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评论频道 > 正文

   

“逆城市化”论质疑
http://view.QQ.com  2002年12月28日09:05   学术批评网  王旭  我要评论(0)

近年来,我国的城市问题研究热潮持续不衰,其中尤以有关城市化道路或模式的研究最热,相关文章,林林总总,不下数百篇!其观点大致依赞成发展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镇)分成三大派别,各执一端,相持不下。这些讨论当然不乏建树,但遗憾的是,很多主张发展中等城市或小城市(镇)的论述,过多地论及国外大城市的负面影响,为限制大城市寻求理论依据,“逆城市化”论往往是经常引证并且似乎是最有说服力的依据之一。尽管我国学术界对国外城市化研究还很肤浅,成果数量有限,但出于种种原因,此类观点被参照转引的比率相当高,影响很大。笔者以为,此事关系到对城市化发展总体规律的认识和我国城市化道路的战略性抉择,有重新认识的必要。

一、“逆城市化”论的立论依据有待推敲

“逆城市化”或“反城市化”是近年来我国学者在讨论城市化道路或发展规律时经常提及的。其具体表述大同小异,绝大多数都认为这是70年代 以来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城市发展中的新现象。即由于交通拥挤、犯罪增长、污染严重等城市问题的压力日见增大,城市人口开始向郊区乃至农村流动,市区出现“空心化”,以人口集中为主要特征的城市化由此发生逆转。(2)并且,很多人都把这种现象上升到规律的高度,将其认定为世界范围内一个有别于传统城市化的新的发展阶段,继城市化之后与郊区化一道出现;也有的把它单独列为一个新阶段,即城市化的发展先后经历了集中型城市化、郊区化和“逆城市化”三个阶段,(3) 或曰城市化的“后期阶段”;(4) 还有的发现,美国等发达国家在经历了70年代的城市分散化和郊区化后,80年代起又出现了再集中化和“再城市化”的趋势,进而推导出城市发展四阶段理论,即:城市化—郊区城市化—逆城市化—再城市化。(5)甚至有的索性把“逆城市化”与“同步城市化”、“过度城市化”、“滞后城市化”共同列为世界城市化进程的四大模式。(6) 在这些论断的基础上,有的还进一步推断,这种“郊区化”和“反城市化”现象,“将在90年代继续存在”。(7)

所谓“逆城市化”或“反城市化”,在英文中的表述是counter-urbanization(有的学者也使用deurbanization)。最早使用这一术语的是美国经济地理学界权威学者布赖恩·J.L.贝里,他在70年代中期时就敏感地注意到了大城市发展开始趋缓的现象。(8) 及至1980年,美国十年一度的人口统计结果显示:70年代美国非大都市区人口增长率超过大都市区人口增长率,这是美国自1810年以来首次出现的现象,因而在美国研究城市的学者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恰在此期间,西方其他发达国家也程度不同地出现了大城市发展迟滞的现象,(9) 贝里的“逆城市化”提法由此盛行一时。(10) 很多学者更进一步得出大城市已经衰落的结论。其代表人物美国联邦农业部的人口统计学专家艾尔·比尔称70年代为美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转折点。(11) 另一代表人物、历史学家肯尼思·福克斯则进一步提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美国城市分布模式已趋于稳定,“从此可以向大都市区告别了”。(12) 当时的新闻媒体也多有附和与渲染。80年代,正值我国改革开放后,城市化研究受到重视,国外学术成果得以被大量引进和介绍,这种认识也深深地影响了我国学术界。再加上我们过去对国外所谓“大城市病”关注有加,热衷于翻译介绍那些抨击大城市弊端的论著,使人们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很容易与“逆城市化”论产生共鸣,进而成为主张在我国发展中小城市或城镇、限制大城市的主要依据之一。

微徵美国城市发展的实际,我们发现,“逆城市化”论大有值得商榷的余地,这其中的关键是如何看待美国70年代大都市区发展一度趋缓现象。

客观而言,70年代确实是一个令人混淆的时期。从表面上或孤立地看,这段时期大都市区发展当然很不令人乐观。在这10年中,非大都市区人口增长15.4%,远高于大都市区9.1%的增长速度。(13) 而且,当时大城市面临的问题非止一端,环境问题、交通问题和其他种种社会问题等都集中在70年代爆发出来。1973年,在美国乃至世界大城市中显赫多年的纽约市竟然出现了财政危机,其他大城市也不同程度地受到开支拮据的困扰。相形之下,中小城市的处境还算差强人意,自然成为很多人居住和择业的选择。

