘书长毛志雄在媒体上公开辟谣。环保部门根据检测数据,向市民通报,饮用水质没有异常。

14日下午2点48分,很多市民收到成都市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短信,成都及周边未发生任何企业有毒液体泄漏或爆炸事故,水源充足,水质安全,供水正常。公安机关已对谣言展开调查,一经查实将严惩不贷。

当天中午,成都市自来水正常供应。抢水风潮和化工厂爆炸谣言平息下来。

就在当日,成都市政府发出的第四号和第五号公告均强调,请市民以广播、电视、报纸等正式渠道公布的信息为准,不要听信谣言,积极配合抗震救灾工作,保持正常的生活秩序。成都市公安局宣布,14日抓获3名发帖传播谣言的人,并给予治安处罚。

一条裂缝演绎成“垮坝”之谣言

“紫坪铺水库大坝受损严重即将垮塌”谣言+目击者称库中的水位陡然上升——居民相信并纷纷举家搬迁——水利部专家组科学评估——媒体记者赶到大坝现场报道——谣言逐渐平息

就在成都市民恐慌性抢水的同时,另外一条谣言也在14日广泛传播。这条谣言的能量丝毫不亚于水荒。

紫坪铺水库在都江堰上游,设计库存容量11.2亿立方米,是四川省重点水利项目,如果出现问题,下游的都江堰很难幸免。

有人谣传“紫坪铺水库大坝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即将垮塌”;还有一些目击者称,在地震发生时库中的水位陡然上升。这些信息的叠加,让很多都江堰居民相信这一说法,纷纷举家搬迁。一时间成都市区的中低档宾馆人员爆满,很难订到房间。

老百姓的担心,政府也在担心着。在14日,这条谣言广泛传播之前,水利部副部长矫勇已率专家组赶到紫坪铺。

专家对紫坪铺工程重要部位进行了全面详细检查,对各种检测数据进行了科学分析评估,得出的结论是:水库大坝结构稳定安全。

很快,为澄清谣言,各媒体的记者纷纷赶到大坝。在现场,他们得知地震发生前,水库中仅有3亿立方米的水,不到设计满载的30%。

记者也发现大坝顶部表面偶有裂缝,但整体安然无恙。紫坪铺开发公司总经理李洪说,根据大坝建造时的设计要求,完全能确保安全度过7.8级的地震。大坝谣言逐渐平息了。

余震孵化成“7级余震”之谣言

防震部门人员告诉银行的亲戚有较强余震——这位银行工作人员告诉银行——银行保安部发出撤离通知——另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家人熊老师——熊老师告诉所在学校——学校通知所有老师——老师告诉家人——较强余震变成了7级余震——地震局辟谣

5月13日下午6点零5分,很多人收到四川省地震局发来的短信:“‘今日下午还会有更大的地震’,‘某某时刻会发生多少级地震’等传言,是不实的,请广大市民不要听信传言。”

然而关于余震的传言并没有停息。到了14日,“成都某某区要发生强震,宜宾、内江、达州有地震”等等传言以不同的方式在传播。有些还以动物异动为依据,煞有介事。

虽然政府和专家都在讲,余震不会产生破坏性影响,可以回家睡觉。但就是这两天,很多人因为余震传言,驱车离开城区,或是露宿街头。

一个有趣的案例生动地展示了谣言的变种过程:

15日11时30分,成都西南食品城商家吴奉军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成都要发生7级地震。他赶忙向媒体求证。

记者随即展开调查。原来打电话的人是中学教师李老师,他想通知母亲躲避地震,结果拨错了号码。而就在15分钟前,李老师和同事正在办公室阅卷,教学组长刘老师突然赶来,说接校领导通知,马上可能发生7级地震,要求大家撤离。

校方的通知则是根据化学组熊老师的消息来的。

熊老师说,他在上午11时,接到在银行上班的女儿的电话,说可能发生较强余震,银行职工已经撤离办公楼。他考虑银行是重点机构,消息应该可靠,赶忙向学校办公室主任汇报。“我只说了较强余震,不知为什么传成了7级地震。”

熊老师的女儿是接到银行保安部的撤离电话后通知熊老师的。而银行的消息来源则是银行的一名工作人员在防震部门的亲戚。

经过一连串的倒手,不到一小时,较强余震变成了7级地震。

专家说法

权威部门有责任争当第一信息源

地震谣言的传播速度为何如此之快?造成的影响为何如此广泛?对于谣言散布者又该适用怎样的处罚?有关专家对此进行了详细解读。

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研究员王二平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在灾难发生后,人们的心理处在一种比较脆弱的状态,面对谣言,一般人的反应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此,凡在未澄清是否真有地震之前,尽管群众中的多数都是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并在心理上受到影响。

王二平提到了谣言传播过程中人们的一个很重要的心理行为:“突发事件发生后,各种各样的信息往往很多,有的互相冲突,但是从心理学研究的角度讲,人们往往 会倾向于相信最先知道的信息,然后从后来的信息中寻找佐证。”因此他认为,这就要求相关部门在灾情发生后,争取最早向社会公布具体情况,争当第一消息源, 防止产生破坏力强的谣言。

本次有关地震的谣言在散布过程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谣言制造和散布者基本都是年轻人,有的甚至才刚 满17岁。对此,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研究所副所长、犯罪心理学教授马皑告诉记者,青少年一般对制造或者散布谣言产生的后果考虑不周,很少注意到自己的 言行的社会危害性。

马皑认为,由于我们的教育制度的缺陷,青少年人的“负罪感”普遍不强,他们更希望制造一些机会能够吸引人注意,能够让周围人“刮目相看”,而制造谣言显然是一种有效方式。

谣言的散布对社会造成了很大不良影响,给救援行动添了很多乱。震后北京出现的第一条谣言是关于当日晚上将发生强余震的消息,这引起北京市民很大恐慌。谣言 传开后不久,北京市地震局就进行了辟谣,同时警方对此高度警惕,相继处理了一批谣言散布者,严重者甚至被拘留。重庆市警方在14日也查处了两起制造和传播 有关地震灾情谣言的案件,共有两人被处行政拘留3天。同日,成都警方也将当天上午涉嫌散布谣言的违法人员抓获。

相关专题:

那一夜,我们等地震
订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