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那一夜,我们等地震 > 正文

但愿明天不再躲地震

2010年02月21日18:02博客满山我要评论(0)
字号:T|T

晚上9点过,亲友打来电话,说宜宾某县的青蛙出现异常,经过很多人核实,确有此事,提醒我们注意一点。

接完电话思想紧张起来,5-12那天大地轰鸣,房屋摇动的恐怖情景还历历在目。于是设想了很多地震来临时逃跑的预案以及躲藏的地方,最后又被自己一一否决,因为都不安全,本来嘛,住在五楼上,地震一旦来临,十几秒内要跑到安全区域根本来不及。躲吧?房间和家具又不是专门为地震设计的,怎么能有效地躲避地震呢?没办法,生死由命,还是只有看电视。中央台还在播放白天全国的哀悼活动,场景震撼人心。看着看着,心里突然想到上网看看宜宾新闻网,上面或许有人说什么。进入宜宾新闻网,首先就看到宜宾政府办公室的公告,说青蛙异常是震后现象,发生地震的可能性很小。心里安稳了些,就继续看电视。

晚上约11点,隐约感觉小区里有些骚动,站在阳台上望,只见有人急匆匆走动,有人大声说话,也听不清说什么。还以为是小偷跑进了小区,保安在查看。回到屋里继续看电视,耳朵却继续听着小区里的骚动。不一会儿,听见大街上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这么夜深人静之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就是地震要来了。我们马上收拾好躲地震的东西,迅速下楼,楼下人们都急匆匆地拿着睡觉物品朝小区的中心花园里走去,那里地势开阔,有草坪,适合躲地震。5-12大地震的那个晚上起,小区的大部分人就在那里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中心花园里早已经人来人往,各种帐篷、地铺遍地都是,比5-12那晚的人还多。老人、小孩、女人、男人都是分成一家一家的圈地为家。我们也找了一块空地安置我们的地铺,(两把竹椅加上毛巾被)。老伴一边打理地铺一边和不认识的邻铺聊起来,从邻铺的口中我们才知道,四川电视台已经发布了今晚到明天将有6-7级地震的预告,而且是滚动播出。原来我们一直看中央一台节目,完全不知道四川台已经发出的预告。庆幸的是我们还算敏感。来到了安全区。我想掏出手机告诉父母,邻铺说:别打了,早就不通了。掏出手机一看,一点信号都没有,关键时刻掉链,急人。结果旁边有人用大灵通打完电话,便热情地递给我们用,可惜电话那边没人接,估计也出去躲地震了。

天上一轮明月高挂,哪象有地震的样子。人们刚从家里出来,大人、小孩都非常兴奋,躲地震嘛,大家都落难,不管熟不熟悉都相互招呼、闲聊,以此消磨漫长的一夜,当然说得最多的还是地震。老伴也和那些人聊刚从网上知道的宜宾青蛙乐山泉水异常的消息……。

大约夜里2点,有人传来消息,说电视里已经公布平武县发生了5点几级的余震,但是电视台又没有正式宣布“警报解除”,只是说发生破坏性余震的可能性不大。露宿的人们纷纷议论:地震预报本来就是世界难题,既然没有正式宣布“解除警报”,那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电视里那些被埋人员的情景太恐怖了。

除了不怕死的少数人卷席回家里睡以外,绝大多数人还是继续露宿。

老伴在竹椅上睡不着,不习惯。我只好回家里拿来几块塑料布和棉絮,马马虎虎地拼凑了一块窄窄的地铺。只够她一人睡。

我在竹椅上迷迷糊糊睡到凌晨4点,朦胧的月亮躲进了云层,夜特别凉,地上的草尖上满是露珠,我睡意全无。于是沿着小区散步的小径边走边看。

小区里非常安静有序。虽然帐篷、“地铺”遍地都是,横七竖八,但也五颜六色,像草坪上的花朵。多数地铺是铺一张草席垫底,然后是棉垫、被子;有的仅是一把椅子,搭上毯子;有的是钢丝床加上棉垫、棉被。睡地铺的人一般用一把撑开的雨伞挡着头部,避开凉凉的夜风和刺眼的灯光,盖着夏被和衣而睡中心花园处有明亮的灯,照着几位牌友席地过瘾。幽静处路灯下,一些睡不着的人在小声地说话。整个花园在小虫啾啾的叫声中偶尔有幼儿惊醒的啼哭声,母亲轻柔的哄睡声,梦中的呢喃声,男人们的鼾声……。

走到小区门口,发现小区外的大道旁也满是躲地震的人,有的三五成群地在绿化带里搭帐篷、打地铺,有的聚在一起抽烟、喝酒、吃肉、闲聊。把躲地震搞成朋友聚会。

走出小区,一辆辆各式各样车停在路旁,有的打开车门,就在车里睡觉;有的就在车旁的空地里休息,其中不乏开轿车的人和踩人力三轮车的人,他们都因为地震而露宿街头。我感慨:生命不分贫富都是宝贵的。平日里钱多的人和钱少的人出入的场所是不同的,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才能成为面对面的“邻铺”。

立交桥下的人行道上也满是躲地震的人。前些日子这是一个乞丐住宿的地盘。按照常理,立交桥下躲地震是不安全的。或许这些人认为钢筋水泥浇筑的立交桥比自己家里安全些,或许在人心惶惶,小消息流传的特殊环境中,从众心理主宰了自己的理智。

自己何尚不是如此。躲地震、睡地铺、提心吊胆、自己折磨自己。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是绝大多数人的心态,听说城市广场上露宿的人更是挤得水泄不通。

人类在大地震面前是非常脆弱的,房屋倒塌;桥梁断裂;道路塌陷;泥石流等哪一个不是吞啖生命的怪兽?为此,我们躲地震。

但是人类也是坚强的,用身体保护孩子的母亲是坚强的,掩护学生逃离的教师是坚强的,参加抢险救援的人员是坚强的。躺在废墟下坚持等待救援的人,谁说他们不坚强?一旦需要,我们这些躲地震的人也会变得坚强,这是人性的光辉。

回到小区,路上看见一位太婆迷茫地往外走,忽然她回头叫我,问我小桥在哪里?然后解释说自己上了厕所出来,就迷失了方向。小桥是小区中心花园的一座仿木桥,离她也不过30米,只不过满地是帐篷地铺遮道,加上睡意朦胧,年纪大眼神不好,所以迷失方向。我赶紧扶住她,带她走到小桥处,看见小桥,她高兴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

我目送她走进自己的帐篷,感触油然而生:地震这个恶魔不仅夺取了灾区里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人失去了家园,让成千上万的战士日以继夜地拼命抢险,让我们国家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还让灾区周边上亿人如此遭罪,特别是有老人,病人,残疾人,行动不方便的人、幼儿……的家庭。

我突然想到地壳是经历上亿年的变化而形成的,它内部的结构、受力是均衡的。人类在向地球索取资源享受现代生活的同时,是否也破坏了地壳内部的均衡,从而埋下了引发毁灭性灾难的种子。

我懂什么?连专家都没那么说。我为自己那点儿肤浅知识产生的推理感到好笑。

天快要亮了,但愿明天不再躲地震。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