但对此现象须做辨证的分析。与其他时期相比,70年代大都市区增长确实一度趋缓,这一点我们并不否认,关键问题是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应该说,在这种现象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当时,在美国和其他主要西方发达国家,60年代高科技变革所带来的结构性冲击的余波犹在,70年代初“滞胀危机”、能源危机的冲击又至,导致国家之间、地区之间、部门之间以及城市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很大变化。美国一些大都市区的原有经济结构受到很大影响,一些以传统工业为主(主要在东北部和中西部)、对能源依赖性很强的大都市区首当其冲。在此过程中,制造业投资减少,失业率增加,人口自然向非大都市区流动。(14) 此外,70年代出生率低,家庭平均人口少,便于流动,人们选择居住地的自由度增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这一现象。

不过,所谓大都市区发展趋缓是相对的、有限度的,在技术层面上这里涉及两个问题值得注意:其一,若以单个大都市区为考查对象,大都市区的人口由中心城市流向周围的郊区,人口似乎处于分散的状态。但是如果把视角扩大至整个美国,就会发现人口并没有分散,而是完成了一种新的集中,集中到西部和南部新兴地区的大都市区、尤其是大型大都市区。西部和南部大都市区人口增长占全国的96%。在西部和南部,就不存在大都市区化趋缓的现象。(15) 1980年,全美75%人口居住于大都市区,其余人口亦多分布于大都市区周围25英里之内的地区。绝大多数距离大都市区较远的小城市人口鲜有增长,甚至出现负增长。(16) 就此而言,70年代城市化趋势仍然为人口向大都市区集中,大城市的集聚效应和辐射功能一直在发挥着作用。其二,不应夸大70年代非大都市区发展的程度。在这10年中,非大都市区人口在增长速度方面确实超过大都市区,但就人口净增长而言,非大都市区人口数量增长仅840万,而大都市区人口却增长了1360万。(17) 这是由于,非大都市区人口数量基数小,所以稍有增长,便在速度方面有明显反映。与此相关的因素还有:有些蔓延到大都市区以外的郊区人口和一些已发展到大都市区规模的小城镇人口尚未被划为大都市区人口进行统计,在人口统计结果中没有得到充分反映。

后来城市发展的事实也证明,“逆城市化”论的提法确实有些操之过急。进入80年代后,由于城市建设的发展、公共交通的改善、环境治理水平的提高、服务业整体条件的改善、汽车燃油成本的上升等,使得从郊区返回城市成为新潮流,城市开始进入恢复期。如在美国纽约市,市内交通已很畅达,社会治安也明显好转,市中心区重现繁荣局面。“那些拥有多样化的经济结构和多种服务功能的大都市区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竞争中具有相对优势,经过调整之后重振雄风。”(18) 在这10年中,大都市区人口增长速度为11.6%,而非大都市区回落为3.9%,(19) 彻底扭转了大都市区在70年代的颓势。这就强有力地说明,70年代只是一个过渡性阶段而已。在对80年代大都市区发展情况进行一番重新审视之后,已有相当多美国学者修正了“逆城市化”的提法。(20) 可惜我国学术界对此没有及时介绍和跟踪研究,因此“逆城市化”论仍在我国占有相当大市场。与此相关的问题是,从逻辑上讲,如果70年代的“逆城市化”现象不能成立的话,80年代也不存在所谓的“再城市化”,有些美国学者称80年代美国城市化回归正常,似更准确些。

实际上,对于70年代的这种特定现象,美国学术界除我们所熟悉的“逆城市化”论外,还有其他很多种解释和观点,其中最重要的是“区域重组”理论(Regional restructuring)。(21) 该理论从区域经济结构的宏观视角出发,认为70年代大都市区衰退的主要原因是随着非工业化的出现,美国开发较早地区的大都市区增长减缓,其人口向西部和南部的发展较快的新兴地区转移。美国东北部工业化起步较早,属美国区域经济结构布局中的核心地区,到70年代,发展近于饱和,制造业出现衰退,被形象地称为“冰雪带”或“锈蚀带”,这样的地区在全国经济出现大的变动时,必然会受到较其他地区更大的冲击。结果自然形成与新兴的南部和西部所谓“阳光带”地区此消彼长的反差。(22) 基于此,该理论认为,70年代美国大都市区发展趋缓是区域结构重组而已,并非向农业社会回归。这个理论以美国的区域结构为出发点,探讨城市化的变化,抓住了一个关键的环节。因为美国与我国一样,都是地域辽阔的泱泱大国,地区间存在很多差异、尤其是发展水平和速度的差异。以这种理论为参照,显然可以丰富我们对70年代特定现象的理解,减少可能出现的误差。

退一步讲,即使同样使用“逆城市化”的术语,我们与美国学术界的理解也存在细微但又很关键的差异:他们所强调的是随着后工业化的来临,人口在从大都市区流向非大都市区的同时,也在大都市区内部由大城市向中小城市流动,其中所反映的实质问题是全国大都市区等级结构的调整。如果把不同规模的大都市区的发展情况加以分解,就可以清楚说明这一问题:60年代,人口在50-75万和75-100万人口之间的两类大中型大都市区增长最快;70年代,人口在25-50万之间和25万以下的两类中小型大都市区增长最快;80年代大中型大都市区增长加快,与60年代类似;90年代则与70年代相似,人口较少的两类大都市区增长最快。在这个意义上,逆城市化是由人口集中在城市和大城市的集中型城市化转变为人口向大都市区内的郊区和中小城市迁移的分散型城市化,是城市不同类型的转换。所谓“逆”或“反”并不是由城市向农村分散和城市人口农村化,更不是指城市文明和生活方式的农村化。逆城市化不是城市化的反向运动,不是对城市化的否定,而是城市化发展的一个过渡性现象,是城市文明的普及和城市生活方式的扩散。所以,这一理论不完全等同于我们理解的人口由城市流向农村的“逆城市化”。

行文至此,我们还有必要对90年代美国城市的最新发展进行梳理。因为进入90年代后,美国部分大都市区再度出现增长趋缓、或者大都市区和非大都市区互动现象,很多学者自然将它与70年代相比照,试图为“逆城市化”论寻求注脚。(23) 应该说,90年代的这一现象,原因似乎更复杂一些,同样不能用单一理论来诠释。(24) 目前看这两个时期是有一些区别的:1、从区域角度看,存在明显的不同步现象,东北部、中西部大都市区人口尽管在80年代时仍有部分增长,但90年代后,速度开始变缓,甚至有负增长。(25) 但西部和南部很多新兴地区却在上升。这表明,东北部和中西部大都市区发展已进入成熟期或饱和期,发展迟缓已成为一种必然趋势。不过90年代非大都市区整体上增长速度慢于大都市区,这与70年代又有所不同。2、从城市规模看,90年代,巨型大都市区趋于饱和,其人口或者向本地区内中等规模的大都市区迁移,或者远迁到西部和南部的新兴大都市区。而70年代的大都市区发展趋缓现象在不同规模大都市区之间差别不大。3、从产业结构上看,70年代,制造业外迁确实带动了非大都市区的兴盛。但是,制造业设在非大都市区,在世界范围制造业的竞争中处于一种被动局面,结果,部分制造业企业向大都市区回归,这反过来又促成90年代非大都市区的衰退。所以,对于90年代的这些现象,美国学术界也谨慎得多,目前尚在观察之中,尚未出现被普遍认同的结论。(26)

这样,我们初步可以肯定的是,70年代非大都市区人口增长比率一度高于大都市区属过渡性的现象;而90年代则是大都市区在进一步发展并渐趋成熟的过程中,不同地区和不同规模的大都市区之间出现的差异,两者在性质上不同。

二、从更深层次上看,这一论断有悖于城市发展总体规律

如果我们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或几个10年的短时段,而是从长时限的角度纵向看,就可发现,一条贯穿美国城市化历史全程的主线是人口不断向城市化地区(包括郊区和新的大都市区)集中,只是集中形式有所不同,或是说,有一个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

从殖民地时期到1920年,美国人口由农村向城市集中,城市的空间结构由小城市到中等城市,再发展为大城市。1920年是个划时代的年份。是年,美国人口突破了1亿大关;而在这1亿人口中,已有一半居住在城市中,成为所谓的城市居民。至此,美国成为一个城市化国家,城市的发展进入新的阶段。新阶段的主要标志是大都市区、而不仅仅是大城市在城市发展中占居主导地位。进入20年代后,一些规模较大的城市超越原有的地域界线,向周边扩展,将周围地区纳入城市化轨道,并与中心城市紧密相连,融为一体,形成了功能相当集中的市中心商业区和以居民为主的郊区,构成美国大都市区的两个基本要素。此后直至今日,美国城市的发展主要是在大都市区范围内。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订阅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分类信息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点信息

评论排行(周排行)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